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收拾狂少

更新时间:2018-10-17 09:47:29 作者:墨雨 字数:2705

“扑哧!”杨雨欣梨花带雨着,反而被秦不悔的话逗乐了!“你还知道自己是流氓,流氓哪来的名誉?”

  秦不悔见她笑了,立即轻松很多。

  “笑就对了,刚才你还骂我小狗呢!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们女生,见到宠物狗,又是抱又是亲的。一亲都是满嘴的狗毛!小狗,有我这个大活人可爱吗?你们怎么不抱着我亲?”

  “你……”杨雨欣不再哭,看上去也轻松了不少。“有时候真羡慕你!成绩一塌糊涂,却笑得如此灿烂!”

  “这话我不爱听。我也想学习好呀!可是,没有我为你垫底,能显露出你的优秀来?”秦不悔嘿嘿笑着,“所以我说,你请我吃饭,理所应当!”

  “歪理邪说!不过,若是我能像你一半的开朗,我也不至于压力这么大!”杨雨欣摇摇头,“走吧,去星巴克,我请你喝咖啡。”

  “好呀,有美女陪,就是给我喝毒药我也愿意!”

  两人进入附近街道的星巴克,找了靠窗的桌子坐下。

  杨雨欣点了杯卡布奇诺,秦不悔点了杯拿铁。

  这种高雅的场合,秦不悔还是第一次进。不过,对于咖啡的名称并不陌生,也不至于出洋相。

  杨雨欣眼神很是忧郁,望着窗外,显得楚楚可怜,让人心疼。

  秦不悔一直盯着她,眼睛都不舍得离开。

  “她到底在愁苦什么?不单单失忆那么简单吧?”

  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仙女姐姐的声音,“我可以帮你探查她的心事,以后等你强大起来,可以修炼读心术,就知道别人在想什么。”

  而仙女姐姐说话,别人听不到,只有秦不悔自己听到。

  “真的?”秦不悔一激动,把话说出口,吓了杨雨欣一跳。

  “什么真的?”

  “呃……你的胸真大!”秦不悔讪讪笑着,杨雨欣刷地脸红透了,“你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秦不悔一本正经地道:“我是很纯真的人!说的都是眼睛看到的事实,大就是大,有必要说谎吗?要不,我叫两个人,让他们说说,我说的对不对?”

  “你……千万别!”杨雨欣吓得连忙摇头。

  “哈哈哈……瞧你吓得,我有那么弱智吗?”

  “有……有点!”

  “……”

  很快,仙女姐姐已经读过杨雨欣的心,知道她为了将来嫁给一个不想嫁的人而苦恼,至于她的那段忘掉的记忆,她也读不到。

  从仙女姐姐口中,秦不悔才知道,眼前漂亮、温柔的女神,大有来头。她爹是天远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天远有限公司,虽然称不上厉害的大企业,却也拥有上亿资产。杨雨欣这样的家庭,对于秦不悔这种普通家庭来说,已经是在天上了!

  “呃……”这下秦不悔彻底惊呆了,暗自惊叹,这丫头有如此强大的家庭背景,却在如此普通的中学上学,还如此低调,实在匪夷所思!

  家里如此有钱,上贵族学校才对!上学、外出,还不得豪车接送,有保镖保护。

  他四处寻找,看看有没有保镖在附近。确信没有,才放心了。

  “你爹为什么这么急着给你定亲?怎么着,也得等你考上大学吧!”

  秦不悔冒出这一句,惊呆了杨雨欣。这件事,是她难以启齿的秘密。她就算看心理医生,也没将这秘密说出来。外人不可能知道!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别管我怎么知道,我想这是你心累,痛苦的真正原因!”

  杨雨欣摇头苦笑,“我的人生,不被自己掌控,这才是最悲哀的地方。我爱谁,嫁给谁,我说了不算。别人已经活在了社会主义的红旗下,我却还停留在过去的包办婚姻时代!”

  这时不远处有个花花公子,搂着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走了过来。两人的身后还跟着三人,都穿得花里胡哨,走在大街上,别人还以为是混黑社会的。

  花花公子嘴角噙着带有攻击的微笑,人还没走过来,已经开口说话。

  “哎呀呀,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杨大小姐,不是从不接受别人邀请,怎么今日有闲情来星巴克了?让我看看,谁这么大福气?”

  来人田云良,头发梳得油亮,苍蝇落在他头上也得劈叉。

  他是丰业集团的少东家,丰业集团比天远有限公司财大气粗多了,比天远有限公司又高一个档次。

  “我爱接受谁邀请,就接受谁邀请,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你可是我的未婚妻,和别人鬼混,若是传出去,我的脸还怎么要?”田云良脸冷了下来,丢开美艳女子走上前,一把按住秦不悔,拿起服务员送来不久的拿铁咖啡,直接浇在了秦不悔的头上。

  “我还没玩上的女人,你也想染指,活腻歪了!”

  若是别人,遇到这阵仗,早就吓尿裤子了。而且,一杯滚烫的咖啡,浇在头上,还不烫得像杀猪一样嚎叫。

  但是,秦不悔却一动没动,任凭咖啡从头上流淌在脸上。咖啡虽然滚烫,比起中午时候,雷劈的温度差远了。

  “你太过分了!”杨雨欣愤怒地站起来,很是担心秦不悔被烫坏了。“不悔同学,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

  “咳咳,还好!”杨雨欣这个时候关心他有没有烫坏,让秦不悔有些受宠若惊。若是别的大小姐,才不会关心别人的死活,遇到这种事情,估计骂两声,立即走人,怕在这里丢人现眼呀!“我的头发确实干枯,能够喝点咖啡滋润一下无妨!”

  “哎呀,我去,还挺幽默!”田云良目光凶狠,手上的劲更大了,他恨不能捏碎秦不悔肩膀的骨头,听着他惨叫。“你知道我是谁吗?敢泡我的女人,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田少这就是你的未婚妻呀!”美艳的女子,撇撇嘴,一脸的刻薄。“就这货色,烂大街了,田少也喜欢?”

  田云良无耻地笑着:“谁喜欢她,我喜欢的是你!”

  说着他冲着美艳女子,飞吻一口。

  “立即把你的脏手拿开,舔干净我头上身上的咖啡,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怀疑人生!”秦不悔皱皱眉头,暗道:这混蛋真无耻,自己在外面鬼混,拈花惹草,却来限制杨雨欣的自由!

  田云良一愣,接着哈哈哈大笑起来,就好像他听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他身后的几个家伙,一个比一个笑得夸张,有的捂着肚子,有的趴在邻桌上大笑。

  “我去……哈哈哈……这个傻叉,死到临头了,还敢说大话!”

  “你大爷的,笑死我了!敢对田少如此叫嚣的你还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傻逼,跪地求饶,还来得及!”

  杨雨欣就算再柔弱,听着这些人对秦不悔的侮辱言辞,也愤怒了。

  “田云良你自己拈花惹草,有什么脸说我?我和我同学只是喝杯咖啡,难道我这点自由都没有?别说,我还没嫁给你,就算真的嫁给你,你也没这个权利限制我!”

  “嘿嘿,我就不允许你和别的男人喝咖啡,还不许你和男人说话!我见一次你和谁说话,我打断谁的腿!”

  “你……”杨雨欣气得直哆嗦。

  秦不悔冷冷一笑,猛然站起,身体一抖,田云良按着他肩膀的手滑了下来。田云良脸色大变,绝对没想到秦不会力气竟然这么大。等他发现,秦不悔不是一只猫,而是一头猛虎的时候已经晚了!

  砰,秦不悔一个肘击,正中他的胸口,他顿觉胸口像是碎裂了一样,惨叫一声,连退两步。

  秦不悔猛然转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猛然一拉,就将他拉过来,砰,另一只手击中他的背部,将他打得趴在了桌子上。

  桌子震动的厉害,差点塌了,杨雨欣的那杯咖啡被震的倾翻,流淌到了田云良的脸旁。

  “垃圾,你有什么脸要求她?我明确的告诉你,就你这德性,别说杨雨欣不会嫁给你,就算真嫁给了你,我也会给你戴绿帽子!”

  “啊……”杨雨欣羞臊不已,“秦不悔你怎么和他一样混蛋,胡说八道什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