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惊梦之惊梦

 作者:爱爬树的鱼 

暮色沉沉,我一瘸一拐地往车站方向走,小屁孩几次要扶都被我坚定拒绝。
  开玩笑,一身臭汗,别想靠近我。
  到了车站,我傻了。
  那整一个人山人海啊,已不是拥挤这两个字所能形容。
  小屁孩面不改色,拿出手机就拨了个号码,“喂,王叔叔吗,嗯,嗯……我在游乐园这里,嗯,嗯,好……再见。”
  收起手机,他对我说,“再等半个钟头我家的车就会来,到时我送你回去。”
  有——钱——人——啊!
  我双手捧心,两只眼睛都是¥¥的符号。
  他嘴角抽了抽,嫌恶地说,“你这是什么表情?”
  “好大的一座金矿啊!我突然被你浑身散发的金光刺得睁不开眼。”
  他默。
  我突然想起中午我在公交站那等了足足40分钟可都没见他动过一根手指头,兴师问罪道,“好啊你小子,有车起先为什么不早吭声?”
  他心虚不答,直接转移话题,“……你不担心家里的太后吗?”
  正中罩门!
  我青着脸一跃而起,诚恳地向他低头借他的手机给家里打电话。感谢96年,我家里还没开始装来电显示。
  战战兢兢地跟太后说“我在罗莉那不小心待晚了,现在马上回去。”
  没想到太后大手一挥,很豪气地批准我可以在罗莉家过一夜,她正要和老头子去小姨那探门,今晚不回来了。
  我囧。
  太后虽然批准可罗莉一家国庆已经奔黄山去了,今早我急着出门也没带钥匙,这就是说——
  啊啊!我这个柔弱美丽的花季少女今晚要露宿街头了吗!(某女捧着双颊陷入无限恐慌中)
  小屁孩板着正太脸,问道,“你又怎么了?”
  我哭丧着脸道,“我家的大人全走了,可今早出门我又忘了带钥匙……”
  他十分干脆地拍板,“去我家。”


  “这样真的可以吗?”我第N次问他。
他有些不耐地道,“放心,家里只有我一个,我爸妈明早回来。”
……就是这样才不放心啊。
  “那我睡哪?”我跟着他在这栋大房子里转悠。
  “我房间。”他解释道,“如果他们提早回来你睡其他房间很容易被发现。”
  我大汗。怎么越来越觉得我们像一对正在偷情的奸夫淫妇?
  我边腹诽边跟着他进了他的房间。
  如果不是他带我进来,我决不会相信这是一个13岁小孩的房间。
  他的房间很大,至少有我房间的2倍以上。没有漫画,没有海报,更不用说是玩具了。
  书,整个房间铺天盖地的都是书。
  而书柜,桌椅和床铺不是黑就是蓝,全是冷色系。
  啧,本人就是那德性了,想不到连房间也一样。真是从头到尾都让人喜欢不起来啊。
  “牛奶在冰箱,我先去洗澡。”他领我进了房间就直接把我丢在这了。
  我只好奔向厨房自立救济,肚子现在是饿得快萎缩了,我用力吸着牛奶希望能稍微止点饿……
  等他洗完了澡走进厨房时就看见已经解决了5罐牛奶的我瘫在椅子上,气若游丝。
  “你不会煮饭吗?”
  “会啊。”我有气无力地回答。
  他往那饭桌一靠,双手环胸,很大爷地用下巴奴奴厨房,“那还不去煮饭。”
  “是,大爷。”我无奈地起身,“事先声明,我只会做两种饭,你想吃哪种啊?”
  “你会哪两种?”
  “蛋炒饭和西红柿蛋炒饭。”
  “……”几秒后他再度开口,“那你会煮菜吗?”
  我再点头,“会啊。”
  “很好,那你会煮什么菜?”
  我扳着指头数,“我会炒蛋,煎蛋,荷包蛋还有西红柿炒蛋。”
  他再沉默了几秒,最后抱着一线希望地问我,“那你会煮面吗?”
  我依然点头,“也会啊。”
  “你会什么面?”
  我简明扼要地回答,“泡面。”
  他额头暴满黑线,招招手叫我回来,“算了,我们叫外卖。”


  解决了我们的晚餐,我们俩大眼瞪小眼的熬到了睡眠时分,我努力撑啊撑,11点就宣布阵亡。
  呜!来是想今晚熬通宵的说,偏偏白天太累了,一沾上床我的瞌睡虫就集体造反叛变。
  “你先睡吧,我还要看书。”小屁孩捧着一本足有3块砖头厚的《世界通史》淡淡地说。
  “嗯。”
  我把头埋进他的被子里,睡觉。
  半夜,我迷迷糊糊地醒来,看见他还坐在书桌前看书,在昏黄的灯光下,那张平时总是板着的冷脸也显得柔和许多。
  发现我醒来,他放下书,“怎么起来了?”
  “你……”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你也上来睡吧,这张床很大,没关系的。”
  好歹我也是一24岁的成年人,我还没那么邪恶地担心一个小孩子会对我做什么呢。  他有些慌乱,“不用了,你睡吧,我不困。”
  “骗人,我刚才就看见你打了一个呵欠。”我鼓励道,“上来吧上来吧,我这个美少女都不介意了你一个男孩子还介意什么。”
  “还是算了吧……”他仍然有些迟疑。
  “我都说没事了,你一个男孩子还婆婆妈妈地烦不烦啊。”
  他盯着我半天,最后总算点了头,“那……好吧。”
  他合上书,关上了台灯。
  黑暗中,我感觉他爬上了床。身边的床位轻轻下陷,被子被微微拉动,耳边吹拂着稍嫌混乱的呼吸声……
  要命了,真要命。我用力按住心口,竭力想按下那突然加速的心跳。
  我后悔了,真他妈的后悔,我不该把这小屁孩叫上床!我努力挪动身子,想再挪得离小屁孩更远一点。
  不经意地,我的手和他身上的不知道哪个部位相碰,他的身体灼热异常,我一惊,不敢再动了。就这样僵硬着身子睡了过去。
  下半夜,我一直在不停地做噩梦,心口沉甸甸地,仿佛被什么压得厉害。
  早晨醒来,做了一夜噩梦的我精神状态不佳。
  痛苦地睁开眼,第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胸前覆着一只大手。难怪总觉得昨晚心口沉甸甸地做了一夜噩梦,原来胸前压了一只手啊……手?一只手!
  “呀啊啊啊啊——”我放声尖叫!
  “……怎么啦?出什么事啦?”小正太半梦半醒地抬起头。
  “你!的!手!放在哪了?”我恶狠狠地拉过他的脑袋给他看罪证。
  一看之下,他火速缩回手来,面红耳赤地不敢看我。
  “你有什么解释?说!”
  他低着头红着脸嘟囔着:
  “真的是放在胸部上了吗……可是……我真的没有什么感觉啊!”
  我爆发!一个大大的锅贴盖上那张极品正太脸——
   “你去死吧!混蛋!”


  你可以吃我的豆腐,但绝不能侮辱我的胸!违令者死!
  ——BY任金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