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作者:爱爬树的鱼 

很多年后,当我手中捏着那张保存良好连个小角都不皱的十三岁青涩彩照时——
  照片中那个惨绿少女对着我憨憨傻笑。
  “咦!这个人是……”身旁一道讶异之声扬起。
  我面不改色地说,“哦,是我姐。”
  “看起来工作好久了。”
  我嘴角微微抽搐,“是啊!有好多年了吧。”
  前排的男人回头一瞥,“咦!上次你不是说是你妈年轻时的照片?”
  “哦?我有说过吗?”我镇定自若地将照片不着痕迹的往包里塞。
  一只玉手快如闪电地从我手中夺过,“这不是你婶婶吗?”
  “那个……”我真的就长得这么沧桑吗?
  “咦!我一直以为是你姑婆啊……”
  “……”
杀了你!


  是我眼花了吗?
  我手里捏着一张玉照站在一条小巷前张开大嘴。
  用力眨眨眼睛,没错,眼前是一条弯曲绵长的青石巷,而且我还知道我的家就在那巷子的尽头。巷子左边是成记杂货店右边是一家小超市,拐个弯就有家烧卖店再直走10分钟就可以到我就读6年的小学……
  但!重点是,这片地区早在我高二的时候就响应政府号召拆了建大厦了啊!
  撞邪了?
  我再用力拧了自己的手一把,会痛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让让!让让!”自行车的铃声叮铃作响。身后忽伸出一只手将我往后轻轻一带,一辆自行车从我身边险险擦过。
  “小姑娘怎么看路的,小心点啊。有没有碰着啊?”老人担心地上下打量我。
  “你是……张爷爷!”我认出眼前的老邻居,自从我初中搬家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听说是被儿子接到北京享福了,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小姑娘才一下午不见就认不出张爷爷啦!你妈妈刚刚还说你放学到哪野去了,怎么还不回家?”
  默……
  小,小姑娘?放,放学?
  “不说话啦?以后别玩太晚了,快回家去。再晚你妈妈就等急了。”
  “……好。”


  一切都不对劲,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只能故作镇定。
  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我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等我刚一回到家里——咻!迎面对上一把大锅铲!
  OH!MY God!
“臭丫头!野到哪去了,啊!小小年纪现在就学会玩失踪了,啊!长大了翅膀硬了敢跟你老娘对着干了,啊!”老妈挥舞着锅铲指着我的鼻梁,气势汹汹地一吼!
……现在我确定了,这绝对是我那妈!
“我……我怎么敢……我绝对不敢啊!”一直觉得老头子是强大的,当年他怎么会有勇气去追我妈这个人型兵器,老妈除了一张脸还有别的优点吗?
  “哼哼!你这小妮子有什么不敢?说!放学后跑哪野去了?”
  “老妈明鉴啊!我放学后只是在巷口附近逛逛,再发会小呆而已,张爷爷可以作证啊!”我努力让我的小眼睛放出忠诚之光,虽然还是搞不清是什么状况,但现在当务之及是从老妈手下捡回这条小命啊!如果对老妈照实说,“我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里其实我已经24岁不上学啦”,绝对,绝对会死得很惨。
  “真的——?”那尾音拉的是倍儿长。
  “千真万确啊,太后!”
  “现在也这么晚了,先让孩子进来吃完饭再说吧。”老头子见老妈有点缓和倾向忙过来熄火,边给我打眼色叫我去吃饭。
  我收到眼色立马就往餐桌躲。
  食不知味地扒完晚饭,我立刻闪回房间。
  在翠绿翠绿的窗帘下我环视熟悉又陌生的房间,一时间头脑空白不知该如何反应。定了定神,我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玉照,照片中那个惨绿少女在翠绿窗帘的辉映下更加碧绿,抚摩着桌上小六时的语文课本,我渐渐开始反应过来。
  深吸口气,我走到落地镜前,镜中那张稚嫩微微婴儿肥的小脸慢慢瞪大眼睛捂住嘴……
  2007年1月16日,我……
  穿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