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谁也别想欺负你

更新时间:2018-12-19 14:05:12 作者:西野米虫 字数:2135

朱嘉仪忙说:“不用不用。你有这份心意就够啦,没必要专门去找他。我和他之间的财产分割问题,交给律师去处理就行了。”

  “财产问题还是其次,他居然雇人勾引你出轨!天哪,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渣男?也不想想,这会给你造成多么巨大的伤害!”

  汪啸梦骤然激动了起来,双眼闪动着愤怒的光芒,斩钉截铁的说:“嘉仪姐,我一定要他向你承认错误,诚恳道歉!否则我跟他没完!”

  朱嘉仪心头一热,嘴里却说:“他是不会认错的,只会白白浪费你的唇舌。”

  “那我也要好好责骂他一顿,为嘉仪姐出一口气。”

  “千万别!那家伙最不能忍受挨骂,脾气一旦发作,会跟你打起来的。”

  “打就打,我还怕他不成?”

  汪啸梦挥了挥手臂,摆出一个博击的姿势。

  “我练过空手道,已经拿到蓝带了。刚才你也看到了,那个墨镜男人虽然比我壮,我轻轻松松就打倒了他。”

  朱嘉仪摇了摇头:“我先生也练过空手道,而且还是黑带,级别比你更高。”

  言下之意,如果双方发生打斗,她并不看好他。

  小奶狗顿时涨红了脸,仍坚持说:“就算级别比我高,也不一定就能打赢我。嘉仪姐,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绝不允许!”

  朱嘉仪百感交集的望着他,霎时间热泪盈眶。

  绝不允许任何人对不起你!

  这真是一句很老土的话,说出来只会引人发笑。就连三流国产剧的男主角,都很少再说这样的台词了。

  可不知为什么,她听了就是觉得很感动、很温暖。

  “小汪……你是说真的吗?无论是谁对不起我,你都会为我出头?”

  “当然是真的!嘉仪姐,我可以对天发誓……有我在,谁也别想欺负你!”

  昂首挺胸发誓的汪啸梦,看起来似乎特别高大。

  高挺的鼻梁,令他的五官轮廓倍显英武。双眼皮虽然还是那么秀气,但却射出了男子汉才有的炯炯目光。

  这一刻的他,不再像是可爱的宠物狗汪小萌了,倒像是一头威风凛凛的狼狗,足以令女主人产生安全感。

  朱嘉仪宽慰的笑了。

  忽然之间,内心的所有委屈伤痛都消失了。

  接下来的十分钟,她用姐姐哄弟弟一般的语气,劝说汪啸梦先不要去找汪雄,有关认错道歉的要求,可以由律师正式向汪雄提出来,看他是否接受。

  汪啸梦同意了,又向她再三保证绝不轻举妄动。她才放下心来,嘴角浮现出笑容。

  这时夜色已深,两人约好了次日再另找地方继续排练,就各自返回住所了。

  第二天上午,朱嘉仪请了半天假,上门到一家律师事务所咨询意见。

  律师听她说完情况,认为如果提出分割三套房子中的两套,最有可能尽快谈妥。

  朱嘉仪接受了这个建议,当即授权该律师帮她草拟协议书,再代她去找汪雄谈判,处理之后的各种事宜。

  走出事务所时已是下午一点,她正想返回卫视台,忽然接到劳楚宁打来电话,说正在省会G市出席“珠三角金融论坛”的李玉珠,身体突然严重不适难以工作,要她立刻赶去支援。

  这类突发状况,朱嘉仪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早就习惯了。

  她马上叫了辆的士,风驰电掣的奔赴G市,将李玉珠替换了回来。

  自那之后的整个下午,朱嘉仪都在紧张忙碌中度过。由于该论坛次日还会继续进行,当晚她不得不住在举办论坛的酒店里,没能回去为汪啸梦上课排练。

  “嘉仪姐,你今晚真的不能回来吗?那我,我该怎么办好呢?”

  电话里传来汪啸梦的声音,语气很是无助,给人的感觉是又变成了宠物狗汪小萌,需要主人的照顾才能活下去。

  “暂停一晚上而已,至于这么发愁吗?”

  朱嘉仪又好气又好笑:“你就自己一个人先练着嘛。明天晚上我就回去了。”

  “我发愁的不是怎么排练,而是……而是,哎,那个小姐姐安琪,她约我晚上一起吃饭!”

  “啊,她主动约你的吗?”

  “嗯。今天上午台里召集我们所有实习生培训,她正好坐在我旁边,我们就互相做了自我介绍……后来学习排版的时候,她很多地方听不懂,全靠我帮她才过了关。她说非常感谢我,今晚非请我吃饭不可……”

  “恭喜恭喜,这是好事呀。”

  朱嘉仪闷哼一声,淡淡道:“你大大方方的去赴约就是了,有什么好发愁的?”

  “我不太想去。跟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人单独吃饭,感觉超尴尬。”

  “边吃边聊,很快就熟悉起来了。”

  “我,我……好像还没准备好。不如我找个理由推掉,等你回来了再说吧?”

  “拜托,人家女孩子已经主动约你了,被你推掉多没面子啊!不许推!你给我拿出勇气来,把昨晚排练时说过的话、做过的动作,照原样重演一遍就行了。”

  朱嘉仪好说歹说,又哄又劝,好不容易才说服了汪啸梦,勉强同意去吃这顿晚餐。

  挂断电话后,她呆坐在酒店的床上,心情十分矛盾。

  理智上,她希望汪啸梦今晚一切顺利,尽快和安琪熟悉起来。可内心深处却似乎另有一个愿望,期盼他和她话不投机,始终聊不到一块去。

  这个隐约的意识令她很不安,禁止自己再想下去,早早上床睡觉了。

  或许是有逃避的心理,不想那么快知道结果,她把所住酒店的总机、房间号码发给了劳楚宁,请她有急事打座机联系,然后关掉了手机。

  这一晚,朱嘉仪睡的很浅、很不安稳,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做了好几个梦,每一个都和汪啸梦有关。

  凌晨七点半,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她吵醒了。

  “谁啊?”朱嘉仪睡眼惺松的问道。

  “是我!嘉仪姐,快开门。”汪啸梦的叫声焦急的传来。

  朱嘉仪吃了一惊,睡意顿时无影无踪。

  不是吧,这小奶狗居然有本事找到自己,而且还是一大早就追了过来……

  难道是昨晚的约会出了什么意外,跑来找自己求助?

  “来了,稍等。”

  朱嘉仪忙披衣起身,打开了房门。

  “嘉仪姐,你为什么不开机啊?”

  汪啸梦一进门就惶然说:“庞总监有急事找你,一直打不通你的手机,已经暴跳如雷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