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叫人来

更新时间:2018-11-03 18:52:57 作者:墨雨 字数:2278

秦不悔冷哼一声,手猛然探出,将他的手反拧,疼得黑脸汉子,直冒冷汗,身子也挨了半截。

  “应该滚的是你们!”秦不悔猛然一推,黑脸汉子踉跄倒地,打了个滚才站了起来。

  “王八蛋,你是谁?少管闲事!”

  “知不知道,这娘们欠了我们钱?我们要账天王老子也管不着!”

  其他汉子嚣张地怒吼,张牙舞爪。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秦不悔有些理亏,脸色缓了下来。

  “就算欠钱,你们也不能追着她满大街打呀!”

  红毛阴冷笑着,已经掏出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威胁说:“我劝你少管闲事,我们你根本惹不起。如果你是他的亲戚,就想法帮她还账。如果和她毛钱关系没有,立即滚蛋!”

  此时,秦梅已经从圆梦诊所走了出来,走投无路的孙菊香,抱住她哇哇大哭起来。

  “菊香,你这是怎么了?”

  “他们……他们逼着我还钱,不还钱,要砍了我的双腿!”

  “你怎么就欠别人钱了?前几天,我不刚借给你十万吗?”

  “那……十万远远不够,还利息都不够。”

  秦梅眉头微微一皱,目光严厉:“你借了高利贷?”

  孙菊香点点头,怯懦地说:“我……我也是被逼的。本来我想买点好的车,从他们这里借了五万块。谁知道一个月,他们给我要五十万,不给就打人。我东挪西筹,还了四十几万,结果还说差他们五十万。这钱,越滚越多!”

  秦不悔听着,心头的怒火再度升了起来,原来是套路高利贷呀!

  孙阿姨对他不错,有时候比亲妈都好。他早已经把孙菊香当亲姨看待。

  平时孙菊香戏称秦不悔也是她的儿子。其实,秦不悔也对她特别亲。秦不悔还记得,三岁的时候,老妈出差半个月,那时他特别胆小。这半个月都是孙菊香陪着他一起睡,他睡觉有吃奶才能睡的习惯。

  孙菊香被他吃奶睡了半个月,当时孙菊香还没结婚,被一个小男孩这样,有些尴尬!但是想想一个小屁孩,以后自己有孩子,还不是又被他吃又被他摸的。

  也正是这份特殊的情谊,秦不悔也几乎把她当亲妈一样看。

  眼前放高利贷的这些无耻之徒,将孙菊香折磨成这样,还嚣张的满大街追打,实在可恨!

  “小子,别对我们瞪眼。我们可是合理合法,借钱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情。”黄毛青年狞笑,凶狠。

  套路高利贷,借他们一万,能让你倾家荡产。而他们,逼着一般人,写下更大的欠条。弄一些虚假的合理合法证据。

  等你想还钱,他们会千方百计,让你违约。然后钱滚钱利滚利,让你永远欠着他们。

  这些套路,秦不悔偶尔翻看新闻的时候看到过,没当回事。没想到这样的套路,竟然上演到他在乎的人身上。

  “合法,我呵呵,披着合法的外衣,干些无耻的勾当!”秦不悔冷笑连连,向着黄毛勾勾手。

  “欠钱,可以还钱。但是你打人就不对。你打的可是我亲姨,你打她一下十万,算算你们打了她多少下。将这笔账算完,我还你们的钱。”

  “卧槽,你怎么不去抢银行?”黄毛咋呼着,吼着,“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不信!”秦不悔猛然冲过去,黄毛反应也很快,匕首对着秦不悔扎了下来。

  秦不悔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咔嚓”手臂骨折。

  “啪啪”他的另一只手,一反一正,给了黄毛两耳光,顿时黄毛脸浮肿的像猪头。

  秦不悔还不解气,“砰”一脚踹出,直接将他踹飞出去,滚落在马路上。

  突然一辆宝马x5冲了过来,紧跟着急促的急刹车响起。如果不是车主刹车刹的快,黄毛的小命已经没了!

  车主吓出了一身冷汗,打开车窗玻璃,把头伸出来准备骂人。

  但是秦不悔杀人般的眼神,瞪了他一眼,他吓得慌忙将脑袋缩了回去。车主稳住心神,看看后面没车,倒一下车,绕过黄毛,飞速离开了!。

  其他人见秦不悔发起恨来一脚踹晕一个,吓得立即向后倒退。

  但是,等他们觉得距离安全了,依然狂妄地叫嚣。

  “小子,你死定了,二狗打电话叫人!”

  秦不悔不屑地冷笑,说:“叫呀,随便你怎么叫,不论谁来,总有讲道理的。当然,对付这些无耻之徒,用不着讲道理!”

  孙菊香望着秦不悔依然很瘦弱的身影,却一下打倒这么多人,一刹那这个瘦弱的身影,在他眼中变得高大了许多。

  “梅梅,咱儿子什么时候这么能打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秦梅望着自己的儿子,也在目瞪口呆。

  片刻之后,一个高大的汉子,简直鹤立鸡群,带着十个小弟急冲冲的赶来。

  高大汉子也是光头,头顶上有一道特别亮眼的刀疤。他满脸横肉,小眼睛带着狂霸的冷光。

  这样的人,往一般人面前一站,就会让人害怕。

  高大汉子的嘴特别大,嗓门更大,看到收高利贷的小弟吃了亏,立即怒瞪秦不悔大吼起来。

  “王八蛋,敢打我的人,活腻歪了!”

  从附近经过的赵小凤三十几岁穿着上看着特别光鲜,本来看到这阵仗准备掉头就走。看到高大汉子,却突然温柔地笑了起来,“这不是三爷吗?什么人不开眼得罪了三爷?”

  “嗯!”三爷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三爷是附近几条街道的大混混,比狼崽这样的小混混有名气多了。

  赵小凤不过和郝三见过一面,觉得这样的人物很牛,呼风唤雨的,有巴结的意思。

  郝三见过世面,怎么可能对她有印象,只是出来混的,人家对自己尊敬是好事,没有利益之争,他也会“友好”地点点头。

  赵小凤顿时两眼放光,这样的人物,竟然对自己点头了!

  这下她更来劲了,对秦不悔几人讥讽起来。

  “小子,怎么这么没眼力劲,三爷都来了,赶紧跪下赔罪。三爷或许一高兴,高抬贵手,留你一条小命呢!”

  “滚!”秦不悔瞪了她一眼,见她三十几岁,皮肤很白皙,可惜长得不怎么样。尤其巴结人,尖酸刻薄的模样,让人想吐。

  被秦不悔一吼,加上秦不悔可怕的眼神瞪着她,她吓得腿软,不自禁向后倒退三步。

  但是,她向来是泼辣蛮横的女人,又依仗着有郝三一帮人,觉得吃亏哪肯罢休。

  “狗玩意,老娘好心帮你,你却当成驴肝肺了!三爷一怒,你就等着下地狱吧!”

  “哪来的贱女人,不分青红皂白乱说话。”秦梅望着突然查话的女子也怒了,“滚,不然我撕烂你的嘴!”

  赵小凤冷哼,“现在嘴硬,等会你们会跪着趴着求三爷,等着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