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难道是投胎转生了

更新时间:2018-12-19 13:59:03 作者:西野米虫 字数:2272

那天在酒店房间里,小奶狗宿醉未醒时,只能看到他有高挺的鼻子,看不到是否双眼皮。

  但是此刻,朱嘉仪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有着纯天然的、特别好看的双眼皮。

  有了这两个特征,再仔细看看他的五官轮廓,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感觉居然跟汪雄颇有几分相似。

  当然,不是现在这个变了心的汪雄,而是她二十二岁那年,头一次见到的汪雄。

  当时的他,眉宇间虽然已带着中年大叔的成熟,但却绝不沧桑,还保留着一丝少年人的纯净。

  眼前这个小奶狗,双眼皮下忽闪忽闪的,也是一对纯净的瞳仁。

  不是“一丝”纯净,而是非常纯净。

  就像从未污染过的天空。

  他的眼神更是超级纯真,令她情不自禁又想起了曾经养过的那只萨摩耶犬,那个陪伴了她三年的“汪小萌”。

  可惜时光流逝,幸福不再。可爱的小狗早已化为尘土,深爱的男人也已离开。

  心头不禁一阵痛楚,朱嘉仪的眼圈红了,怔怔的望着面前的男人,极力克制住自己才没有流下眼泪。

  “你……还好吗?”

  小奶狗被她看的手足无措,战战兢兢的问:“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没有啦……我自己不小心呛了一下,不关你事……”

  朱嘉仪勉强笑了笑,然后狠狠咬了一口雪糕。冰冷的硬块仿佛变苦了,再也尝不到半点甜味。

  “哦,哦,那就好。”

  小奶狗迟疑着道:“你是……朱嘉仪小姐吧?”

  咦,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难道是专门来找我的?

  朱嘉仪惊疑不定的点了点头,戒备的问:“你来这里干嘛?”

  “我来找你。”

  糟糕,果然被我猜中了……肯定是那天晚上给他的感觉太美好了,所以才会千方百计找到我,想要再来一次……

  朱嘉仪有点儿小小的得意,但更多的是恐慌。

  这里是办公室,要是其他同事正好回来,撞到如此狗血的一幕,自己以后都没法做人了。

  她举着大半截雪糕,就像端着武器般对准小奶狗的脸,低声喝斥道:“我警告你哦,你要是敢乱来,我会扒了你的皮!”

  小奶狗顿时面露惧色,连声说“不敢”,还诚惶诚恐的向她鞠躬,一副任凭宰割的软弱姿态。

  哼哼,这还差不多。

  朱嘉仪略微松了口气,依然板着脸道:“你先出去,有什么事等我下班再说!”

  “出去?去……去哪里?”

  “去哪都行,离这里越远越好。”

  小奶狗委委屈屈的点了点头,乖乖的转身走了,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她一眼,鼓足勇气问道:“那我今天都不用工作了吗?”

  朱嘉仪一怔:“什么工作?”

  “我不知道啊,人事部何主任叫我来找你,说一切都听你安排……”

  晕,这是怎么回事啊……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朱嘉仪慌忙用单手抓起座机话筒,拨通了人事部何主任的专线。

  “小朱,我正想打给你。有个刚来的实习生,从今天开始到你们部门上班。你们老大还在放假,这个人就只能交给你了,他的具体工作由你来安排吧……”

  “何主任,喂喂……”

  不等朱嘉仪反对,电话就直接挂断了。

  她翻了下白眼,一时间啼笑皆非。

  这个和自己共度了一宵的小奶狗,居然会成为新来的实习生,人生真是太太太充满戏剧性了!

  不过,他为什么会选这家卫视台实习?只是巧合吗,还是有意为之?

  “呃,我们以前……有没有见过?”她谨慎的试探。

  小奶狗愕然摇了摇头。

  “真的没有吗?不许骗我哦!”

  “骗你是小狗!”

  “……”

  朱嘉仪想笑,但却忍住了,故意用凶狠的目光瞪着他,足足十秒之久。

  小奶狗莫名其妙,也愣愣的望着她,眼神又纯真又无辜。

  直觉告诉她,撒谎的人绝对不会是这种眼神。

  看来那天晚上他醉的厉害,醒来以后“断片”了,完全想不起来曾跟自己开过房。

  朱嘉仪彻底放心了,脸上终于露出了大方自然的笑容。

  “不好意思,我刚才认错人了,还以为你是来这里捣乱的……嘻嘻……”

  “哦哦,没关系。”

  小奶狗也如释重负,又对她鞠了个躬。

  “我是第一天上班,以后还要请朱小姐多多指教。”

  “别叫什么小姐这么土气,叫我嘉仪姐吧。”

  “好的,嘉仪姐。请多多指教。”

  “你呢?叫什么名字?”

  “汪小萌。”

  啥??

  朱嘉仪怀疑自己听错了:“再说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汪小萌。”

  不……不会吧……跟我养的那只萨摩耶犬,居然是同一个名字?这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

  难不成……你是当年的那只小狗投胎转生的?

  但年龄不对呀……

  大概是看出了朱嘉仪的诧异,小奶狗忙取出一张名片,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

  “这是我的名片,人事部刚刚印出来的……”

  朱嘉仪左手仍然握着雪糕,右手接过来一看,上面印的是“实习记者汪啸梦”。

  原来只是发音比较接近而已……

  她自嘲的一笑,又咬了一口雪糕,转身说道:“跟我来。”

  汪啸梦乖乖的跟在她身后,她在办公室里来回兜了一圈,他就亦步亦趋跟了一圈,就像个忠心耿耿的小跟班。

  “你就坐这吧。”朱嘉仪指着其中一个空位说。

  这个座位与她的距离不远也不近,只要抬起头来,就能互相看见对方。

  这时周雨晴和李玉珠回到了办公室,一看到这位新来的实习生,她们就双眼放光,无比热情的上前打招呼,连说话的腔调都变的嗲声嗲气的,听的朱嘉仪全身直冒鸡皮疙瘩。

  幸好汪啸梦并没有因此就晕浪,应对的礼貌而又客气,只是有点儿害羞。这反而令她们觉得他更可爱了,简直连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不过见到他局促拘束的样子,她们大概也怕太早暴露了“怪阿姨”的真面目,简单自我介绍完就依依不舍的走开了。

  “嘉仪姐,你真是眼疾手快呀。”

  李玉珠走过来,压低嗓音半真半假的说:“人家小男生刚来不到十分钟,你就先下手为强了!”

  “胡说八道!我都已经结婚了,早就没那心思了。”朱嘉仪本能的撇清。

  “那你为什么色诱他?”

  “我哪有啊?你的联想力真是太丰富了!”

  “是你自己引人暇想呀……”

  周雨晴也走过来,意味深长的指了指她的胸部。

  朱嘉仪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上衣的纽扣解开了一颗,包裹着玲珑曲线的内衣走光了少许。

  该死,这是怕热才解开的,根本就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好不好?

  明明是问心无愧的无心之失,可她还是不由自主的脸红了,慌忙系上纽扣,犹如做了贼般心虚……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