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一切都听你的

更新时间:2018-12-19 14:02:14 作者:西野米虫 字数:2125

接下来两天是周末,气温攀升到了38度,创下入夏以来最高记录。

  和大多数人一样,朱嘉仪足不出户,躲在家里的空调房中上网、追剧和打扫卫生,饿了就叫外卖解决,惬意而又无聊的度过了两天。

  周一上午,她精神饱满的来到办公室,本来心情蛮不错的,但第一眼看到汪啸梦,脸色就不由沉了下来。

  这小奶狗竟然恢复了老土的打扮,除了发型维持着新剪的韩式刘海外,全身上下又打回了原形,没有穿她亲自为他挑选的行头。

  “有没有搞错啊?你怎么又穿成这样?”

  朱嘉仪瞅了个空,把小奶狗抓到了茶水间,恼怒的劈头责问他。

  “我替你挑的衣裤鞋袜呢?你扔到哪去了?”

  汪啸梦被她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没……没扔呀,都在我租的房子里,收藏的好好的。”

  “神经病!那是新衣服,是给你穿的!又不是古董,收藏起来干嘛?”

  “我去‘金光’舞厅的时候有穿,可现在是上班时间,似乎……似乎不太适合?”

  “有什么不适合的?难道穿我给你挑的衣服,会让你觉得难堪吗?”

  朱嘉仪更是气恼,瞪着他的目光寒如冰雪。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嘉仪姐你千万别误会!”

  汪啸梦双手乱摇,一脸惶恐的表情。

  “那你是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嘉仪姐为我挑的衣裤鞋袜,每一样我都非常喜欢。我知道,把它们穿上身就能改变我的形象,帮助我变成有魅力的男人。”

  “既然知道,为什么又不穿?”

  “因为,我是为了我的女神才希望变的有魅力,我去舞厅见她的时候穿,就已经足够了呀。白天上班的地方又不会碰到她,穿的再好看也没意义。”

  昏倒了……你这个小傻瓜!你的女神就是我啊……

  朱嘉仪啼笑皆非,但又不能说出真相,只好另找理由继续教训他、开导他。

  “怎么会没意义呢?你平时都换上新衣服,就不止是夜晚在舞厅里有魅力了,而是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刻都有魅力,难道不好么?说不定可以吸引到其他美女呢。”

  “我不想吸引其他美女,我只想吸引女神一个人。”

  汪啸梦的声音很轻,但语气却非常坚决。

  朱嘉仪用怪异的视线瞪着他。天哪,这小家伙的脑回路实在太……

  太新奇了!

  居然不想要更多美女投怀送抱?这世上还会有如此专情的男人么?

  或许,他真的是另外一个时空来的吧?

  一个纯粹美好的、人人都对感情无比专一的时空……

  不知怎的,朱嘉仪的眼角有些湿润了。明知这属于天方夜谭,她还是忍不住心向往之,产生了不切实际的憧憬。

  望着小奶狗的目光,也不知不觉变的温柔。

  但嘴巴还是很凶:“笨蛋!你这么想就错了。魅力是一种气质,有魅力的男人,自然而然会对很多女人都有吸引力,不可能只吸引一个人。”

  汪啸梦“哦”了一声,神色有点迷惘。

  朱嘉仪正想进一步解释,忽然听到有脚步声向茶水间走来,忙道:“现在不方便多说,等一下有机会,我再给你上课。”

  两人一先一后走了出去,和拎着茶杯来打水的李玉珠擦肩而过。后者发现两人都是空手的,马上露出暧昧的笑容。

  朱嘉仪懒的理睬她,泰然自若的回到了自己座位。

  上课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上午十点,两人被派去做一家首饰店的访问,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附近正好有个冷饮店,两人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下,各点了一杯冷饮解渴。

  “小汪,我给你上的第一课是衣着打扮。第二课呢,是要纠正你的错误观念。如果你只想遇到女神时表现出魅力,其他时候都是一副老土的样子,那是绝对不行的。”

  “为什么?”

  “因为那会很不协调!你必须真正愿意发生改变,才能形成有魅力的男人特有的气质。如果你只是想‘扮演’出那种气质,迟早都会穿帮的。”

  “有道理……嘉仪姐,我听你的。明天开始我就穿新衣服来上班。”

  如此容易就说服了汪啸梦,朱嘉仪很是开心。

  “这就对啦。穿新衣服多帅气呀,上周五晚上你焕然一新的去‘金光’舞厅,肯定很受瞩目吧?”

  “我没留意啊……不过,我跟经理说话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坐到了我身边来,莫名其妙的一直对我笑,好像蛮想打招呼的。”

  “不错嘛,一变样就能吸引小姑娘了,没有浪费我辛辛苦苦为你挑选的行头。”

  朱嘉仪笑眯眯的夸奖他,笑容却有些僵硬。

  她低头喝了一口冷饮,似乎尝到了一股浓浓的柠檬味,酸的她皱起眉头,表面上还要维持着若无其事状,又问道:“那个女孩,后来有跟你聊吗?”

  “没有。我发现经理又认错了我的女神,就很失望的走了。”

  “除了经理之外,你一句话都没跟其他人交谈?”

  “没有。”

  “是不是真的啊?”

  “我对嘉仪姐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哼哼,你要是敢骗我,你就死定了!”

  朱嘉仪语带威胁,目不转睛的盯着汪啸梦,锐利的眼神仿佛能看透内心。

  他也回望着她,神色坦然,双眸纯净的不带一丝杂质。

  足足十秒,她的眼神缓和了下来:“OK。以后你再去舞厅,也要这样保持沉默,不要跟任何一个女孩说话。”

  “好的。”

  “就算她们超级主动的找你搭讪,你也要不理不睬,立刻走人。”

  “这,似乎不太礼貌吧?”

  “在舞厅里主动找男人搭讪的女人,不是荡妇就是出来卖的!当然,你的女神是个例外……不过你能遇到她,是你运气好。下次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朱嘉仪振振有词。

  虽然她希望汪啸梦尽快被其他美女倒追,但她无法容忍这么可爱的小奶狗,成为饥渴母狼或是肮脏野鸡的盘中餐。

  在她的潜意识里,舞厅就是个充斥着母狼和野鸡的场所。

  而她想让他在一个相对正经的场合,去吸引一些正正经经的女孩,这样她才不会良心负疚。

  “明白了,嘉仪姐。我一切都听你的。”汪啸梦诚挚的说。

  朱嘉仪满意的笑了。

  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就像桃花般娇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