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身世有了眉目

更新时间:2018-11-28 11:48:00 作者:墨雨 字数:2154

乞丐的眼睛贼亮,八字胡很有个性,那破烂的帽子,已经失去了真色而他笑起来,很是玩味。

  秦不悔定眼仔细一瞧,加上自身灵敏的感应,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哎呀,我去,你是福尔摩斯、柯南!怎么成这熊样了?”

  张峰贼兮兮地,说:“请叫我侦探张峰!你爷爷的,你倒是潇洒风流,哥被人追害了大半个华夏,总算捡了条命回来!”

  秦不悔无语,白了他一眼,说:“你上次话说的不够明了,你说唐家的人要害我。我没得罪过燕京唐家的人,再说了,你一个小侦探,他们至于满世界追害你吗?”

  “你知道个屁!我无意间,跟踪调查唐俊凯,发现了他其他秘密。唐俊凯就是我说的那个神秘男子。你可知道他的身份?”

  “我怎么可能知道!”

  “嘿嘿,不知道就好,想不想听?”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张峰伸出右手,做出点钱的动作,暗示秦不悔给钱。

  秦不悔瞪了他一眼,说:“怎么,抽风了?”

  “嗨,你这人,怎么就不上道。我冒着生命危险,调查来的资料,你怎么也得表示表示!”

  “难道又要去五星级酒店,请你吃一顿?”秦不悔皮笑肉不笑,说:“说吧,如果对我有用,我给你三万。”

  “咳咳,有点少,你可知道,我差点被人害了!”张峰肤色暗沉,笑起来很是瘆人。

  秦不悔转身就走,说:“不说算了,小爷我才没功夫陪你。反正姓唐的想害我的话,还会再来,我不急。”

  “呃……成交!”

  张峰回应着,从脏兮兮的怀中掏出一个资料袋,递给秦风。资料袋已经被磨损得油亮,上面也沾着油迹,还有他身上的汗臭味。

  秦不悔皱着眉头,接过资料袋打开,里头是唐俊凯和陌生人来往或者独处的照片。

  一页文档上,写着唐俊凯的履历。

  看过他的履历,秦不悔眉头皱了再皱。

  “他作为唐家的独子,简直就是贵族子弟,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你是不是弄错了?”

  “不会错!我猜想其中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这个人心狠手辣,你第一次出车祸,就是他找人要撞死你。失败之后,他又利用了田云良,想借刀害人。最近被烦心事缠身,没时间理会你,等他空闲下来,想到你,肯定还会再来害你!”

  “动机是什么?”

  秦不悔实在想不通,一个和自己素不相识的人,竟然要害自己,而且还是接二连三。

  “至于动机,就是另一项业务。秦爷,这个费用……你看我,都这样了,差点没了命,你不会赖账吧?”

  “哈哈哈,辛苦了,你看我像赖账的主吗?”

  说着秦不悔,给他的账户转了三万块钱。虽然口袋有点紧吧了,也不能亏了人家的血汗钱。

  “你住在什么地方?我很好奇,一个私家侦探狗窝,会不会布置满了机关?”

  “这个你可说对了,我的住所,绝对机关重重。作为侦探,难免调查到一些大人物核心的秘密,弄不好就会被人害了灭口。没有点活命的本事,还真干不了。至于我的住所,我不会告诉你的。嘿嘿,再会!”

  说完他挺直的身板,立即变得像个麻虾,向着街道另一端走去。

  “别说,你的伪装真的有点水平,如果不是我修为增加,还真看不出你是谁。”望着张峰走远,秦不悔将资料撕得粉碎,

  资料上的内容他早已记在了脑海中,这些已经不需要了。

  他暗自揣摩:“唐俊凯四大家族唐家嫡系子孙,唐家家大业大,到了他这一代,他却是一个独苗。而他的父亲唐纪风却走的官场,如今已经是鄂北省的一把手。

  ”

  “而唐家的产业,也遍布华夏各地,在各大华丽的都市,都有唐家的房产。”

  “唐纪风,唐俊凯,我们没有任何交集,怎么就要害我?”

  揣摩着,他给刘繁荣打了个电话。

  “师父有何吩咐?”刘繁荣很恭敬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

  “鄂北的一把手唐纪风你可认识?”秦不悔问。

  “听说过此人,为官清廉,被誉为现代的包青天。他的家世显赫,有强大的唐氏家族作为靠山。”

  “哦……会不会是沽名钓誉?”

  刘繁荣说:“但这个人应该确实会为老百姓做些实在的事情。师父怎么突然问起他了?”

  “他的儿子莫名其妙的就找上了我,至少暗中害了我两次了!”

  “啊……这……这不可能!师父你和他儿子不在一个地方,也不可能得罪他呀?”刘繁荣惊讶地说。

  “问题就在这里!我感觉莫名其妙!算了,可能那个私家侦探弄错了,挂了!”

  挂断电话,秦不悔依然皱着眉头,被这个问题弄得云里雾里。

  只是片刻,刘繁荣竟然将电话又打了过来。

  “怎么了?”秦不悔扬扬眉毛。

  “师父还有一件关于唐纪风的事情,那就是他年轻时候鲜为人知的一段恋情。我仔细想了想,应该告诉你。”

  “嗯?你也喜欢八卦!”秦不悔微微抬高声调。

  刘繁荣嘿嘿笑着说:“就当我八卦一回吧。唐纪风年轻的时候,帅呆了。用现在的话来说,绝对是高富帅!他曾经和自己同学相恋了三年,结果等到毕业,两人还是被唐家的老爷子棒打鸳鸯,给打散了。而这个女子,特别的倔强,吃了很多苦。当然,也都是传言,没有人得到证实。传言女的为了他甘愿守身如玉,一直等着他。”

  秦不悔的神色一滞,竟然不自禁的联想到了自己的老妈和那个神秘陌生的老爸。

  瞬间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你可知道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

  “好像……好像叫秦芳!对,就是秦芳。还和师父一个姓!”

  听到这里,秦不悔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妙的预感。

  “我知道了!”秦不悔快速挂了电话,飞速冲回圆梦诊所。

  此时秦梅正在听着优美的旋律,躺在椅子上,静静享受独处的好时光。

  平时忙着照顾病人的情绪,为病人解惑,安抚病人受伤的心灵,她难得空闲下来,好好安静地享受一会。

  秦不悔关掉她的音乐,很是严肃。

  “秦芳,你究竟要隐瞒我到什么时候?”

  闻言秦梅脸色大变,猛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震惊万分地望着秦不悔。

  “你……你怎么知道……我……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