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千万不可以进去

更新时间:2018-12-19 14:02:27 作者:西野米虫 字数:2291

第二天,汪啸梦果然按照吩咐,一身新装的来上班,引起了整个部门的轰动。

  他亮相时的那幕情景,朱嘉仪并未亲眼见到,因为她上午到市政府去参加一个通气会,中午才回到卫视台,那时他已经不在办公室里了。

  她心想他大概被派去做其他工作,并没有在意,径直前往员工餐厅用餐。在排队的时候,她注意到周雨晴和李玉珠坐在角落,似乎在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Hi,你们在聊什么呢?”

  朱嘉仪端着餐盘,走到她们身旁坐下问道。

  “在聊你的小汪。”李玉柱挤眉弄眼的说。

  “喂喂,别乱说哦!他可不是我的。”朱嘉仪连忙声明。

  “他基本上天天跟着你跑,差不多算是你的御用摄像师了。而且,我看到你们经常在一起说悄悄话喔,嘻嘻……”

  “没那回事,你一定是没戴眼镜看错了。”

  朱嘉仪知道这种话题只会越描越黑,淡淡抛下一句后,就不再说话了,自顾自的低头进餐。

  李玉珠稍微有点尴尬,眼珠一转,故作神秘的说:“嘉仪姐,你知不知道小汪今天来上班,整个形象突然大变样了?”

  “不知道啊,我刚刚才来,今天还没见到小汪。”

  朱嘉仪先撇清了关系,然后才假装不以为然的说:“不过我昨天有看到他的发型变了。不就是剪了个韩式发型嘛,还能再变成什么样?”

  “不止是发型啦。今天他连衣着都变了,看起来好帅噢。”李玉珠歪着脑袋做少女陶醉状。

  “对啊对啊!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英气勃勃玉树临风。乍一看,我还以为又来了一位实习生呢。”

  周雨晴也加入了讨论,边说边拿起手机,向朱嘉仪展现屏幕。

  朱嘉仪一看,屏幕上是一张汪啸梦坐在电脑前的相片。他身上穿的,是那晚试穿的第一套T恤。

  “你不是这么饥渴吧!光看还不够吗,还要拍照?”她简直无语了。

  “人家不像你那么幸福呀,你有大把时间跟小汪单独相处,当然不用拍照啦。”

  周雨晴半真半假的叹息。

  虽然是做戏玩笑的成分居多,但明显也有少许羡慕的心理。

  “我说,你们干嘛老把我扯进去啊?”

  朱嘉仪抗议:“小汪又不是天天都跟着我,比如今天,我甚至不知道他的下落。”

  “他没向你汇报么?”

  “没有。他是跟谁出去采访了吗?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吃午餐?”

  朱嘉仪问的很自然,因为她确实不清楚汪啸梦上午的去向。

  “呵呵,你猜猜他跟谁出去了?”李玉珠又开始卖关子。

  “猜不到。”

  朱嘉仪喝了口汤,随口调侃:“总不至于跟劳老大出去吧。”

  “宾果!答对了。正是劳老大!”

  “什么……咳咳……”

  那口汤全呛进了气管里,朱嘉仪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伸手捂着嘴剧烈咳嗽了起来。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哇!谁都知道劳楚宁作为部门主管,向来不耐烦培训新人,别说是实习生了,就连已经转正的员工,前三年都很难享受到跟她出去采访的待遇。

  然而今天,她却为汪啸梦破例了!

  朱嘉仪感到无比荒谬。

  这个古怪的老处-女,难道也动了春心吗?

  前两周她明明还痛斥过他,非要把他塞给自己呢,现在居然转变的这么彻底、这么快……

  可怜的小奶狗,要是被劳楚宁看中了,被迫落入她的魔掌,会比落到母狼嘴里还悲惨吧?

  那可是压抑了五十多年的老妖魔哇,一旦解禁发威,就连“如狼似虎”都不足以形容了。

  区区一头小奶狗哪够填胃口,恐怕连皮带骨都会被啃的半点不剩。

  朱嘉仪打了个寒噤,脑子里冒出了许多可怕的画面,越想越是不安。

  三口两口草草用完餐,她借故一个人先离开餐厅,来到办公室外面的天台上,拨打汪啸梦的手机。

  “喂,小汪吗?你在哪里?”

  电话刚接通,她就迫不及待的问。

  “我在……东……东湖宾馆。”他的声音一听就很紧张。

  她心中一沉:“你不是跟劳主任去采访吗?怎么会在宾馆?”

  “是呀,就是劳主任带我来的,说在宾馆里采访。”

  放屁!

  这是采访呢,还是开房?

  朱嘉仪脸色一变,提高了嗓音:“劳主任呢?她在哪?”

  “她先进去房间了,说要做好准备,等一下再叫我进去。”

  什么?连房间都开好了?!

  这可恶的老处-女,看来是志在必得了,而且还想给他一点惊喜,居然要做好准备才让他进去。

  以她那把年纪,还能准备什么呢,难不成……是要穿情趣内衣吗?

  朱嘉仪一阵恶寒,差点把午餐吐了出来,在手机里尖叫道:“你千万不可以进去!”

  “我也不想进去。”

  他的语气很是无助:“我觉得我应付不了,可是劳主任非要我……”

  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传来开门的动静,接着响起劳楚宁的嗓音:“小汪,你可以进来了。咦,我不是叫你关掉手机吗?”

  第二句话的音量压低了许多,同时也带上了怒气,接着“啪”的一响,似乎是手机被夺走了,接着就挂断了。

  朱嘉仪赶忙重新拨打过去,然而手机已经关机了。

  半秒都没犹豫,她奔出办公室,搭乘的士直奔东湖宾馆,一路上她多次致电汪啸梦,但却始终打不通。

  她心急如焚,偏偏今天严重塞车,往常十分钟的路程,拖了二十分钟才到达。

  跳下车,朱嘉仪闯进宾馆大堂,冲到前台想要查出劳楚宁的房间号码,被前台小姐一口拒绝了,无论她怎样软磨硬泡都不肯通融。

  正在纠缠不清时,手机终于接到了汪啸梦的来电。

  “小汪,你怎么样了?”她焦急的问。

  “嘉仪姐,我,我,我犯了很大的错误。”

  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略带呜咽,尽管很轻,但对朱嘉仪而言犹如一声炸雷。

  已经……发生了吗?

  这么可爱的小奶狗,就这样惨遭蹂躏了吗?

  可怜的孩子,这不是你的错,错的是我……

  我来迟了……来迟了……

  她咬牙切齿的说:“快告诉我,你在哪个房间?”

  “顶楼的……总统套房。”

  哼哼,老处-女还真舍得花钱呀!大概又动用了部门的小金库吧,真是太可恶了!

  朱嘉仪越想越火大,坐电梯来到顶楼的总统套房,“啪啪啪”的用力拍门。

  “谁呀?”劳楚宁不满的声音传了出来。

  朱嘉仪不答,继续拍门。

  十秒后,房门打开了。她推开门,一头冲了进去。

  “小汪,我来……”

  话犹未了,她蓦地愣住了。

  只见房里不单有劳楚宁,汪啸梦,还有一个全身名牌的中年贵妇,和一个十岁左右、穿着病号服坐在床上的小女孩。

  见朱嘉仪不请自来,大家都用诧异的眼光望着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