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早就对渣男死心了

更新时间:2018-12-19 14:04:58 作者:西野米虫 字数:2203

墨镜男人勃然大怒,左手揪住了汪啸梦的衣领,右手一巴掌甩了过去。

  朱嘉仪惊呼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汪啸梦抬臂挡住了这一击,然后低头撞进了对方怀中。

  墨镜男人猝不及防,被他撞的倒退了好几步,痛的脸色都变了。他哇哇大叫,势若疯虎般又扑了上来。

  这时好几个服务员被惊动了,见状赶紧过来拦住了墨镜男人,纷纷劝他不要冲动。

  朱嘉仪也赶紧一把拽住汪啸梦,脸色煞白的说:“冷静点,小汪,冷静点!千万别动手,大不了我还给他就是了……”

  边说边把偷拍设备放回了餐桌上,拉着他就想走。

  汪啸梦却站着不动,坚定的说:“嘉仪姐,你别怕!有我在这里,谁也不能伤害你!”

  朱嘉仪一阵感动,低声道:“算啦,反正我们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他爱拍就拍好了,没必要跟这种人纠缠。”

  汪啸梦略一犹豫,已经有个服务员拿起了偷拍设备,送回到墨镜男人的手中。他叹了口气,也就不再坚持了。

  然而墨镜男人却没有见好就收,反倒蛮横的高声叫骂:“臭娘么,小白脸!大爷我拍你们又怎么啦?谁叫你们在这里偷情!大爷我不单要拍下来,还要放上网,让大家都看看你们不要脸的骚样!”

  朱嘉仪气的手足冰冷,身体摇摇欲坠。

  汪啸梦的脸孔一下子涨的通红,箭步窜了回去,喝道:“闭嘴!”

  “哈,你还想打架吗?来来来,大爷我奉陪!”

  墨镜男人正合心意,推开了劝架的服务员,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柄弹簧刀。

  “噌”的一声,刀锋弹了出来,映照出他眼睛里的杀气。

  服务员们顿时面如土色,没有人敢上去阻拦了。

  朱嘉仪吓了一跳,焦急的道:“小汪,快回来!你不要命啦……”

  话音未落,汪啸梦猛然举起一把椅子,向墨镜男人砸去。

  墨镜男人向旁躲开,怒吼声中挥刀刺向对手。

  周围的几个客人早已溜走了,服务员们也都四散闪开。惟有朱嘉仪惊叫着冲上前,想要阻止这场拼斗。

  但她情急之下踩断了高跟鞋,右脚一软摔倒在地,一时间爬不起来。

  只听“乒乒乓乓”的响声此起彼伏,两个男人已经展开了贴身肉博,拳脚刀锋波及了旁边的桌椅,砸烂了不少杯碟碗勺。

  朱嘉仪双眼一闭,没有勇气再看下去了。在她看来,小奶狗绝对不可能是墨镜男人的对手,没几下就要挂彩了。

  不料态势的发展恰恰相反,几秒后听到的是墨镜男人的惨叫声,犹如杀猪般悲惨!

  她愕然睁眼一看,只见墨镜男人捂着下体双膝跪地,满头满脸都是冷汗。

  那把弹簧刀握在了汪啸梦的手中。他右手握刀凛然而立,刀尖对准了墨镜男人的鼻子。

  “小子,竟敢踢我命根子……算你狠!”

  墨镜男人狼狈不堪,五官都痛的扭曲了。

  汪啸梦双目满含怒火,一字字说:“向嘉仪姐道歉!”

  “见鬼去吧你!哎呦、哎呦,你来真的啊!别别别……我认输了,我认输了还不行吗?”

  在刀锋的逼迫下,墨镜男人的狠劲消失的无影无踪,哭丧着脸转向朱嘉仪,先向她认了错道了歉,再从偷拍设备中取出记忆卡交给了汪啸梦。

  “嘉仪姐,还需要他做什么吗?是不是要叫他老实交代,究竟是谁派他来偷拍的?”

  朱嘉仪从刚才起就看呆了,听到汪啸梦的说话声才如梦初醒,定了定神说:“不用了……我已经认出这家伙的身份了。”

  她对墨镜男人说:“你回去告诉肖姗姗,那么差劲的渣男,我早就对他死心了。下个月我会拿出一份新的协议书,大家好合好散。”

  顿了顿又说:“不过,她要是再敢派人来玩这些小动作,我不会再忍下去了!我会十倍百倍的报复她,叫她永远不得安宁!听懂了吗?”

  最后这句话朱嘉仪提高了嗓音,杏眼圆睁的娇喝了一声。与此同时汪啸梦的刀锋向下一挥,做了个吓唬的动作。

  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就像派练过一样。墨镜男人吓的一哆嗦,战战兢兢的连声答应了。

  服务员们本来都打算报警了,见这场拼斗这么快就平息下来,都松了口气,开始清点损失。

  墨镜男人压低嗓音打了个电话后,主动表示由他赔偿所有损失,显然这是来自肖姗姗的指示。她自知理亏加上生怕朱嘉仪借故找她麻烦,因此情愿破财消灾。

  “嘉仪姐,那个戴墨镜的男人,你以前见过他么?”

  走出咖啡店来到对面街道时,汪啸梦忍不住问朱嘉仪。

  “人我没见过。但我曾经在我表妹的手机相册里见过他。这人是她的网友,跟她的关系一直很不错。”

  朱嘉仪说出了自己的推测:“我估计她想抓我的把柄,但又舍不得花钱请私家侦探,于是就用花言巧语欺骗了这个冤大头,要他帮忙偷拍我。”

  “喔……你和你表妹又是怎么回事?能告诉我么?”

  “可以。我正想跟你说。”

  朱嘉仪把自己和汪雄的婚姻怎样破裂,怎样发现表妹是小三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这件事已经压在心里太久了,此刻一打开了话匣子,竟是再也不能抑制,把所有的委屈、伤痛、懊悔和愤闷,一股脑倾吐而出。

  汪啸梦听的非常专注,从头到尾没有打断她。

  一个说一个听,两人在夜色下缓缓前行,不知不觉走了很远。

  等全部说完了,她才惊觉脸颊上已经有了两道泪痕。

  “你哭啦,嘉仪姐。其实,你还爱着你先生,是吧?”

  汪啸梦首次打破沉默,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我早就放下了。我就是觉得不甘心,不想让这对狗男女快乐,所以我才坚持要他净身出户,目的是想拖死他们。”

  朱嘉仪抹去眼泪,淡淡一笑说:“现在看来是我错了。拖着他们的同时,也在拖着我自己。我的痛苦反而比他们更大。所以,我突然想通了。早点解脱,我才能早点迎接新的生活。”

  汪啸梦停下脚步:“那么你打算做出让步,跟你先生平分财产?”

  “肯定不可能平分。但非要他净身出户也不现实。我打算去找个律师,看怎么样才能既办妥离婚,又能尽量分到更多。”

  汪啸梦“嗯”了一声,向前走了几步,忽然紧握双拳,满脸坚定的说:“嘉仪姐,你先生太过份、太欺负人了!你等着,我明天就去找他。我要为你讨回公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