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那是我的第一次

更新时间:2018-12-19 14:00:08 作者:西野米虫 字数:2173

这个可笑的期待,一分钟之后就破灭了。

  汪雄的问候更像是客套,没说几句就转到了正题,请她考虑以合理的方式分割财产,尽快协议离婚。

  “我不要求五五开,你六我四吧。这已经是非常公道的方案了……”

  然后他又暗示,最近和卫视台胖总监的某个远亲正在合作生意,可以请此人帮忙游说,设法让她当上女主播,只要她不再坚持要他净身出户。

  朱嘉仪的心冷了,没有再说一个字,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关掉手机,回到家又拔掉了座机,洗完澡躺上床,强行排空了脑袋里的一切念头,不一会儿就沉沉进入了梦乡。

  次日上午七点多醒来,说什么都睡不着了,于是索性起床化妆,吃了简单的早餐后提前去上班了。

  时间还早,部门办公室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只有汪啸梦桌上的电脑打开了,但他的人却不在座位上。

  “……你是说嘉仪姐吗?”不远处的茶水间传来小奶狗的声音。

  朱嘉仪听到自己的名字,心中一动,悄悄靠近前去。

  “除了她还能是谁?她和好几个男同事传出过绯闻,他们后来都被迫离开了公司。”另一个难听沙哑的嗓音说。

  朱嘉仪气的脸色煞白。她听出这是时政新闻部的副主任佘贵在说话。

  这家伙外号就叫“色鬼”,有一次在电梯里企图占她便宜,被她教训了一顿,从此以后就怀恨在心,经常背地里说她的坏话。

  “佘主任,我不相信嘉仪姐是这样的人,一定是你误会了她!”

  听到这斩钉截铁的语声,朱嘉仪心头一热,双眼有点潮湿了,停住了正想闯进去的脚步。

  “不管是不是误会,大家都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

  佘贵假惺惺的说:“你要是跟她走的太近,搞不好也会闹绯闻的。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跟你们老大打声招呼,把你调到我这个部门来。”

  “谢谢佘主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不想调部门。”

  “调过来我可以马上帮你转正哦,明天你就能成为正式员工,薪水起码加三成。”

  “真的不用了。”

  汪啸梦的语气非常坚决:“我希望继续跟着嘉仪姐实习。”

  “小汪,你听我说。”

  佘贵仍不死心:“有些情况你还不太了解……”

  “嘉仪姐是好人,我了解这一点就足够了!对不起,我急着上厕所,失陪了。”

  脚步声响起,汪啸梦从茶水间走了出来。

  朱嘉仪已经躲在了过道一侧的墙后。他并未看见她,回到座位放下茶杯,转身朝洗手间走去。

  朱嘉仪轻手轻脚的走进茶水间,出其不意的冒了出来:“佘主任,早上好。”

  佘贵吓了一跳,手中的保温瓶一颤,刚灌满的热水洒了不少在手背上,痛的他直咧嘴,忙不迭的放下保温瓶。

  “呃,呃早……早上好,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佘主任,天气这么热,您要好好保重身体哦,千万别患上了口腔溃疡或是舌癌,治疗起来就麻烦了。”

  “多谢提醒。”

  佘贵的面色别提有多难看了,提起保温瓶灰溜溜的离开了。

  这天上午没有外出采访的任务,朱嘉仪面对着电脑屏幕,总是不能集中注意力,视线时不时瞄向汪啸梦。

  彼此没有深交,他却如此坚定的站在她一边,丝毫不被转正加薪的优厚条件打动,令她一想起来就浑身舒泰,甜丝丝的很是受用。

  嘻嘻,小奶狗你真是个好孩子……既然你对我忠心,姐会好好报答你的……

  午餐后,两人奉命去一家大企业做专访。秘书说老板开会还没结束,请他们多等半小时。

  两人边等边闲聊。朱嘉仪问汪啸梦,工作上和生活上是否有困难?他摇摇头说没有。

  她又问他,有没有什么最想实现的心愿?

  “有啊。我很想找到一个人。”

  “找谁?”

  汪啸梦的脸红了,迟疑着没有回答。

  “哈,懂了。是个女人,对吧?”朱嘉仪哑然失笑。

  “嗯。”

  “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你这样念念不忘呀?一定是个大美女喽?”

  “是的……非常美,非常迷人,非常可爱,就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

  他的声音很轻柔,仿佛已经陶醉了。

  朱嘉仪忽然有点不舒服,蹙眉道:“有照片吗?给我看看。”

  “没有……我是在一家舞厅里,偶然邂逅她的,相处的时间很短,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舞厅?!

  等等,难道是……

  朱嘉仪泛起不妙的预感,慌忙问道:“是哪一家舞厅?什么时候的事?”

  “城南一家名叫‘金光’的舞厅。在今年4月16日的晚上十一点。”

  昏倒了……时间、地点都完全吻合……

  朱嘉仪额头冒出了冷汗,但仍抱着侥幸的心理。

  “能不能再说具体一点,你是怎么邂逅她的?”

  “那天晚上是我穿越过来的第三天,因为修不好穿越仪器,心情非常苦闷在街上散步,无意中走到了‘金光’舞厅。酒保向我推销鸡尾酒,我喝了两杯就醉了,跑到洗手间去呕吐,没想到有个小妹妹闯了进来……”

  “小妹妹?你怎么知道她比你小?”

  “她的声音非常嫩,而且她开口闭口都叫我‘哥哥’。”

  啊啊啊,想起来了……

  是我嗲着嗓音扮嫩装可爱,故意叫他“哥哥”的……

  看来是因为我这么叫他,导致他先入为主的认定我很年轻,加上舞厅灯光不断闪烁,他又喝的半醉,其实没看清我的五官,所以重逢的时候才会认不出我……

  朱嘉仪稍微吁了口气,双手互握,掌心都是汗水。

  “她把我拖出去,要我继续陪她喝酒,我们边喝边聊天,聊的内容我完全忘记了,只记得我们聊的好投入、好开心……”

  汪啸梦陷入美好的回忆中,连声音都满含感情。

  朱嘉仪却哭笑不得,感到一个脑袋变成了三个那么大。

  “再后来我彻底醉了,迷迷糊糊被她带去了附近的酒店,第二天中午醒来,发现就剩我自己睡在双人床上,而她已经走了……”

  “哦,哦,原来是这样。”

  朱嘉仪故作轻松:“你和一个陌生女孩玩了次一夜情,这没什么特别的呀,有必要一直对她念念不忘吗?”

  “我不知道她怎么想,但我自己绝对没当作是一夜情,我是认真的。”

  汪啸梦说到这里,脸更红了,害羞而又幸福的告诉朱嘉仪:“因为,那是我的……第一次!”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