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使诈

更新时间:2018-10-28 13:55:00 作者:墨雨 字数:2467

秦不悔并没下单车,他望着田云良等人吓得像受气的小媳妇,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杨雨欣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她怀孕了,她怀孕了,她怀孕了。”

  “轰隆”田云良感觉被雷劈中了,脑袋“嗡嗡”炸响,肺都快气炸了。心中怒吼:“杨雨欣可是我的未婚妻,我连她的小手都没摸过。她竟然有了别人的孩子!天理难容!”

  但是,他就算心中的怒火,能烧半边天,这个时候也只能选择沉默!

  秦不悔看着田云良被气个半死,想发怒,却不敢怒,估计已经憋出了内伤,笑得更加灿烂了。

  “嗯,你知道就好。回去告诉你老子,退婚。杨雨欣是我的女人了!”

  说完他骑着单车,得意洋洋地走了

  等秦不悔走远,吓孬种的混混们,才将田云良再度抬起来。偏偏这个时候,昏死的倒霉蛋爬了起来,晕头转向,摇晃着向他们走了过来。

  有人打开强光手电筒,对着倒霉蛋一照。

  倒霉蛋惨白的一张脸,活脱脱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死人”。

  “啊……我去,炸尸了……”

  又是一番惊心动魄……

  江城第一人民医院,一号贵宾病房内,田鸿运老脸拉得老长,神情阴郁无比。

  儿子被打成这样,他岂能不恼怒,这口恶气简直不出不快。

  此刻,田云良多处打上了石膏,躺在病床上“哎呀哎呀”地叫唤。

  “爸疼死我了,气死我了,我一定要弄死秦不悔!”

  田鸿运眉头深锁,阴沉沉地说:“放心,他会受到惩罚的。我必须让他饱受十几年,不,几十年牢狱之灾,方才解恨!”

  “做什么牢?直接找人弄死他,我们对他不能太善良!”

  对于田云良来说,只有将秦不悔尽快的弄死才解恨。

  “行了,你好好养伤,我会安排的。那个杨雨欣,你准备怎么处理?未过门的媳妇,有了别人的骨肉,这事情若是传出去,我的老脸都丢尽了!这件事,要低调处理,千万不能宣扬,丢不起这人!”

  “我……我连她的手都没摸过。”田云良想起这事,恨得咬牙切齿。

  “这个贱女人,不能便宜了她。就算她怀孕,我也不会放过她。让她把孩子打掉,我不会退婚。我要娶了她!”

  “你这孩子,太固执了。天下好女孩多的是,她有什么好?她根本配不上你!”

  “这不是配不配的问题,我心里不痛快,绝对不能让她痛快!”

  “好好好,这事我依着你。不过,我得给杨家施点压力,让杨袁峰知道,她女儿就是烂货,根本不配我儿子。就算娶她,也不会风光的娶。”

  说完,田鸿运离开病房,拨通了一个电话。

  “贾于,给我解决一个人,处理干净点,价钱五百万。等会,我让人把资料给你!”

  ……

  杨袁峰被田鸿运训斥一番之后,得知自己的女儿竟然如此不检点,肺都快气炸了。

  他本来在外地,连夜让司机驱车赶回家中,等到了家里,已经是凌晨五点。

  夏天的五点,天刚微蒙蒙亮,杨家的豪宅内,已经响起了怒骂声。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说,你肚子里是谁的种?”

  杨雨欣这几日本来就失眠多梦,此刻才刚刚睡下,就被强行拉了出来。

  突如其来的指责,让她一脸的懵,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看着女儿发愣,杨袁峰的怒火更大了。

  “看来你是想沉默对抗我,看我不打死你!”

  “啪!”

  他狠狠地给了女儿一耳光,这一耳光将杨雨欣打醒了。

  “爸爸……你……”

  “我不是你爸,你是我祖宗!说,你和哪个野男人胡来,有了孽种?”

  他的吼声,将乔玉衫吵醒。

  乔玉衫杨雨欣的后妈,四十来岁,风韵犹存,穿着薄如蝉翼,半透明的睡衣,身材火辣勾人。

  她打着哈哈,走出房间,问:“老杨呀,大清早的,你打她干什么?”

  “干什么!我的脸都被他丢尽了,杨家也被他害苦了!这该死的妮子,在外面偷偷找了男人。那男人还把田云良打个半死,那混账东西简直无法无天!”

  “啊……”乔玉衫吓得困意全无,惊叫:“这还得了!雨欣,你怎么可以这样?”

  杨雨欣呆若木鸡,很快想起秦不悔给她出的主意,心想:“坏了,我还没答应,他就自作主张这么做了!对了,好像他和田云良有个约架。不知道他受没受伤?”

  “我怎么关心起他来了?该不会喜欢上他了?这怎么可能!”

  气急败坏的杨袁峰,恨不得打死杨雨欣,抓住她的头发,拽着她向着墙上撞。

  乔玉衫慌忙阻挡:“老杨,你就是再有气,也不能打死她呀!快松手!”

  杨袁峰松手,气哼哼,骂着回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愁苦连天。

  乔玉衫皱着眉头,为杨雨欣整理衣服,责备说:“你也是,怎么能这么胡闹?”

  说完她转身也去了客厅,不过眼珠子乱转,显得特别狐媚狡猾。

  她趴到杨袁峰耳边嘀咕:“以我对雨欣的了解,她做不出这种事情。”

  “你什么意思?”杨袁峰一愣。

  “你女儿你还不了解,思想传统,却很有主见。要我说,她一直抵触我们给她安排的婚姻,我估摸着她在说谎。”

  “你的意思,她根本没什么野男人,也没怀孕?”杨袁峰瞪大双眼,眼中燃烧起了希望。

  田家的雷霆之怒,他可承受不起,闹不好会倾家荡产!

  “她有没有小男朋友我不知道,我敢断定,她绝对没怀孕。用个怀孕试纸,测试一下她不就清楚了。再不行,去医院做个孕检,揭穿她的谎言,多简单的事。”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看来我是一时间被气糊涂了,这事你就看着去办。不过,得确定那个野男人是谁,我得好好教训他。”

  “这个更简单,你就假装认命,让雨欣把小男朋友带回家,到时候,你想怎么对付他,就怎么对付他。”乔玉衫狡猾地笑着,春风荡漾。

  乔玉衫冲了个澡,换好火红妖娆的长裙,进入杨雨欣的房间。

  杨雨欣还在梨花带雨的哭着,父亲的无情耳光,让她痛不欲生,感觉自己完全被抛弃了。

  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更何况杨雨欣才经历多少事情。她的坚强也不过是纸老虎,要不然也不会得上轻微的抑郁症。

  “雨欣别哭了,也不能全怪你爸爸,他也是没办法。不过,你这么闹腾,田家已经解除了婚约,你也算如愿以偿了。我劝通了你爸爸,他已经面对了现实,决定要见一见你的小男朋友。”

  “啊……”杨雨欣丹凤眼瞪大,惊讶得一时间没缓过神来。

  “难道,你不想解除婚约?”乔玉衫巧舌如簧,哄骗杨雨欣,说:“既然你和你小男朋友已经生米做成米饭,我和你爸爸再反对也没意义,你爸爸也相通了。话说回来,这都怪妈妈,没考虑清楚给你安排了婚姻,才给你带来这么多困扰。”

  “我……”

  观察杨雨欣的表情,乔玉衫已经完全断定,杨雨欣确实没怀孕。

  她继续劝说:“听我的,带你男朋友晚上来家坐坐,让我和你爸爸为你把把关。”

  “哦……”杨雨欣完全懵了,机械地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她却不知道,这是鸿门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