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类吸引力

 作者:爱爬树的鱼 

一个不留神睡掉半节课的下场就是罚站。
  我背对着门口站在教室外,低头努力做忏悔状。
  24岁了还罚站,太丢人了!
  我斜看身边就是罚站也拽得跟视察一样的小鬼,幸好还有人陪着,要丢脸一起丢脸。
  虽然他平时很欠扁,但关键时刻还是很讲义气的啊,像罗莉那两个小孩,下课了也没过来叫我,直接把我抛到乌拉圭去了。
  感觉到我的视线,他微蹙眉。篮球靠在他脚边,他站的笔直笔直,这球连动都没动一下。
  这几天他都带着篮球来上课,一放学就拼命打篮球,浑身大汗淋漓。
  每当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就会不自觉想起从前惨烈的初中运动生涯。
  要说我那灰色的初中运动生涯还有什么能值得我留恋?也就只有每周五下午的友谊篮球赛了。
  这是我唯一能正大光明注视他的机会。
  感谢国民运动热潮,初中三年的体育课从没有被主科霸占过,各个体育老师之间还经常举行友谊赛,于是我们这样的普通班才得以与年段第一的资优班在周五一起友谊切磋。
  虽然每次对决,那群只能看到鼻孔的优等生常夷鄙不屑地冷哼——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但这阻止不了我们班这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生物每次都将他们败得鼻青脸肿,一塌糊涂。
  你要问他们为什么会鼻青脸肿?
  当然是我方只要一到场上就不惜一切地将手头上的球往他们头上丢,有球丢球,没球拌脚,再不行就伸手往他们看不到的腰部抓捏掐打。
  难道他们就没有反击吗?
  当然有!
  但每次我方场上人都安然无恙完整无缺是因为他们的球都往场下的我头上招呼——我恨这个吸球体质!
  圣人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孟大哥,我不做圣人行不行!
  但因为有他的存在,就算我被K成脑震荡,我也死不退场!
  这就是伟大的爱情力量。
  每次上场他都必在名单内,技术高超是一点,重点是资优班的众位太烂,所以每次比赛都用抓阄。
  他每次都上,不知该说是运气太好还是太差。
  我每次都陶醉地坐在场下双手托腮两眼冒心地看他打球的英姿,他的球技不错但队友都太瞎无法力挽狂澜。
  场上场下皆共患难啊,这就是祸福与共吧。
  当然陶醉归陶醉我也不会忘了每当有球呼啸而来的时候,大叫,“不要打脸!”
  这已经是认命的我的最后底限。
  若男子篮球赛是祸福交加的观礼。
  女子篮球赛则不折不扣是我的噩梦!
  通常在这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弓下身,捂住脸,尽可能地在尖叫成一团抢球的女生中杀出一条血路。但不知为什么,每当我突围成功时就会发现我神奇地站在敌方篮下,更神奇的是此时必会有一颗球扑向我,我立刻反射神经极佳的一手捂脸,一手奋力一挡地大叫——
  “不要打脸!”
  在全场安静几秒内的这一刻!球高高地飞起——
  “砰!”
  “板下投篮得分!”
  欢呼声!喝彩声!尖叫声!
  ——我仰天无语。
  于是极度厌恶球的我当了三年的女子主投手,还屡屡被敌方误认是我方的终极武器不传之宝。(也许我真的是?)
  这是不是也是所谓的不可抗拒力。


  站着,站着,我渐渐感到眼皮又开始沉重。
  大学时我为了K小说天天在晋江泡通宵,那时候每天还能精神百倍是因为所有失去的睡眠都被留到现在的13岁补偿了吗?
  ……囤积了4年的睡眠啊……暴汗!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手背一阵刺痛,我立刻清醒过来。
  嘶——好痛啊。
  我哀怨地看着他,就算要叫我起来也不用这么狠吧。
  他冷冷地瞟我一眼就把视线转回前方。
  我默,还没有练到他老僧入定的功力,只能无聊的低头继续摆着忏悔Pose.
  正无聊着呢,一张小纸条忽然啪哒一声掉在小正太脚边。
  我顺着方向看去,只看见王木木同学在阴影中那闪亮闪亮的镜片。
  唔,小丫头胆子还挺大,占着天时地利人和大搞小动作。
  小正太已经捡起那张纸了,一瞥之下他就想把纸条给毁了。
  我趁他不注意,来个黑虎掏心一把抢过,他阻止不及,只得郁郁地转过头去。
  写什么东西这么神秘啊?我小心地摊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
  ——笙笙,你的嘴巴肿得好厉害哦!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