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战死、真相

 作者:姚木棉 

报甄将军,前面有些奇怪,根本看不到一个人,更别说敌营的影子了。

父兄皆战死,接过复仇大旗的甄家女将,兵部尚书桂子哲发妻甄旖珂抿紧双唇,看着身后被四面黄沙遮蔽住的三千亲兵,心中涌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全军撤退!

只可惜,她预感很快便成了现实。一行人刚试图撤退没多久,只听四面八方杀声阵起,密密麻麻举着马刀的蛮族战士从各个方向涌来。

杀啊——

甄旖珂大惊失色,赤红着眼抽出腰刀大喊。

大家小心!有埋伏!

  将军——一声惊恐的喊声从背后传来。

甄旖珂闻声回头,一支闪着绿光的箭头自后方射来,径直没入甄旖珂眉心,穿头骨而过。

  将士们肝胆俱裂,纷纷惨呼着冲向甄旖珂倒下的地方。

  甄旖珂用尽全力将眉心的箭羽拔出,看到那箭炳上的傅字时,一双美眸含恨且不甘地留下最后一句。

傅延波,你狠!

  当甄旖珂重新睁开眼时,眼前是一片尸山血海,甄家军最最精锐的三千玄甲骑士无一生还,到处都是残尸断臂。

  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因为只有灵魂才能在上空飘荡而不坠落在地。

兄弟们...看着惨死在埋伏之下的同袍战友,甄旖珂心中大恨。

傅延波,傅首辅大人!你若恨我冲着我来便是,为何要故意造假情报害我父兄,更害了这些无辜将士性命以及害这万里河山?!难道你就不怕我夫君向皇上举报……对!夫君!他还在京城!

  甄旖珂一震,傅延波既已对自己痛下杀手,还留守在京城的丈夫桂子哲一定也在他的算计之中,她要回去看看!

  血腥漫天的战场上空,一缕残魂朝着京城的方向缓缓飘去。

  京城还是如记忆中一般繁华平静,即使前线大军战败的消息已经传回,影响的也只是朝中利益相关的大员,以及极少数心忧国事的士子。对天子脚下生来安稳的平民百姓却是没什么影响。

  飘到桂宅上空,甄旖珂正要迫不及待地确定桂子哲是否平安无事,却听到放着自己棺椁的灵堂内传来一声再熟悉不过的嗓音:傅大人,您这话从何而来啊?

  是桂子哲!

  难道傅延波那混蛋竟敢在自己的灵堂上为难自己的丈夫?

  甄旖珂一惊,赶紧飘到内堂准备看个究竟,却发现桂子哲正站在下首,往日深情的脸庞上是满面春风,看也不看堂中黑漆漆的棺木一眼。

  而甄旖珂心中害死自己的罪魁祸首傅延波,反而单手扶住棺椁双目通红泣不成声,另一手指着堂下堂而皇之站着的人,嗓音嘶哑字字控诉:桂子哲,桂尚书,甄老将军生前对你那么信任看重,你桂家害得他父子二人双双战死也就罢了,为何连自己的发妻也不放过!

  他在说什么?桂家害死他父兄?父兄不是误入埋伏才战死沙场的吗?

  晴天霹雳之下,甄旖珂迫不及待地看向堂下的丈夫,希望从桂子哲嘴里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可桂子哲只是满不在乎地昂起头:傅大人说得过了吧?朝堂争斗各凭本事,是他甄家识人不清败在我桂家手上,与本官等何干?

  至于甄旖珂。桂子哲眼角瞥向灵堂之上,发出不屑的响亮嗤笑,蠢女人罢了,被本官三言两语哄得晕头转向,连一心帮她的傅大人都不肯相信,这等蠢货留在这世间浪费粮食作甚?自是早早去陪她父兄最好,免得挡了本官的路。

桂子哲,你狠!

傅延波整理好情绪,最后抚过放置着甄旖珂尸首的棺木,一甩袖子离开了桂宅,眼中再无任何情感。

有一点你说对了,朝堂争斗各凭本事。桂子哲,你好自为之。

  他们在说什么,她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

甄旖珂茫然四顾,看着傅延波大步离开,看着桂子哲厌恶地让仆人看好灵堂。

看着此前待她如亲女的桂家老幼竟无一人前来拜祭,还十分唾弃的称呼她为蠢女人!

看着桂子哲在父兄生前的学生部下面前把一个痛失所爱的痴情丈夫演得天衣无缝,甄旖珂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继续相信这个丈夫的为人。

 若不是已成灵魂之体,甄旖珂怕是要气得吐出一口鲜血。

她气,她恨,她悔。

想要亲手杀了桂子哲为甄家数万条将士性命复仇!可她只是一具灵魂,手不过刚触碰,便已经穿透了桂子哲的身体……

 她非常想找人杀了桂子哲,可不知为何,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飘到了那个她视为仇人的傅延波身边……

  她看见甄家旧部在桂家哄骗下和傅延波斗得你死我活,看见傅延波一次次死里逃生,把首辅党深深扎根在朝堂之上,渐渐变成参天大树。

  最终,她看见桂家阴谋被揭穿,失去圣心众叛亲离,最后卷入太子谋逆之案,落得个全家流放的下场。

而年纪轻轻却在为甄家复仇的斗争中满面风霜的傅延波面无表情地盯着苍茫天空,淡淡说道。

珂儿,师兄……来陪你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