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绝对不会再忍下去

更新时间:2018-12-19 14:05:49 作者:西野米虫 字数:2166

“朱嘉仪,你是不是吃错药了?竟敢拒不服从上司指挥!”

  在卫视台的总监办公室里,胖总监气急败坏的拍着桌子,尖锐的吼声几乎震裂了窗玻璃。

  “我叫你去医院访问至少三个死者家属,只要能交差就算你将功补过了,可你居然连去都不去医院,就施施然跑回来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访问家属没什么意义。”

  朱嘉仪耸耸肩:“每次事故都去问家属心情怎样,这种问题实在太无聊了!心情当然是悲痛万分啊,难道还能给你其他回答么?”

  “这不叫无聊,这叫例行公事!就算明知会这么回答,也得把问题问出来,这是你身为记者的职业素养。”

  “这个不用您教我我也明白。不过我觉得,与其跟其他同行一起去访问家属,不如去寻找重磅的独家猛料,这比例行公事更加有意义。

  “哦?你找到什么重磅猛料了?快说来听听。”

  胖总监立即换上了一副和蔼的笑脸,其表情切换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我没空去医院,是因为我要把大货车司机带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给他做独家专访。”

  朱嘉仪边说边拉过一张转椅,老实不客气的坐了下来,而且还把右腿翘到了左腿上,足尖惬意的晃动着。

  “大货车司机?你说的是……造成车祸的那个老头司机?”

  胖总监眯起的双眼发出了光,迫不及待的追问朱嘉仪,对她擅自坐下的放肆行为,都顾不上计较了。

  “是的,我采访了他整整一小时。小汪帮我拍摄的。”

  朱嘉仪取出一张记忆卡,夹在两根手指间晃了晃。

  胖总监满脸乐开了花,肥胖的躯体差点从办公桌后飞跃而出:“小朱你太能干啦!哈哈哈,你怎么不早说呢?快快,快拿给我看看!”

  “等等!您得先为我主持公道,我才会把它交给您。否则的话——”

  朱嘉仪收起记忆卡,冷冷说:“这卡我会扔到抽水马桶里去!您就当我刚才是在吹牛吧,随便您怎么处置我都行,哪怕炒我鱿鱼我也不在乎!”

  “哎,小朱,你言重了吧?”

  胖总监不以为然的说:“被上司批评了几句,怎么就扯到‘公道’上去了?何况你确实不应该关机失联,我批评你也是就事论事。”

  “我昨晚关机之前,已经把所住酒店的总机、房间号都发给劳楚宁了。”

  朱嘉仪拿起手机,将短讯展示给胖总监:“你看,她明明收到了我的短讯,却故意对你只字不提,假装找不到我,摆明了是想冤枉我!”

  “喔,喔,看来是错怪你了。不过有可能是信号不太通畅,你虽然发出了短讯,但她没有收到嘛,并不是故意冤枉你。”

  “我一开始也这么想,可后来发现不对劲,她就是故意的!”

  朱嘉仪愤然告诉胖总监,论坛举办方有一位联系人负责统筹所有记者的食宿,劳楚宁就算没收到短讯,只要致电该负责人,就能查到自己的房间号。可她却没有这么做。

  “她要是真想尽快找到我,完全可以找得到。她骗你说找不到我,目的就是想陷害我,让我犯下大错!”

  “小朱,你想太多了!有可能她不知道负责人的联络方式……”

  “她知道的!我问过负责人了,他前天还和劳楚宁通过电话,希望她能亲自去G市出席论坛。”

  胖总监皱了皱眉:“劳楚宁跟你有仇吗?为什么你会认定她要陷害你?”

  “她是个超要面子的人,前些天去做一个‘儿童自闭症’的专访,被我抢了她的风头。”

  朱嘉仪说出了那次事件的始末。

  选题是劳楚宁辛苦策划的,可是到了执行的层面,那个患自闭症的小女孩偏偏只肯跟朱嘉仪聊天,导致节目播出之后,大家都以为是她的功劳。

  劳楚宁对此自然极为不满,虽然表面上并没有发作,可自那天之后,朱嘉仪明显感觉到她在暗中针对自己,经常给自己小鞋穿。

  就比如说这次被派去G市出差,劳楚宁声称是因为李玉珠临时生病,不得不派她去顶替。

  但她到了论坛会场一看,重量级人士都已经在上午演讲完毕离开了,当天下午以及次日的活动,按新闻价值来看都是无关紧要的。

  换言之,之所以派她去现场,不是为了做好新闻,纯粹是给举办方一个面子,表示本台对这个活动非常重视,派人从头到尾都参加了。

  这一点劳楚宁尽管没有明说,但她吩咐李玉珠回去的时候连摄像师也一起带走,没有留给朱嘉仪使用,光是从这个细节,已经能够看出她的真正心态了。

  “我说小朱啊,这些都是你的推测,不能证明她故意陷害你。”胖总监摊手做无奈状。

  “要证明很简单。您只要叫她当着您的面登陆电信公司官网,把短讯记录调出来就一目了然了。如果记录显示她没收到我的短讯,我愿意向她磕头赔罪!”

  “那岂不是撕破脸了吗?你毕竟在她手下工作,把关系搞的这么僵,以后还怎么相处呢?”

  “您的意思是要我忍气吞声,咽下这个哑巴亏?”

  朱嘉仪霍然站起:“我已经忍够了,绝对不会再忍下去!您要是不肯主持公道,我就找台长去!”

  她逼视着胖总监,双目射出的寒光,令他心里发虚不敢正视。

  “别激动别激动!小朱啊,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先把大货车司机的专访录相给我,我先去安排把它播出来,然后再跟你商量怎么解决这件事……”

  “不行!”朱嘉仪断然拒绝。

  胖总监的脸色十分难看,盯着她手中的记忆卡,急速转动着念头。

  就在十来分钟前,G市警方的官方微博公布了大货车司机自首的消息。他肯定会被羁押起来,短期内不可能再有机会采访到他。

  也就是说,朱嘉仪在他自首之前做的专访,确实是真正的独家新闻,而且是重磅级别的独家。

  如今这个时代,传统媒体要挖掘到独家新闻的难度越来越高了。

  如果能在这样一单重大车祸事故中,将肇事司机的独家专访精心包装后播出来,绝对会引起广泛关注成为热点话题。这也将成为自己的一大成绩,为年底竞逐副台长的宝座大大增加胜算。

  胖总监想到这里,立刻做出了决定,慨然说:“小朱,你的心情我很理解……OK,我这就为你主持公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