第一章 意想不到的诅咒

更新时间:2019-06-05 10:02:37 作者:向小南 字数:2511

“据本台记者消息,本市最大的服装龙头企业王氏集团的董事长王海波在昨日晚上七点的董事会临时会议上突发心脏病。虽已及时送医院治疗,但据有关知情者称,他依旧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今日A市电视台内,好容易找到了一条这么劲爆的新闻,女主播絮絮叨叨得对这个新闻进行上好几页新闻稿的持续报道。
  “失去了王海波领导的王氏集团……”
  对于王嫣然来说,这却绝非是一条属于别人的新闻那么简单。
  更像是一条令她意想不到的诅咒,瞬间就把她定格的动弹不得。
  除了那条新闻最开始的那句话,余后的,像世界被静了音一般,什么都没能听见。
  她的耳膜亦突然的“嗡”的一声响,紧接着整个耳蜗至大脑都炸疼了起来:
  王海波病重或将不治身亡?!
  这……这怎么可以!
  明明他应该死在自己的复仇计划里。
  怎么可以,还没有等到她动手,就这样自己死去?
  滴答!滴答!
  是鲜血低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在刚才震惊之时的瞬间握拳,把指甲直接握折了大半。
  这是昨日她的化妆师小张才给她做好的时下最时兴的漂亮指甲。
  若是平时,作为这几年最大红的女星,属于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精雕细琢而成的。就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不容许在镜头前有一丝的瑕疵。
  如今,王嫣然不但连它们何时脱落的都不知晓,有几道假指甲还深深得刺入了她掌心的皮肉之中,她同样亦无所觉。
  她呆呆地站在那里,由着鲜血一滴滴,不断地低落在她那意大利名匠手工打磨的昂贵地板上。
  “叮咚。”
  当墙上挂钟上的指针缓缓划向七点的时候。王嫣然的生活助理准时按响了她家的门铃。
  和平时不同的是,向来出工准时的王嫣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开门出来。
  生活助理有些奇怪,很快又站在门口朝门内唤了唤:“嫣然姐?您准备好了吗?”
  “啪——”门开了。
  生活助理见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几乎是习惯性地脱口而出道:“嫣然姐,车子已经在您楼下待命了。没问题的话,那我们就走吧。”
  说完这些话后,她抬眼朝王嫣然看去的时候才顿觉不对。
  在她的目光所及之内,除了嫣然姐以外竟还有什么不正常的鲜红颜色沾在了门把手上,地上,甚至是嫣然姐的身上。
  “啊!”
  生活助理被这可怕的一幕吓的忍不住尖叫出声。
  “嫣……嫣然姐,您……您这是怎么了?是手划破了吗,需要我送您去医院吗?”
  “不去医院,也不去片场。”
  王嫣然瞬间就否决了生活助理的提议,丝毫没有要包扎伤口的意思,只是随意地甩了下手,就抬腿跨过了她的助理径直走了出去。
  “告诉司机,让她载我去凌昊的办公室。现在!马上!”
  A市最繁华的地段,投入了天价资产于前年才刚刚竣工完成的A市海拔最高也是最昂贵的建筑凌氏集团顶层。
  凌昊在早上七点刚步入办公室不久,整层楼宁静的空气却突然被一阵持续的骚乱给打断。
  “王小姐,你不能进去。”
  王嫣然自顶层电梯走出的时候,前台的接待职员虽然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她。但是奈何她走路的速度实在是太快。
  一个闪身就从前台职员面前窜了过去,让她压根没能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
  听见前台职员的声音,凌昊秘书处的几位秘书先后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王嫣然小姐,您今天来此有什么事情吗?”
  “我找你们凌总。”
  “不好意思,按照凌总的规定,即使是您,在未预约,或未经凌总允许的情况下,都不得进入凌总的办公室。请您谅解。”
  “未经凌总允许?”
  王嫣然突然摘下墨镜,露出了那一双被各色媒体多次赞不绝口曾被誉为当今演艺圈中最灵动迷人的美目。
  “没有凌总的允许,你就去里面,讨一个允许来。”
  这双美目此刻对着凌昊的秘书却丝毫没有迷人之感,反而瞪得那位秘书冷汗涔涔。
  “嫣……嫣然小姐,我没有这个权限。”
  “你没有这个权限?”
  王嫣然的双目杀气腾腾从他身上逡巡而过,高跟鞋继续前行的脚步却丝毫没有放慢的迹象。
  “你没有,那我就自己去同凌总讨一个!给我让开!”
  “嫣然小姐,您不能——”
  就在尽职的秘书想要扑上去将王嫣然拦住的刹那,总裁办公室与秘书处的直通电话突然响起。
  “让她进来吧。”
  “是,凌总。”
  另一位秘书毕恭毕敬地接完电话后走到王嫣然的身前,替她打开了那扇厚重的金丝楠木大门。
  “嫣然小姐,凌总有请。”
  覆盖凌氏集团顶层80%空间的总裁办公室内。数百米长的落地窗在王嫣然的身边一字排开,干净透亮地仿佛看不见尽头。
  夜雨后的天空,太阳还没有从云层中露面,办公室外的光线也同今日的天空一般,有些阴沉沉的黑。
  这间几乎是全景式的办公室内,光线却亮的刺眼。
  刺的王嫣然在刚走进时都有些睁不开眼睛。
  直到一个深沉的男音,自办公室的另一端缓缓响起:
  “你今天这么急着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此刻,凌昊站在他办公室最内的那一扇落地窗旁。从王嫣然的角度看过去遥远的只有一道淡青色的剪影。
  但是即便是这样一道剪影,也让前一秒还语气嚣张的她忽然都大气不敢出一下。
  之前对着那位秘书还张狂瞪圆的眼睛,此刻望着凌昊的身影,很快就乖巧地垂了下来。
  长长的眼睫毛下,黑白分明的眼珠微微地转了转,在走近他的时候已然晕开了一层氤氲的浅色雾气,就像是温泉池中朦胧的美人出浴图,多一分模糊,少一分又会令人少了些许美好的遐想。
  恰到好处的柔软眸色,正式那些媒体笔中的王嫣然最令人移不开眼睛的绝色。
  不过这般娇柔的绝色却突然被一只手毫无怜香惜玉意识地抓了起来。
  似是看厌了她每逢有求于他时就这般伏低做小的可怜模样。
  “怎么不说话?还是你突然又觉得自己没有脸对我开口了?”
  “我……我今天听说王海波突然重病。”
  “所以?”
  “所以……所以我想去见他。可是王氏家大业大,万海波如今病重,身边必定是保镖重重,不轻许任何人靠近。但是你知道的,我一定要去见他的!”
  王嫣然任他粗鲁地捏着自己的脸颊,说完这句踟蹰良久,终还是怯弱地开了口:“所以……所以请你帮帮我?”
  “帮你?”男人低低笑了起来,然而目光阴冷,像是一头审视他猎物的狼:“但是你知道我帮人的规矩。我帮你见到王海波,你又能给我什么呢?”
  到了像他这样的地位,能够打动他的筹码早已不会是金钱那样简单了。
  王嫣然重重地咬了一下嘴唇,再次望向他的目光决然,像是做了一个什么可怕的决定。
  接着,她突然就挣开了男子的束缚,走到落地窗前,缓缓地面向男子站定。
  并不等他再说什么,就自己伸手,解开了领口的第一颗纽扣。
  一颗一颗纽扣,一件一件衣服,萧然落地,在晨光的照耀下,露出了一个极美的女性酮体。
  以及王嫣然清冷又决然的声音:“只要能让我见到王海波,我的这具身体就是你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