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扰乱了原本的时空

更新时间:2018-12-19 14:05:38 作者:西野米虫 字数:2165

上午八点半,在G市东三环的一条河流旁,停下了一辆的士。

  “这是什么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朱嘉仪从后排座位下车,环顾着四周诧异的问。

  这里不仅位置偏辟,而且和车祸地点距离很远,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怎么看都没有半点关系。

  汪啸梦使了个眼色,示意的士司机在场不方便多说。

  朱嘉仪只好耐心等待,看着他支付了车费,再目送的士驶远。

  “嘉仪姐,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慢慢跟你解释。”

  汪啸梦边说边奔向河边的一块废弃工地。

  那里有几个砖头堆,还有几个脚手架,正好组成了一道屏障。

  朱嘉仪满腔疑惑,跟着他来到这屏障后面,忍不住又问道:“干嘛要躲起来啊?你是在躲谁呢?”

  汪啸梦顾不上回答,取出摄像机开始调试角度和焦距,镜头时不时转向前方一座横跨河流的石桥,显然是在做拍摄的准备。

  “喂,你究竟在干什么?快说话呀!”

  朱嘉仪有点生气了,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嚷嚷。

  汪啸梦突然“嘘”的一声,左手拉住朱嘉仪,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来。

  “啊……你……”

  朱嘉仪脸颊一红,本能的想推开他,但不知怎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手臂也软软的使不出力道。

  “快看那边,目标出现了!”

  耳旁传来小奶狗的嗓音,她这才明白自己误会了,不由更是面红耳赤。

  幸好他并未注意到她的异常,手里已经举起了摄像机。于是她也收摄心神,深呼吸了两口,循着他拍摄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个身穿灰色短袖的老头,步履蹒跚的走到了石桥上,在正中的位置停了下来,双手撑着栏杆望着底下的河流出神。

  朱嘉仪愕然不解,问道:“他是谁?你专门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拍摄他?”

  “他就是那辆大货车的司机。”汪啸梦回答。

  “什么?”朱嘉仪吃了一惊。

  在坐的士前来这里的路上,她出于职业习惯,用手机上网查找这单车祸的最新情况,留意到不少信息。

  根据几家网媒的报道,载满客人的长途大巴被大货车撞到后,车身失去控制连续撞中了好几个电线杆,整辆车几乎裂成两截,司机当场死亡,客人死伤惨重。

  而大货车只是车头损毁,司机几乎没有受伤,目睹惨烈的景象吓呆了,一屁股瘫坐在地浑身发抖。不过,当警察来到现场时,他已经不知所踪。

  目前警方已经正在全力寻找大货车司机,并在网络上公布了他的若干资料。那是个五十八岁的司机,中等个头,身穿黄色上衣。

  “你怎么知道这个人就是司机?”

  朱嘉仪半信半疑,凝神细看石桥上的老头。远远望去,只能隐约看到年龄确实比较接近,但个头看不清楚,衣着颜色则是完全不符。

  “不会错的,就是他!”

  汪啸梦很有把握的说:“他回家最后看了一眼小孙子,换了身衣服,到这里来是想跳河自杀。”

  “怎么可能……”

  朱嘉仪的话还没说完,惊愕的瞧见那老头跨上了栏杆,一条腿伸到了栏杆外面。

  她惊呼一声,不假思索的向石桥冲了过去。

  “嘉仪姐,你不可以过去!”

  汪啸梦慌忙追上去超前几步,张臂拦住了她。

  “你干嘛拦着我?”

  朱嘉仪试图绕过他:“这人要自杀,我们得快点阻止他!”

  “不行!嘉仪姐,你答应过会听我安排的。”

  汪啸梦的语气很是强硬。这是他第一次用这种命令的语气说话:“他跳河自杀是个必然事件!我们只能在这里拍摄,不可以去阻止他。”

  “胡说八道!他都还没跳呢,什么叫必然事件?”

  朱嘉仪瞪了汪啸梦一眼,伸手推开了他,继续向前奔去。

  她一边奔跑还一边向石桥的方向挥臂、高呼,高声劝叫那老头不要做傻事。

  老头本来坐在栏杆上,正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这下被惊动了,惶然扭转身体,从栏杆跳回石桥上,一瘸一拐的疾步离去了。

  朱嘉仪悬起的心放了下来,喘了几口气,回头笑着说:“你看,这不就把人救下来了嘛!咦,你怎么了?”

  汪啸梦双眼发直,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嘉仪姐,你……你……救了他……”

  “废话!那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呀,我怎么能见死不救?”

  “可是,可是这样一来,你就改变了历史,扰乱了原本的时空!”

  “晕,你怎么又来了!”

  和以往一样,朱嘉仪根本不信汪啸梦是从另一个时空穿越来的。她凝视着他,尽量温柔的跟他说话。

  “小汪,你跟嘉仪姐说实话,你怎么知道那位老先生会来这里跳河自杀?”

  “因为我在2038年看到了关于这次车祸的报道。”

  汪啸梦告诉朱嘉仪,大货车的司机是个快退休的老人,因疲劳驾驶导致发生意外,一来非常内疚痛苦,二来害怕倾家荡产也赔不起伤者的医药费,所以跳河自杀了。

  由于这个地点比较偏辟,附近没有监控,警方发现老头的遗体后,是凭借技术鉴定手段推断他是自杀的。既没有目击证人也没有监控录相,能够作为直接的证据。

  汪啸梦本来的计划是拍下跳河前后的情景,为朱嘉仪提供独一无二的宝贵素材。不料她执意阻止老头自杀,导致整件事的结果发生了变化。

  听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目光又是那么真诚,朱嘉仪有些动摇了。

  觉得他就算不是穿越者,必然也有某些特异功能,否则无法解释他为何会预知有个老头来这里自杀。

  她略一沉吟,决定先去把老头的身份调查清楚,于是她带着汪啸梦一起,快步朝石桥那头奔了过去。

  老头没走多远,很快就被找到了。

  他起初满怀戒备,既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身份,也不愿意接受采访,还骂了许多难听的话。

  朱嘉仪却不介意,锲而不舍展开说服工作,并承诺会帮他找律师提供免费的法律协助,费了不少唇舌,终于打消了老头的顾虑,流着泪承认了自己就是大货车的司机。

  天哪,难道这小奶狗真的是个穿越者?

  现实中真的会有这么魔幻的事情,而且就发生在我身上?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当这个惊人的答案得到证实时,朱嘉仪还是震撼的无以复加,大脑仿佛失去了思索能力,瞪着汪啸梦半晌说不出话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