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皇后的心思

更新时间:2018-12-25 09:46:02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04

黎尘又溜达了一圈回到了黎家,从小巷进去的时候,通知了一声陈冬,让陈冬去盯着一些王家,今儿晚上就别蹲她家门口了。

  在同时,王阁老去世的消息进了皇宫。

  而在这个消息传入皇宫之时,皇后正堵着皇帝在乾坤宫里说要给大皇子纳黎家两个女子做奉仪之事。

  皇帝想着余公公所说,北冰朔听到说要给他娶一个寒门女子为正妃,那是一点不愿意的意思都没有,还说非常感谢皇帝为他用心,于他而言,寒门状元的女儿,远比那些豪门贵女要好。

  那是一点都没有嫌弃这个正妃没有妻族势力的意思。

  而且,还主动对余公公说,既然是皇帝看中的,那么他也就只娶这一个了,旁的侧妃什么的都不要了。

  这意思便是说,便是有人想弄个侧妃什么的给他添加妻族势力,他也不需要。

  现在再看看皇后这模样,皇帝那心中真是觉得恶心。

  先头余公公就已经告诉了他,说皇后身边的人说的,大皇子本是只看中了那黎文枞的一个远房亲戚家的女儿,是杭州府来的江南女子,长得那是貌若天仙,不过皇后说,单只一个远房亲戚,并不能保证黎文枞会帮他们,所以呢,要将黎文枞的嫡亲孙女也给纳了。

  这才有现在皇后这左一个娥皇女英,右一个姐妹美满,说的天花乱坠的,要给大皇子纳两个奉仪。

  真真的蠢货!

  这黎文枞好歹也是做过翰林院掌院的,虽然现在被贬了,但是他的亲孙女也不会只值得一个九品奉仪的份位,何况,还是一次纳两。

  日后那黎文枞的亲孙女知道自己这个奉仪不过是大皇子看中了另外一个所以被附送的……

  这是结亲还是结仇啊?

  最重要的是,这九品奉仪虽然是说是皇子都能纳,但大穗朝立国之后这么多年来,却是约定成俗般的,只有太子才会纳奉仪,一般的皇子亲王最多就是一正妃二侧妃,再有其他姬妾,除非生了儿子,否则不会去请封品级。

  皇后这心思,真是石头人都明白啊。

  王阁老过世的消息,便是在皇帝一脸正经却是内心已经吐槽到厌烦的时候由胡公公进来传的话。

  皇帝立时坐正了身体,对着皇后挥挥手道:“行了,这种事,你是后宫之主,你定就行了。”

  皇后听得王阁老的死讯亦是一惊,再听得皇帝这话,是准了她以奉仪的位子去纳那两人的意思,顿时又是大喜,忙起身告辞而去。

  皇帝瞅着她的背影,对胡公公道了声招墨阁老进宫,待得胡公公走后,招手让余公公靠近,低声道:“想法子透个信给太后那边,再鼓动下陈家,最好弄个什么御史告状,那个黎文枞,做一个六品翰林就好。”

  六品翰林的孙女,做皇子奉仪,嗯,很合适。

  余公公轻点了下头,走出了殿外,招手喊来了个小太监,低声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那小太监点点头,跑去了茶水房,看到胡公公走过来,便跟旁边的小太监聊起了天。

  聊的自然是皇后刚才来跟皇帝说,要纳原翰林院掌院黎大人家的小姐为妾之事。

  胡公公闪身在一边听了之后,脸上掠过了讥讽之色,便转身往太后宫中而去。

  夜深之后,皇宫里悄然出去了几道身影。

  而在同时,黎尘听到了外头巷子里响起了轻轻的巴掌声。

  黎尘带了离刹,从老地方翻墙出去,便看到了舜站在了两米之外,一手提了一个只怕有六层的大首饰箱子。

  黎尘那眼角都不觉抽了一下。

  这是一点首饰嘛!

  舜先将一个首饰箱递给离刹,对黎尘道:“这个里面,是九少专门为你准备的,这里面,有几样,还是九少自己亲手所做。”

  黎尘那眉角不觉又跳了几下,在心里算了下,这应该不会超出因果,不会让她要付出更多的回报后,便对着离刹点了点头。

  离刹接过了那大首饰箱,扛在肩上,翻墙过去。

  “这个里面,是为大姑娘准备的,九少说,一旦赐婚下来,估计就会有人请你们赴宴,九少说单是金饰太重,而且也不讨喜,特别是那种纯金打造,特别实诚的金饰,

  所以,这里备的,大多是玉和宝石,还有绞丝缠金点翠,现在可以用,以后也可以进入嫁妆里,也是大姑娘的脸面。”舜指着另外那个箱子道。

  黎尘飘了一眼那箱子,想起来了,当初去黎府的时候,黎露挑的是李七送的那些很是实在的凤钗,那些黎府的女人,居然笑话说是假的。

  看样子,温暖也是知道这事了。

  这金子,你可以说是贴金的,因为那种时候被人那般说,也不好说,我拿下凤钗来给你看是实心的还是假货?只能是吃了这个哑巴亏。

  但是玉和宝石这种东西作假可不容易,家里到了一定的位置,总归是要有些眼力,还指着真的说是假的,那就是眼搓,是更加会被人笑话的。

  更何况,这绞丝缠金和点翠的手艺,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来的,这种技艺高手做出来的东西,工价都比金价要高。

  温暖,倒是用了心思。

  舜看着黎尘那了然点头的样子,心里泛起了一种有些怪异的感觉。

  看样子,都不用再详细解释,这个女娃便知道他说的话代表什么意思!

  难怪出来的时候九少一再的交代,不用多话,就说这几句就好。

  看样子,这黎家虽然是寒门,可名士两个字,还不是瞎说的。

  (黎老爷子黎璟桦同声:这种事情我们可是不知道的啊!)

  这么一想,舜的神色便放松了一些,从地上拿起了一个小箱子,道:“这里面是五百两黄金,九少说黄金好携带,可以备不时之需,还有,贵府中了状元,是要去拜会座师,还有一些上级官员,

  按照惯例,去的时候都是要备些礼,贵府是寒门,礼物倒是不用太贵重,就一些果品既好,这里出去的大街之上,有一家五味果品铺子,这铺子是九少的,九少已经让人备好了二十份礼物,姑娘只需让你那小随从去买回来便是。”

  黎尘挑了下眉,很是满意的嗯了一声。

  果然不说谢谢……

  舜轻吸了一口气,将那两个箱子都放在了地上,对黎尘抱拳一礼,便返身走了。

  黎尘瞅着舜的身影消失,才指挥着又翻墙过来的离刹拿了那个大箱子,自己则是提起了那个装了黄金的箱子,两人翻墙而入。

  天色已晚,黎尘便直接带着箱子回到了自己屋子里,关门睡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