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是名副其实的小三

更新时间:2018-12-19 13:56:13 作者:西野米虫 字数:2205

赫然是汪雄的嗓音!

  是她……居然是她!……果然是她!

  朱嘉仪犹如受到重击,一颗心痛苦的扭曲了。

  肖姗姗比她小五岁,不单是她的表妹,还是她最要好的闺蜜。

  随着两人的父母这些年逐一过世,肖姗姗已经成为她惟一的亲人,在她心中的位置仅次于丈夫。

  平时她有什么苦恼都会向这个表妹倾诉,汪雄前两次提出离婚时,肖姗姗每天下班不是陪她逛街,就是和她煲电话粥,给了她最大的精神安慰。

  不过,肖姗姗从一开始就劝她同意和汪雄离婚,理由是这男人既然对你没有感情了,婚姻已经失去了意义,何必非要在他这棵树上吊死?

  趁你现在还年轻,完全可以找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

  朱嘉仪一度也曾犹豫过,但她总还残存着侥幸心理,觉得又没有第三者,这段婚姻还是可以救回来的。

  而且她就快三十岁了,一旦离婚就会成为“大龄离异女青年”,在这个小城市里,恐怕很难再找到适合的对象。

  肖姗姗见她不听劝,叹息着不再吱声了。

  半个月前声称要考公务员,说要闭关在家刻苦学习,足不出户断绝一切应酬。

  这之后汪雄第三次向朱嘉仪提出离婚,肖姗姗并未像前两次那样上门陪伴她,只在电话里和微信中跟她交流,仍是劝她同意离婚一了百了。

  朱嘉仪一来听不入耳,二来不想打扰她温书,因此单方面哭诉完也就罢了,没有和她深入交流下去。

  昨晚在“金光”舞厅里,当那个猛男说出受雇整容的真相时,朱嘉仪凭借当了多年记者的职业本能,马上想起了两个细节。

  第一,当初之所以会来这个舞厅,是肖姗姗推荐的。

  第二,正因为肖姗姗兴致勃勃的跑去跳舞,把她一个人抛在吧台边很是无聊,阿辉才有机会向她搭讪。

  在那一刻,她潜意识里已开始怀疑肖姗姗了,可她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惊悉丈夫汪雄的阴谋,已经令她倍受打击了,她在情感上实在不愿意相信,表妹的真面目也是如此不堪。

  不过中午醒来后,她重新回忆整件事,理性越来越占据上风,决心要当面向表妹问清楚。

  就算发现更加可怕的真相,也好过内心深处永远藏着个疑问,于是她连上班都顾不上了,发信息向胖总监请了个假,匆匆赶到了肖姗姗家。

  最不想看到的一幕果然发生了,汪雄就在表妹家里。

  两人的说话声,透过防盗门缝隙隐约传了出来。

  朱嘉仪定了定神,把耳朵贴到了防盗门上,更清晰的听到了这对男女的对话。

  “……她亲口承认跟其他男人开房了,这就是出轨的证据呀。你录音了没有?”这是肖姗姗的声音。

  “没有。她是毫无预兆的、突如其来的自爆跟人开房,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再说当时电话打了一半,我就算想到了,也没法中途录音……”

  “唉,错失了良机,真是可惜呀……不过,她既然尝试了一夜情,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们迟早都能掌握证据。”

  “她真的会去玩一夜情吗?我总觉得不像她的为人……或许她这么说,只是想气气我……”

  “哎呦呦,你这是在吃醋吗?看来你对她还是蛮有感情的嘛,接受不了她跟其他男人发生关系……”

  “没这回事。我早就不爱她了……自从跟你好了之后,我心里就只有你……嘿嘿嘿……”

  “嗯,人家心里也只有你……你快点跟她离婚嘛,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嘻嘻……”

  男人和女人的调笑声,听起来是那么刺耳,其中还夹杂着“咿咿唔唔”的亲热接吻声。

  朱嘉仪听的怒火万丈,“咚咚咚”的敲响了防盗门。

  “谁呀?”肖姗姗没好气的问。

  “是我。”

  “表……表姐你稍等……我换件衣服……”

  半分钟后,防盗门打开,肖姗姗满脸堆笑的探出半个身子。

  “表姐你来的正好,我想出去逛逛街解闷,你陪我一起去吧……”

  朱嘉仪冷笑一声,伸手推开她,从玄关闯了进去。

  “表姐,你这是干嘛?”肖姗姗慌了。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朱嘉仪站在客厅中央娇喝。

  “谁在这里啊?你误会了吧表姐,家里就我一个人……”肖姗姗仍想演饰。

  朱嘉仪厌恶的打断了她,讥诮的道:“肖姗姗,你的名字应该砍掉一个字,叫‘肖姗’!”

  “你……你什么意思?”

  “这样,才更配得上‘小三’这个职业啊!”

  “开玩笑也不能这么过份呀……”

  “我没开玩笑!你TM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小三!”

  肖姗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又羞又恼,一时说不出话来。

  汪雄从里面的卧室走了出来,神色十分尴尬。

  朱嘉仪看到他的高挺鼻梁上还有半片唇印,顿时感到一阵反胃,冷冷的说:“你要离婚是吧?我同意!拿协议来,我现在就签。”

  汪雄的脸颊抽搐了一下,表情很是复杂。

  肖姗姗则是双眼发亮,眸子现出喜色。

  朱嘉仪讥讽的看了他们一眼,掷地有声的下一句话,打碎了这对狗男女的美梦。

  “不过,出轨的人是你。你必须净身出户!”

  “这不可能。”

  汪雄和肖姗姗同时脱口而出,汪雄争辩道:“绝大部分财产都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肯分你一半,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我把女人最好的青春都给了你,你却背叛了婚姻!你那一半财产算的了什么?能弥补我失去的青春和幸福吗?”

  汪雄哑口无言。

  肖姗姗眼珠一转,强辞夺理起来:“你有什么证据说他出轨?他不过是以表姐夫的身份,来看望一下我这个亲戚,怕你误会才躲起来的。说我是小三,请问你是捉奸在床了还是拍到照片了?没有证据就别血口喷人!”

  汪雄被她一提醒,也强硬了起来,附和道:“对对。我和姗姗是清清白白的。倒是你,和那个健身教练乱搞,不单有照片还有录音。那些都是铁证!”

  “你们……怎么能这样颠倒是非?”

  朱嘉仪气的浑身发抖,真想给他们一人一记耳光。

  “请你马上离开我家,以后都不许上门。这里不欢迎你!”肖姗姗趾高气扬的指着大门下令。

  朱嘉仪忍了又忍,对汪雄说:“协议只能按照我的条件来,否则我说什么都不会签的!你自己选吧,是一辈子跟这个小三偷情,还是净身出户把她扶正。”

  说完她尽力挺起胸膛,昂然走了出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