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仙女姐姐解围

更新时间:2018-10-21 22:47:00 作者:墨雨 字数:2752

“你给我站住!”望着儿子夺门而出,秦梅意识到刚口气重了些,有点担心。

  本来她可以好好的和他谈,作为心理医生,心理素质肯定过硬。但是,关系到儿子,她自己都乱了方寸!

  秦梅奔跑着追出了院落,脚下一不留神,被绊倒,摔得很惨,脸都搓伤了。

  自从雷劈之后,秦不悔的听力有了极大的提高,虽然此刻已经奔跑出去很远,依然听到了秦梅的摔倒声。

  他立即停下,稍微犹豫,还是转身跑回来,将秦梅扶起。

  “你没事吧?”

  “放心,还摔不死!”秦梅没好气地道。

  秦不悔黯然神伤地说:“我虽然无赖,却也是有底线的人!你对我一点信心都没有,太让我伤心了!这些年来,你可知我的心里有多苦?别人都有爸爸,为什么我没有?小时候我一问你这个问题,你就狠狠地揍我!家中没有一张爸爸的照片,就算他是杀人犯,被枪毙了,我总有权力知道他是谁吧?”

  “我说过,不许问这个问题,永远不要问!”秦梅目光严厉的吓人,扬起巴掌,又要打他,但是手停在了半空。

  这时,醉酒的杨雨欣,竟然穿着秦梅的睡衣,走了出来。

  娘两个看到她,心中疑惑:“她醒得也太快了吧?”

  杨雨欣翻着白眼,说:“别闹腾了,让不让人睡觉?喂,大姐,你不用哭,也不用你儿子自首,他没对我做什么!”

  “大姐?”秦梅目瞪口呆,感觉这个杨雨欣怎么老气横秋,似乎比自己还老练的样子。这和清纯害羞的杨雨欣,判若两人!

  秦不悔说不出内心是感动还是酸涩,杨雨欣太给力了,真是及时雨!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呀,她烂醉如泥的像死猪,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

  “不用怀疑,其实我没醉!”杨雨欣慵懒地望着面面相觑的娘俩个。

  “啊……”这次秦不悔彻彻底底傻了,说:“你……你没醉,干吗装醉?”

  “想听故事呀,那就回你家,在你家呆着舒服!”

  说完杨雨欣大大咧咧竟然不把自己当外人,走回了秦不悔家中,本来局促的客厅,她一个人占了两人的位置,斜躺在沙发上。

  杨雨欣很美,此刻脸上挂着慵懒无所谓的表情,眼睛微微眯着,一副看透生死的样子。

  她悠悠开口:“小伙子,你也太多管闲事了!那男人侵犯她……侵犯我,关你什么事,非要救下她,呃……我?”

  秦不悔惊讶地望着她,说:“呃……你有病吧!我救你,还救错了?”

  “其实吧,我根本没醉,只是装醉。我不过是在报复男人!”杨雨欣斜着眼眉,目光在秦不悔和秦梅身上来回移动。

  “报复男人?”秦梅眉头微微一皱,说:“用自己的清白去报复男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雨欣姑娘,就算你再想不开,也不能作践自己!”

  杨雨欣不以为意地笑笑,说:“我十六岁的时候,就从乡下来到了江城。多么好的青春年华,也曾经梦想着找个白马王子,嫁入豪门。谁他娘想,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白马王子没找到,自己却成了婊子,还染上了艾滋病!艾滋病呀,大姐!我还有多少好日子过?你应该庆幸,你儿子没上我!当真上了我,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艾滋病!”

  闻听此言,娘两个同时惊叫起来,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秦不悔觉得不对,身份对不上号。杨雨欣明明是富二代,家中很有钱,她此刻怎么会说自己是从乡下来的?

  秦梅此刻也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也发现了异常,娘俩个对望一眼。

  “咳咳,雨欣姑娘你先坐着,我和不悔有事说!”

  说着秦梅拉着秦不悔,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儿子,你同学有些不对劲!”秦梅皱困惑地望着秦不悔。

  秦不悔皱着眉头,胡乱猜测,说:“是不对劲,我感觉她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会不会鬼上身了?”

  “别胡说八道!那是精神分裂!她本身就有抑郁症,你白天欺负她,晚上又欺负她,她可能被你欺负的精神分裂了。不管怎么说,这事情你脱不了干系。要不,你娶了她?”秦梅心中难安,觉得唯有这样,才能弥补杨雨欣。

  “啊……”秦不悔惊叫一声,接着苦笑了起来,说:“如果她真是神经病,我也不介意娶她,毕竟这她颜值不错。老妈,你应该问问人家愿不愿意跟我?据我所知,她家里很有钱。她不可能有艾滋病,肯定是她在胡说八道!”

  “也是,我们回去问问她!如果她真不让你负责,那就算了,只要她不告你就行!”说完秦梅拉开房门走出去。

  “妈,你怎么还不信我,我真没对她做什么!”秦不悔望着老妈的背影欲哭无泪。

  等两人都出去房间,才发现杨雨欣已经不见了。

  秦不悔担心她的安全,慌忙追了出去。但是,追了好几条街,也没找到她的人影。

  “我去,这妮子该不会真的中邪了吧?明明烂醉如泥,不可能这么快醒过来呀!刚才,那根本不是她!仙女姐姐,是不是鬼上身?”

  然而仙女姐姐没有动静,秦不悔苦笑着摇摇头,说:“仙女姐姐,不会觉得我无聊,不再缠着我,走了吧!”

  “谁说我走了,刚才我把杨雨欣送走了!”

  仙女姐姐突然又开口,秦不悔不但不害怕,反而觉得她很亲切起来。

  “我明白了,刚才是你上了她的身!”

  “对呀!你们娘两个,为了她闹得如此僵,我只好控制了她化解你们的矛盾!你放心,她明早醒来,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概想不起来。”

  “咳咳!”秦不悔哭笑不得,说:“你就算上她的身,也没必要说那样的桥段,用‘艾滋病’吓唬我!”

  “我是在警告你,洁身自好!”

  “哦,我知道了。”

  秦不悔回去,紧闭房门,拒绝和秦梅交流。

  “这都什么事!儿子,开门,我要和你谈谈心!为娘的错了,请求你原谅!”

  “别来这一套,我不会原谅你的!我睡了,别烦我!”

  “饿不饿?妈妈给你做了好吃的,出来吃点吧?”

  “别忙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吃你做的饭!”

  秦梅的笑容立即僵硬下来,火蹭地升了起来。

  “臭小子,闹闹就够了,还没完没了了!”

  “我已经决定今晚住一晚,明天离开这个家,从此之后不再要你一分钱。我要独立,我要自己养活我自己!”秦不悔冷冷地说。

  听着儿子绝情的话,秦梅的怒火几乎冲出口,但是她还是压制住了,尽量让自己不动怒,不发火。

  “行,你确实也长大了,既然这么决定,就这么去做吧!”

  说完秦梅转身就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然后蒙上被子嚎啕大哭!

  秦不悔听到她的哭声,心中有些软了。

  不行,我不能心软,不然,她永远不会告诉我我的老爹是谁!

  秦不悔硬下心肠,却辗转难眠。

  天亮了,秦梅对儿子找房子搬出去住,丝毫没挽留,她暗自咬牙,让自己的心也硬下来。她知道这小家伙想干什么?无非是逼自己说出他来,她才不会上当。

  “秦梅同学,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我真走了!”

  “嗯,我就不送了。对了,这是两千块钱,你先拿着,这是我借给你的,想着还就行。”

  强塞给他一张银行卡,秦梅头也不回走了,走出房门,来了一句,“出门的时候,把门带上,我去诊所。”

  诊所其实就在前面,这是一个带有院子的商铺,前面是商务楼,后面是院落和房舍。

  用来开诊所和居住,很是方便,当然了房租也不便宜,秦梅每年的八成收入,都交房租了。

  娘俩个过的日子,其实并不宽松!她又当娘又当爹的,真心不容易!

  “走了,比我走的还快,剧情不是这样的呀!”秦不悔傻冷在当场,“看来,我还是差了点,斗不过她!哼,秦梅同学,你等着,我早晚让你亲口告诉我,我爹是谁?”

  郁闷地摇头,秦不悔又想起了杨雨欣,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