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吓孬种了

更新时间:2018-11-06 07:21:00 作者:墨雨 字数:2490

十楼走廊虽然宽敞,突然涌现一百号人,还有人陆续上来,而且这些人都是带着土枪,穿着军装,庄严无比。

  护士、医生、病房内的病人全部惊呆了!

  “这是怎么了?”先前献媚田鸿运的大夫,看着走廊内全部是兵,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很聪明,自然已经猜到,这是和田鸿运有过节的人请来的人。刚才持枪的可是李司长,他调动也只是调动纠察队队员,怎么可能调动军队!难不成,我说的人当中,有军队中的官员?

  天呀!想到这里,他浑身冒着冷汗!得罪人了,得罪人了!他灰溜溜,跑进了厕所,再也不敢出来了。

  “什么情况?”李昌也是一脸的懵态。

  副官带着人马冲了过来,李昌慌忙迎了上去。

  “同志,我是李司长,请问出什么事了?”

  他伸出手和副官握手,怎么说自己也是纠察队司长,军队也得给几分薄面。

  赵副官是个粗野的汉子,豹眼圆睁。

  “啪”直接给了他一巴掌。

  “你奶奶个锤子,谁给你的权利抓我们的司令?”

  “司令?”李昌的脸火辣辣的烫,被打了,此刻却不敢嚣张。没办法,对方一百多号,不对,二百号人,已经分左右将整个走廊封堵。

  他脑袋再锈,此刻也看出来了,这次是真的摸了老虎屁股。他心中哀嚎:“那个被他叫土鳖的家伙,可能就是这人口中的司令。军区司令,天呀!我怎么撞上他了?”

  他低调的像孙子,赔上笑脸:“这个,误会了。当真是天大的误会!”。

  三个警员见眼前的阵势完全吓懵了,双腿都在发抖。要是开战,自己肯定都成马蜂窝呀!

  “误会你奶奶个锤子!司令这么雄壮,你看不出来?奶奶个锤子,敢铐我们司令,活腻歪了!”

  副官瞪着眼,十分凶狠,他的土枪,指着李昌的脑袋。

  田鸿运看上去也很害怕,但是他咽不下这口恶气,嚷嚷着:“军人怎么了,人多就无法无天了!你们眼中还有没有王法?”

  “噗嗤”秦不悔被他的话逗乐,鄙夷地说:“我和你们讲王法的时候,你们一副老子就是王法丑恶嘴脸,现在我们人多了,你却和我讲王法。”

  “哈哈哈……”刘繁荣也忍不住大笑起来,说:“李司长先前你好嚣张!你不是代表王法吗,代表给我看看。”

  想象先前的行为,自己不但辱骂眼前的这位,还摔了他的手机,脚还踩了几下羞辱,当时是痛快了,可是现在却是要自己命的毒药呀!

  李昌冷汗直冒,脸都吓紫了。现在可不是丢个司长的问题了,弄不好自己的小命都没了!

  “噗通”他很没节操的跪在刘繁荣面前。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司令,刘总司令,你就当我是个屁,放了吧!”

  到现在他若是还不知道,刘繁荣就是军区的总司令,那才是傻到家了。他很清楚,刘国富的家庭背景,知道他有个中将老爹,中央都有关系,而且还有一个在江城当军区司令的弟弟。但是,他不认识刘繁荣,刚才刘国富也没点破。万万没想到,自己羞辱的,就是这位司令呀!

  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已经后悔的开始怀疑人生!

  “哎,给我跪下算什么,我就是一土鳖。”刘繁荣扬起眉毛,心中暗骂:“老子脱了军装,换身普通人的衣服,就真的这么土?”

  “啊……”李昌身上冒出来的冷汗,可以用碗来量了,诚惶诚恐赔罪,“我是土鳖,我全家都是土鳖,我祖宗八辈都是土鳖!”

  看着李昌奴颜婢膝,强颜欢笑,像狗一样摇尾乞怜,秦不悔越觉得这家伙好恶心。

  赵副官的武器猛然对准,不服气叫喊着要王法的田鸿运。

  “你奶奶个锤子!铐了我家司令,好叫嚷着我们没王法。王法是你家的?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问过我手中的枪没?奶奶个锤子,再瞎嚷嚷,我直接突突死你。你以为,我家司令是这么好铐的?你正在扣押华夏总要官员,懂不懂?”

  田鸿运吓得一哆嗦,慌忙闭嘴,但是双眼都是怨毒之色。

  就算如此,又能如何,论权利他没人家大,论财力也比不过,他这下是满盘皆输。本以为自己高高在上,想弄死秦不悔,像捏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他万万没想到,秦不悔竟然和刘家有很深的渊源!没弄死他,儿子却接连的被他虐。越想他越觉得憋屈,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

  结果他硬生生气得血压飙升,心脏病犯了,摇晃一下一头栽倒在地。

  “呃……”副官看到倒地有些傻眼,“奶奶个锤子,我以为多了不起的人物,竟然是个锤子,这么不经吓!”

  秦不悔看了田鸿运一眼,判断他是心脏病犯了。

  “他有心脏病,叫大夫,不然他会死。”

  “死就死了,和我们有毛关系?”副官撇撇嘴,觉得田鸿运该死。

  杨雨欣吓得抓住秦不悔的手臂,柔声说:“要出人命了,他虽然可恶,罪不至死,救救他吧!

  刘国富是菩萨心肠,自然不会看着田鸿运死。

  “三弟,出出气得了,别真的出人命。出了人命,大家都不好收场。”

  “得嘞,我也懒得和这家伙计较。副官,让人叫大夫救他。”刘繁荣耸耸肩,大度地笑笑。

  这时士兵们已经喊起:“大夫,救人!”

  医生办公室的大夫们,哆嗦着跑了出来,在士兵让开的道路中奔跑,浑身不自在。

  田鸿运本身有治疗心脏病的药物,施救的大夫,为他吃下药,让他稳定了一下,他很快缓了过来。

  李昌心中暗道:“最好田鸿运死了,事情闹大,或许我还有一线生机!”

  “我不和一个病人计较,但是我们的账该清算了吧!”刘繁荣冷笑,眼神像是杀猪刀,盯得李昌浑身难受。

  “刘司令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您饶了我吧?”李昌苦苦哀求。

  “奶奶个锤子,这么没眼力劲,快给我们家司令打开手铐呀!”

  “是是是……你们三个,发什么愣,快,快打开手铐!”

  听到李昌的命令,吓得腿直哆嗦的三个警员,慌忙去为刘繁荣解手铐。

  结果三人撞在了一块,脑袋砰脑袋,痛得难受,却不敢出声。

  “闪开,让他自己来!”刘繁荣喝道。

  三人像是触电一样,慌忙躲开。

  李昌哆嗦着爬起来,嘴唇都在哆嗦,说:“理当我亲自打开,刘司令受苦了!”

  “哼哼,不苦,好着呢!我师父,有罪吗?”

  “啊……没罪,没罪,是我有罪。”李昌又快速为秦不悔打开手铐,但是秦不悔将手移开,手猛然用力。

  “咯嘣”手铐直接断裂,掉在了地上。

  众人看到这一幕,倒吸一口冷气!

  李昌吓得差点尿裤子,原来人家是高手,隐藏的真深!他要是反抗,想要我的命,岂不是分分秒秒把我弄死。今天捡回了一条命呀!怪不得刘司令都叫他师父!

  赵副官本来对司令叫秦不悔一个小屁孩叫师父,心中很不服气,正琢磨着事情了了,杀杀他的威风。

  此刻,看到秦不悔露的一手,嘴角一抽。心叫:“奶奶个锤子,幸好没莽撞,不然能被他虐死!”

  杨雨欣瞪着秦不悔,也完全被惊呆了。

  “徒弟还有件事麻烦你。”秦不悔望着众人惊诧的目光,反而面色平静,淡然。

  “师父,请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