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作妖的黎夫人

更新时间:2018-11-18 10:31:4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489

李七的到来,引得黎家又是一番热闹。

  让随从们将东西送进来,紧紧的抱了下李欢,再又和李氏交代了两句带来的有些什么物件后,李七和黎璟桦走进正堂,去拜见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

  和李七说了一会话后,黎老太爷瞅着李七那样子好似是有什么话想说,便让黎璟桦带李七去雅室休息,让他们自己去聊。

  进了雅室,刚一坐下,黎璟桦便道:“可是海船出了什么事?”

  这他也是瞅出了李七是有些话想说。

  以这时间推断,李七应该是刚跑海回来,莫不是没有赚到钱?

  看着黎璟桦那样子,李七笑着摇头道:“不不,海船没有出事,这次我们可是赚大发了,我这次去的时候,温家给了我一些最上等的红绫和凌波绸,在番外可是卖了极好的价钱,

  而且对方高兴,还准我多买些货物,我便多带了些胡椒回来,正巧这边胡椒的价格比往年都要高,咱这一去一回,去掉十万贯的本钱,再去掉按照规矩分给船工的还有我这个船头的部分,咱们两家能分的利润就有六十九万贯,

  你们是一成,一共是六万九千贯,我留了一万贯,做明年买货入份子用,其余的,我都给你们带过来了。”

  “六……六……”黎璟桦惊讶得都说不出囫囵话了。

  李七哈哈一笑,从胸口掏出了一叠交子,放在了矮几上,道:“这里,有两张是一万贯的,十张百贯的,其余的都是千贯的,嗯,这次我回来,也带了一些黄金和白银回来,要是你们想要些黄金和白银,我也可以换了给你们。”

  黎璟桦啪的一下,将自己的下巴给合拢了,瞅着那堆交子,长长的吁了口气,然后对着李七抱拳一礼。

  李七将他手压下,道:“我们之间,这么客气干嘛?不过,妹夫,我的确是有事要和你说,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黎璟桦忙道:“七哥你但说无妨。”

  李七想了想后,道:“你们过年的时候没有回去吧?这么些时候,可有接到家里的信?”

  黎璟桦点点头道:“是,曾祖父说,路程遥远,而且深冬季节,这里都无法出山,便没有回去过节,不过家里三个月便会来次信,说是挺好。”

  说到这里,黎璟桦心里微微有些不安。

  他们在这里,那日子过的是非常的舒畅,三个月一次的信,除了报平安之外,黎老太爷和他多是和黎文景讨论一些读书心得,而黎文景回的信,也多是以学术讨论为主,说到家里,也就一句话,很好。

  可听李七这个话,应该是……出了什么事?

  李七看着黎璟桦叹了口气,手指在矮几上敲了几下,道:“那,我便直说了吧,是这样的,我今年一回家,我家那口子便跟我说,说是去年腊月,黎夫人便派人找她,要你名下那些田地的田租。”

  “我名下?!”黎璟桦惊道。

  “是,你名下。”李七点点头道:“黎夫人派去的人说已经去官衙查了,你名下一共有九百亩田地,这些田地的田租应该都是属于黎家的,让我家那口子全部交给她。”

  “九百亩!”黎璟桦惊了一声后,道:“包括了你的那五百亩?”

  李七又点点头。

  “她……她……”黎璟桦脸色憋得有些红,哑声道:“那,嫂子给她了吗?要是给了,我,我这就退给你们。”

  “倒不是钱的事。”李七摇摇头道:“我那口子说,当时觉得奇怪,又怕那人是假借的名义,她便去了上合镇,然后黎夫人亲口说了,那派去的人是她的兄弟,让我家那口子把钱直接给她兄弟就是,还说这事不用告诉你,黎家是她在做主,钱怎么用由她说着算。”

  “她……”黎璟桦张了下嘴,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李七瞅着黎璟桦那脸色,轻叹了口气道:“我那口子觉得奇怪,便在上合镇住了两天,打探了一些事,那个,我记得你们走的时候,家里是留了一个老仆和一个丫头的对吧?”

  黎璟桦点头。

  他们在这里,一家子大大小小这么多人,李氏也就是带了一个周妈,上合镇那里只有黎文景和黎夫人两人,一个老仆和春樱应该是够了的。

  李七道:“听说你们走后的第二天,黎夫人便买了十二个下人,丫头婆子车夫都有,又换了家里的一些家具,搬进了正屋居住,还买了一辆马车和一匹马。”

  黎璟桦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下人的身价倒是不贵,但是十二个人那可也不是小数目,再加上,还要养,还要给月钱……

  而且,马车和马都是要钱养的,钱还不少!

  黎夫人那八百贯,只怕撑不了多久。

  最重要的是,那个时候,黎老太爷可没有说不回去,她就自己搬进了正屋!

  李七自己倒了杯茶,才慢慢接道:“不光如此,我那口子还听说,那黎夫人的娘家兄弟经常会带着家人前去串门,一住就是十天半月,天天大鱼大肉的吃着,

  走的时候还要带上一大车东西,倒是黎老爷,出去喝个酒,都要计算着铜板给,去年腊月的时候,还在外询问,是否有人要找临时教书的。”

  黎璟桦的脸色顿时一白,拳头都不觉捏紧了。

  自己父亲出去喝个酒都没有钱,只能说,黎文景将手上的八百贯也给了黎夫人,而黎夫人管着自己娘家人吃喝,却不管自己夫君!

  李七看着他缓缓的道:“我那口子说,她探听到这些事,就将那九百亩的田租合做了九百贯给了黎老爷,又去黎老爷惯常喝酒的地方放了五十贯,让那酒家只管供着黎老爷喝酒吃菜。”

  黎璟桦立时站起了身,对着李七深深一鞠躬。

  李七忙拉着他坐下,道:“是你的父亲,亦是我妹子的公公,这么做是应该的,不过,我那口子说,到得今年五月,黎夫人的兄弟又来找她,说是要预提今年的田租,而且还一副不给就要替你这个黎举人报官的模样,后来,还干脆说让我家那口子交出田契,让他带走。”

  “无耻!”黎璟桦猛的在矮几上一拍,厉声道。

  这他用脚想都能想到,要是要到田契,那个舅舅肯定是第一时间去卖掉,或者转到他自己名下了。

  李七轻拍了他一下,道:“我家那口子说了,这田契不在她手上,都在你自个手上,若是要田契,只能找你要,这才把那人给劝走,不过,几日之后,黎老爷却是来找了我娘,说是,想借两百贯,应急,我娘借了。”

  黎璟桦这下,脸都红成了猴子屁股,喃喃的说不出话来。

  李七看着他轻摇了下头道:“妹夫,我跟你说这些,倒不是因为钱的事,而是,我也专门去了上合镇,听到了一些事,说实话,这我们是亲家,一点子钱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今年六月以来,黎夫人却是打着你的名号在外头很是收了一些钱,

  说是,等你回去后,便将那些人的田产铺子放在你名下,便可以省掉很多税,那些钱便是抵那些税钱的,甚至,她那兄弟还去找了几个富裕人家,打着你上京赶考缺少路费的名义,找人借钱,那些人,多的有给百贯,少的也有给二十贯的,都说是资助你的,借条都不用打,

  这些事闹的很大,传的也很广,我只是在上合镇的茶楼,便听人说了好几次,而且有根有据,有名有姓,断然不是造谣。”

  声音顿了下,李七道:“我虽然不懂你们读书做官的事,但是我也听人说过,若是名声不好,便是你考中了举人,功名也是会被剥夺掉的。”

  黎璟桦脸色涨红,再次站起来对着李七拱手一礼,然后让李七等等,他去找黎老太爷说话。

  如果只是找吴氏和李武氏要钱,那么他可以私下用这些分红将窟窿给补了,想来李氏也不会计较,但是公开收拢隐田,还敲诈勒索富户,要是真被人告了,是真的会被剥除功名的!

  李七笑着让他去,然后出门唤了李欢去说话。

  这儿子一年多没有看到,已经长高了许多,而且整个人的气质好似都完全不一样了。

  他可是有很多话要对儿子说的。

  黎璟桦急匆匆的走进书堂,黎老爷子喊了黎老夫人正在等他,看他那样子,两人的脸色便沉了一沉。

  黎璟桦也顾不得多想,将李七说的事,一样都不敢隐瞒的说给了两位听。

  黎老夫人气得脸色发白,黎老太爷倒是比较平静,只不过脸色比墨都沉了而已。

  默默的思忖良久,黎老太爷拿起了笔,一挥而就的写了封休书,然后将那休书推到了脸色苍白的黎璟桦面前。

  瞅着那是休自己亲娘的休书,黎璟桦不觉低声哀求了一声:“祖父。”

  黎老太爷低垂了眼帘,又开始写另外一封信,同时道:“你和李七一起回去,你将这信和休书都交给你爹,就说,若是再犯,我便直接将休书送入祠堂,

  到时候,可别来给我哭着求着,你顾念她是你亲娘,你可有想过,若是你被沾上这种污名,不光是你一个被剥了功名,只怕然哥儿他们都无法科举!我黎家整个家族都要为此蒙羞!”

  黎璟桦心猛的一提,随后又想起黎老太爷说的是若是再犯,忙又应了一声。

  黎老太爷瞅了他一眼,道:“你回去,将收的那些钱全部退回去,就说,此事黎家不知道,是那王家人讹人,你还要放话出去,就说我说的,我们黎家已经跟他们家断绝关系,

  但凡是他们家说的话,都跟我们家无关,我们黎家之人,绝对不会做些什么隐田或者是行敲诈之小人之事,这次,大家不知道,我们还回去,若是以后再自己上当,那就不要怪黎家了。”

  黎璟桦额头上冒了一层汗出来,却是重重的应了一声。

  这样做,肯定是将黎夫人和王家的面子里子都踩到了泥泞里,但是,也是最好杜绝后患的做法。

  黎老太爷写完信后,道:“你带着信回去,我已经给你爹说的很明白,他要再如此糊涂,那他这个儿子我也不要了,还有,你这次回去,不要留太多钱给你爹,就将你这段时间的束脩给他们留下,你告诉你爹,这次过年我们也不回去,到得你要考试的时候,我们直接进京。”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