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最讨厌男人撒谎

更新时间:2018-12-19 13:59:42 作者:西野米虫 字数:2240

只见三人刚才站立之处的地面上,有个井盖冲天飞起,一大团带着火焰的气流猛然喷发出来,将附近多个围观者全部卷了进去……

  现场顿时大乱,惊叫声、呼痛声和哭泣声混杂在一起。

  朱嘉仪惊魂未定,转头一看,汪啸梦和自己一样,也是安然无恙,就是受到了惊吓,呆呆的不知所措。

  老陈却因落后了几步,被气流袭击到了,摔倒在地嗷嗷叫痛,爬不起身来。

  朱嘉仪慌忙过去掺扶老陈,汪啸梦也如梦初醒,上前帮她的忙。两人合力把老陈抬到了对面街的安全地带。

  这时已有救护车赶到了,多名医务人员迅速展开了救治行动。消防员也分出了人手,很快把地面上的几处火头扑灭了。

  老陈倒是没有烧伤,但他那一跤摔的很重,右臂与左小腿双双骨折。

  他仍挂念着工作,在接受医务人员包扎时,已连声催促朱嘉仪不要管自己,赶紧去做连线报道。

  朱嘉仪见他并无生命危险,再环顾四周,已经有两家媒体的采访车到达了现场,再不做报道就要落后于人了。

  于是她捡起地上的摄像机重新架好,对汪啸梦招了招手:“小汪,你来拍摄!”

  “我来拍摄?”

  汪啸梦愕然:“这机子我不会用呀……”

  “我教你!不需要你拍的很专业,只要会用最基本的几个功能就行了。”

  这一刻的朱嘉仪分外冷静,已经恢复了身为记者的职业风采。汪啸梦被她的镇定感染了,点了点头,认真听她解说了一遍。

  “懂怎么用了吧?你来试试。”

  汪啸梦接过摄像机,就像捧着易碎物品般小心翼翼,虽然姿势有点笨拙,但眼神中却透出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稳重。

  他做了个“OK”的手势,示意可以开始连线了。

  朱嘉仪掠了掠有些散乱的秀发,手持话筒从容不迫的开了腔。

  “各位观众午安。我是卫视新闻台的记者朱嘉仪,现在我是在火灾现场为您做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一次爆炸,初步统计有十多个人身受重伤……”

  没有预案,没有腹稿,她完全是凭着多年积累的经验,详细描述着四周围的情形。

  在她带领下,汪啸梦操纵着摄像机,把起火的居民楼、意外爆炸的场地,以及众多伤者、消防员和医务人员,逐一摄入了镜头。

  两人配合默契,约莫用了三分钟时间,就完成了第一阶段的报道,这时另外两家媒体的记者和摄像师才刚刚就位,慢了他们不止一步。

  朱嘉仪毫不懈怠,马上又去找伤势较轻的几个伤者,一边安抚他们的情绪,一边以旁敲侧击的方式,打听爆炸发生时他们在干嘛。

  当她听其中一个年长伤者说,当时他正用手机四处乱拍,恰好拍到了地面爆炸一瞬间的画面时,立刻提出要买走这个视频。

  双方经过讨价还价,以三百元成交。

  朱嘉仪不单把视频拷贝到自己手机,还第一时间删掉了对方手机中的原文件,然后才把视频传回卫视台。

  等那两家媒体的记者做完连线报道,也赶过来找到这位老人家,表示愿意开出更高的价格购买视频时,已经什么都买不到了。

  他们只能怀着失望的心情,去找其他伤势较重的人碰运气。

  但那些人痛的哭爹喊娘,哪有功夫理睬他们,就算最终能找到另外一个拍摄者,也是远远落在了她后面。

  “哇,嘉仪姐,你太厉害了……难怪你总是能最快抢到大新闻……”

  汪啸梦抗着摄像机追随在旁,流露出又佩服又崇拜的表情。

  这一刻的他,眼神天真的犹如孩子,刚才那种稳重又消失不见了。

  “跟着嘉仪姐实习太棒了!”

  他兴奋的说:“我每天都学到了好多东西,都是课本上没教过的……”

  朱嘉仪有点好笑。

  其实,她刚才采取的行动,是任何一个资深记者都精通的招数,只不过她今天的运气比较好,执行的非常顺利罢了。

  呵呵,真是个少见多怪的小朋友。

  不过,好像感觉蛮舒服的……

  有多久没听到这种发自内心的称赞了?三年,还是五年?

  上一次听到类似的话,是从表妹肖姗姗嘴里说出来的。她曾经缠着自己请教厨艺,每次学会了一道新菜,也都是称赞自己“太棒了”,说她学到了很多东西。

  当时的肖姗姗还在跟同班同学热恋,还没跟汪雄勾搭到一起……当时的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诚的……

  现在呢?

  现在的她满嘴谎言,面目可憎……那些被她学会的精美菜肴,想必都如法炮制给汪雄品尝了吧……

  辛辛苦苦付出了一片真情的自己,最终却是一场空……

  一想到这对奸夫淫妇,朱嘉仪的胸口又如针扎般疼痛,连工作的热情都在霎时间消退了,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

  好在没多久,劳楚宁派来的另外两组人马赶到了,一组接替她镇守现场,另一组跟随救护车出发,伴随老陈去医院。于是她也就不再强撑了,带着汪啸梦驱车返回卫视台。

  “小汪,今天真的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把我拉走,我和老陈搞不好命都没了。”

  朱嘉仪一边开车,一边向坐在副驾驶座的汪啸梦道谢。

  “啊,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小奶狗腼腆的说。

  “不过,你怎么知道那个位置会发生爆炸事故?”

  “我……我不知道呀……我就是感觉地面微微震动,直觉告诉我有危险……”

  “有那么多车开来开去,地面有点震动是正常的呀。”

  汪啸梦张口结舌,尴尬的垂下了头。

  朱嘉仪本来只是随口一问,看到他这副样子反倒起了疑心。

  虽然暂时还不清楚爆炸原因,但刚才有同事打电话请教了一个专家,对方估计应该是地下的沼气被火星溅到导致的。

  该专家认为,光有沼气还不至于酿成事故,还需要两个条件,第一是沼气管道老化有了裂缝,第二是附近正好有个松动的井盖,爆炸造成的气流才会冲出地面,波及周围的人群。

  也就是说,这次事故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就连消防员都没预料到,否则早就疏散人群了。

  而小奶狗却似乎非常确定事故会发生,不惜用强也要把她拖走。单凭地面轻微震动就能做出如此肯定的判断?这也太扯了吧……

  “你不想说就算了,但请你别撒谎!”

  朱嘉仪转头瞪着汪啸梦,眼睛泛红,一字一句的说:“我最讨厌男人对我撒谎!”

  汪啸梦脸色煞白,眨巴着双眼皮,显的颇为委屈。

  “我不是故意要撒谎,而是……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