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师兄

 作者:姚木棉 

果然会是这样。

  甄旖珂默默腹诽,傅延波上一世对自己就是这个态度,言辞冷淡丝毫不顾及颜面,就这,自己怎么可能会知道他的感情竟是那么深厚?!

  但现在知道了傅延波的真面目,甄旖珂自然敢发挥死缠烂打的精神:师兄,我师兄妹三人都有多久没聚过了,你就去嘛。

  傅延波闪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介乎于无语和惊讶之间。

  这个师妹上一次对自己撒娇,好像还是她十岁左右?

  不过如甄旖珂所料,傅延波最终还是无奈地点点头:好吧,到时若打扰了你和大师兄,可别怨我。

  就是要你多多打扰才好呢!

  甄旖珂大喜之下没控制住大脑,一个飞扑给了傅延波大大的熊抱:谢谢师兄,就知道你最好了!

  傅延波猝不及防之下被抱了个正着,慌忙张开手,整个人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倒是甄旖珂率先反应过来,飞快地钻出来站好,目光游移着不敢和面前没有表情的人对视,脸颊窘得飞红:那,那个...

  无事。傅延波放松下来,嘴角牵出似有若无的笑意,天色不早,老师夜半才会归来,师妹若无要紧事,还是早些回去吧。

  你...甄旖珂睁大双眼,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嗯?傅延波微微偏头,示意自己没听清楚。

  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甄旖珂慌忙摇头,潦草地道了个别,几乎是飞奔着落荒而逃。

  傅延波望着甄旖珂转瞬无踪的背影,良久,面瘫的脸缓和下来,胸腔中发出阵阵沉闷的笑声。

  不枉他得空就来老师这儿等待,今日真是得了个大大的惊喜。

  只不过桂子哲...傅延波沉下表情,直觉告诉他,桂子哲对甄旖珂的宠溺实在太过,总觉得哪里有些违和感。

  据说这两人马上就要定下亲事,但愿是自己的直觉出了错。

  第二日,甄旖珂在家人的调侃下起了个大早,骑上马就直奔傅延波居住的府上。这是她第一次邀约对方,还是在这么微妙的情况下,甄旖珂是生怕傅延波反悔不去,留自己一个人面对桂子哲。

  傅延波家境普通,居住的是吏部分配给属官的简陋小院,连个表明身份的牌匾也无,只在院门上挂了个上书傅延波府的小木牌。

  天刚蒙蒙亮,院里却已经灯火通明。甄旖珂翻身下马,压住心中的疑惑上前敲门,没曾想手还未接触到门板,木门吱呀一声已经从里打开,露出傅延波警惕严肃的面孔。

  这个表情甄旖珂太过熟悉,正是前世高居首辅之位的傅延波在设计正敌时的表情,心下不由一凛,脱口而出:师兄?

  见门外是甄旖珂,傅延波表情瞬间缓和下来:天还早,师妹有事?

  嗯...甄旖珂摸摸鼻头有些尴尬,我怕师兄忘记昨日之约,特来...

  傅延波了然点头:师妹放心,我记得。

  话题终结,甄旖珂视线到处乱转,半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眼见两人间的气氛越来越尴尬,傅延波主动侧身让出地方: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

  好好好。甄旖珂忙不迭地点头,一闪身便窜了进去。

  傅延波将人带到小书房,又热了茶,这才坐下来:说吧,到底何事?

  真没别的事...在傅延波似乎能看穿人心的目光下,甄旖珂声音越来越弱,自小时候开始,只要傅延波摆出正经提问的架势,甄旖珂就发憷。

  好在傅延波也没有继续逼问的意思,自顾自拿起书桌上摊开的书本:既如此,师妹休息一会,等我一起出发吧。

  甄旖珂抬眼望去,见书册封面上《谏太宗十思疏》几个大字,不由一阵头晕目眩:不是吧师兄,这么早起来竟然是要读书?

  前世甄旖珂几乎旁观了傅延波的整个下半生,没发现这位手腕通天的师兄竟是个书呆子啊!

  傅延波也不说话,只挥挥手示意甄旖珂安静,别打扰他念书。

  甄旖珂无奈乖乖闭上嘴,刚坐了一会儿就开始臀部发痒坐不住,又不敢出言打扰看书看得专心致志的傅延波,视线环绕一圈发现挂在门边的一把佩剑,眼睛一亮,拿起剑便去了院中。

  等得实在无聊,傅延波房中又无兵书可看,干脆练练剑打发时间吧。

  苏清风交给甄旖珂的是杀人剑,招招要人性命,没有半点花哨,傅延波的佩剑虽是文人专用的装饰之物,在甄旖珂手中却时时散发着杀意。

  有道是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真是一道银光院中起,万里已吞匈虏血。

  收势,宝剑回鞘,霎时间万籁俱寂,血光之色瞬间消失无踪,收敛起周身吝气,又是一青春貌美的年少女子。

  傅延波不知何时已站在门边,看着舞剑时甄旖珂的神采飞扬,眼中不掩欣赏,此时见甄旖珂收剑回鞘,不禁击掌赞叹:好剑法!

  甄旖珂随手抹掉额头滴落下的汗水,抬头去看傅延波,对方脸上虽依旧看不出太多表情,眸中却星光点点,是甄旖珂见到傅延波少有的情绪波动。

  心绪一乱,甄旖珂摩挲着掌中精致的剑鞘,顾左右而言他:抱歉啊师兄,本来想找你借的,但你在念书,我又实在无事可做。

  无妨。傅延波负手立于门边,眼中一片温和,时辰差不多了,去擦一擦,出发吧。

  甄旖珂点点头,小心地将佩剑挂回原地,又去井边打了桶水,草草地洗了把脸。初春天气回暖,倒也不惧着凉。

  若是换了桂子哲,此时定会大呼小叫着阻止甄旖珂,非逼着她换上热水才行,傅延波却只是静静地看着,既不出口催促,也不表示关心,仿佛甄旖珂做的是再正常不过的动作。

  前世的甄旖珂就是被桂子哲的各种献殷勤打动,但现在看来,桂子哲的关心仅仅浮于表面,而傅延波却是真正的出于了解。

  虽说男子体力一般来说强于女子,但在这师兄妹三人中却又有不同。

  甄旖珂自幼练武,苏清风教得又严,虽远远不及寒暑不侵的地步,但耐寒耐热早已不是寻常人能比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