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母亲般的老师

更新时间:2018-11-21 11:36:00 作者:墨雨 字数:2394

刘桂芝站在班级内十分严肃,瞪着秦不悔。

  “你闯大祸了,快点跑,一群地痞流氓,已经将校长的办公室围拢的水泄不通!”

  她毕竟是秦不悔的班主任,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学生落在那群地痞流氓手中。

  就算他犯了天大的错,作为老师,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打死。

  她跑到这里,不是兴师问罪,也不是带秦不悔去校长办公室,而是通知他快点跑。可谓用心良苦。

  秦不悔微微皱眉,已经猜到是赵凯的老爸在闹事。他心中冷哼,这个人怎么就不知好歹,给脸不要脸?我要想收拾你,你还能生龙火虎的跑学校闹事吗?

  “刘老师我跑了,他们会找你麻烦的。”

  刘桂芝中年女子,身体早已经发福,没有了青春和美貌,却看上去朴实无华。

  她面露焦急之色:“你这孩子,要考虑到严重性。他们来头不小,一百多号人,抓住你能打个半死。不管怎么说,你是我的学生,我不能看着你被人打死。快点跑,他们也不敢把我怎样!再说了,还有校长顶着。”

  秦不悔摇头,但是对刘桂芝如此袒护自己,十分的惊讶,同时对她也生出了更加浓厚的尊敬之情。

  “刘老师你别管了,我去解决。”

  “你解决,你怎么解决?他们敲诈勒索五十万,你怎么给?再说了,他们要求你道歉,要求校方开除你!”

  秦不悔眉头皱了皱,说:“这么说校长答应了?”

  “我不知道,反正就这形势,估计校长也扛不住。你还是先回家避避风头,千万不要被他们逮住。”

  其他上课的学生,都伸着脖子,竖耳倾听。

  有的为秦不悔担心,有的却心中冷笑,暗骂他活该。

  秦不悔已经站了起来,走到桌椅过道,对着刘桂枝一鞠躬。

  然后转身,从后门飞一般离开。

  刘桂芝长吁一口气,以为秦不悔这是要离开学校,心中还在为他祈祷,千万要平安回家。

  她错了,秦不悔不但没走,而是走到了围拢水泄不通的校长办公室旁。

  他冲着人群喊道:“闪开,都闪开,我找校长有事。”

  “滚一边去,小兔崽子,怎么就没点眼力劲!”其中一个黑脸,三十岁的汉子,冲着秦不悔瞪眼。

  这些人都是第一次见秦不悔自然不认识他,以为是别的学生不开眼,这么多人闹事,他竟然傻乎乎的凑热闹。

  秦不悔冷笑着说:“校长我来了,我是秦不悔,他们找的人是我。”

  校长本来正低头哈腰,立即挺直了腰板,吼道:“都是你惹的好事!”

  “我去,原来是你惹了二牛哥,真不开眼!”

  那黑脸汉子,轻蔑地瞪着秦不悔,想一把按住他给他一个下马威。

  其他人,纷纷转身,都闪开了道,不屑地盯着他。

  秦不悔巧妙闪开,让他按了个空,前方其他还当道的人,被他硬生生挤开。

  众人都是一愣,凡是和他身体接触的人,都感觉他像是一条泥鳅,滑不溜的从身边挤了过去。

  赵二牛看到秦不悔,咬牙切齿嚣张地喊着:“你很能打,今天也要栽在我手中。现在你只有一条路可走,赔偿我五十万,跪着求我原谅。当然,赔偿的钱,你可以和学校商量着一起拿。”

  校长听后慌忙挥手道:“我们学校没钱,他惹的事情,自然他来承担。他没能力赔偿,自然有他的家长来承担。你们说的条件,我答应。我现在就当着你们的面开除他。”

  说完校长对着秦不悔冷喝:“都是你这种学渣,不,说你学渣都夸你了,你这个地道的人渣。像你这种社会的蛀虫,就不该留在学校,我正式的通知你,你已经被开除了”

  转悠过来,偷听校长怎么解决问题的刘桂芝,听到了校长推卸责任,骂秦不悔的话语,眉头紧锁起来。

  “校长怎么可以这样?”

  她顿时带着怒气,也挤进了校长办公室。

  “校长,你不能这么做。他还只是个孩子。再说了,我已经了解了情况,是他们有错在先,秦不悔是见义勇为。你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开除我的学生?”

  “刘桂芝你给我闭嘴,还嫌事情不够大吗?”校长拿出自己的威严,拍着桌子。

  然后,他指着秦不悔,轻蔑地说:“就他,我也了解。三天两头惹是生非,打架斗殴常有的事。走出校园,也是社会的蛀虫,早就该开除了。”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一个孩子?”刘桂芝面红耳赤,气得浑身打哆嗦。

  秦不悔心头瞬间也燃起了怒火,恶狠狠地瞪着校长。作为校方的领导,不问清楚怎么回事,竟然说出这番恶毒的话来,简直岂有此理!

  “好……你好大的本事……好,就这破学校,老子还不想呆下去呢!”

  他冷哼着,看着赵二牛得意地冲着他笑,那张欠抽的脸又痒了。

  赵二牛坏笑着,说:“嘿嘿,小子跟我斗,你嫩的很!”

  秦不悔怒火中烧,冷冷的道:“嗯,很好,看来我们只能公事公办!”

  于是秦不悔打电话报了警,很快纠察队的人前来,这些人依然气焰嚣张。

  李昌正好赶上,看到是秦不悔,嘴角一抽。

  赵二牛恶人先告状,说:“你们可要为我做主,这恶棍打伤了我儿子,还在医院躺着呢!”

  李昌对赵二牛并不陌生,这家伙经常和纠察队打交道,无赖无耻出了名。

  他瞪了赵二牛一眼,喝道:“行了,你们这是聚众闹事,还是在校园。就你么这种行为,能在监狱待上一段时间了!”

  “纠察队同志,我们是受害方!”赵二牛摆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是吗?你说说,怎么受害了?”李昌冷笑,开始做笔录。

  秦不悔一直淡淡地笑着,也不说话。

  “我儿子赵凯,路见不平一声吼,看到这小子调戏良家妇女,于是乎就拔刀相助。谁知道技不如人,就被这恶棍打了!”

  “就算这样,你们可以选择报警,跑这里闹事算什么?”李昌嗤之以鼻。

  “我这不是怕挨打,找人助助威!”赵二牛嘿嘿笑着。

  李昌笑着对着秦不悔点点头,秦不悔也点点头。

  “秦……秦爷,现在该给你做笔录了?”

  “秦爷?什么,你说他是秦爷?”赵二牛也听说过自己的老大说过秦爷名号,心头猛颤。

  李昌冷冷一笑,“怎么,秦爷你不认识?”

  “呃……”赵二牛愕然,想到自己的老大说过秦爷,那是神一样的人物。天呀,他就是秦爷!

  瞬间,他感觉浑身直冒冷汗。

  “咣当”他突然诚惶诚恐的跪倒在地,“啪啪”给了自己两个巴掌。

  “我错了,秦爷我知道错了!其实,是我儿子惹了事,秦爷别和我们一般见识!”

  瞬间校长、刘老师目瞪口呆,他们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尾呀!这气焰嚣张的“受害者”竟然下跪了!

  李昌看了一眼秦不悔,大有征求的神色?

  “不用看我,既然他认罪了,就抓呀!”

  一听秦不悔这话,轰隆隆,人群骚动,一百多号人转眼间跑的没了影,只剩下苦逼认罪的赵二牛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