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杨雨欣的困惑

更新时间:2018-10-22 06:49:00 作者:墨雨 字数:2346

丽都港湾是江城有名的别墅区,这里居住的人,非富即贵。在这里最普通的一套别墅,也价值上千万!

  杨雨欣住着别墅,并不开心。她一想到田云良这个未婚夫,就头痛不已,连饭都吃不下。

  现在是暑假期间,杨雨欣有的是时间用来忧伤。昨天晚上,她进入酒吧释放一把,希望心情能好些,自然没想到会遇到人渣。

  好在,她清晨起来,昨天发生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她发现身上的睡衣竟然像四五十岁女人穿的,皱了皱眉头。

  “怎么回事,我怎么穿着这样老土的睡衣?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难道我的失忆症又严重了?”

  想想没有任何头绪,她也没心情想这些,又开始愁苦那该死的未婚夫的事情了。

  她突然冒出一个疯狂的念头:如果能够摆脱这个家,不依靠这个家,自己岂不是自由了?

  想是一回事,但是做起来又是一回事。

  细想之下,她觉得也没有几个朋友可以帮自己。她平时交往的朋友,也都是父亲商业圈朋友的孩子,请求他们帮忙,等于白费。

  想来想去,她觉得或许秦不悔能够帮助自己,摆脱眼前的困境!

  “我怎么想起这个无赖了?这家伙……我的病情加重,会不会被他气得?”一想到秦不悔,她就不自禁地皱了下眉头。

  “看来,我还得去一趟圆梦心理诊所。这失忆症,不但没减轻,似乎还加重了,发展下去,我会不会谁都忘记?”

  圆梦心理诊所,秦梅左眼皮直跳,预感今天可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片刻,杨雨欣走进诊所,她的心立即揪了起来。这丫头,昨天晚上精神不正常,今天如果正常了,再告我儿子怎么办?

  她慌忙起身,笑脸相迎。

  “杨小姐还不到治疗时间,不用这么快来!”

  杨雨欣求助地望着秦梅,说:“阿姨,你一定要帮帮我!”

  “呃……”秦梅心狂跳,却面露慈祥笑容,说:“孩子,你不说我也帮你,我儿子确实有错,如果……如果他娶你,你可不可以不告他?”

  “啊……谁说要嫁给他?我为什么要告他?”杨雨欣瞪大双眼,感觉莫名其妙。

  秦梅狐疑地转动着眼珠,心想:“这丫头,难道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是刺激过度,选择性失忆?”

  她心头窃喜的同时,心中更多的是愧疚,感觉太对不起杨雨欣了!

  她试探性地问:“昨天晚上的事情……”

  她还没说完,杨雨欣快速打断她的话,说:“对,我就是想说昨天晚上的事情!”

  杨雨欣的话一出口,秦梅刚平静下来的心再度被揪了起来,神情很不自然地望着杨雨欣。

  “说……说吧,我听着呢!”

  杨雨欣并没察觉秦梅不对劲,皱着秀眉说:“昨天晚上,我莫名其妙穿了一身陌生人的睡衣。那睡衣土的掉渣,一点品味没有,估计是哪个农村妇女学城里人穿睡衣,关键是,我从哪里穿的这身衣服?”

  秦梅瞪大双眼,听着这丫头品论自己的睡衣,而且评价还这么低,顿时脑门上两道黑线。姐的品味在你眼中真的这么差吗?

  “秦阿姨,你发什么呆?我说的话,你听见了吗?”杨雨欣瞪诧异地望着秦梅,感觉她的表情有些怪异!

  秦梅努力保持平静,尽量能笑出来,说:“呃……没……没什么!”

  这时秦不悔垂头丧气从内门走了进来,诊所有个门通向后面的院落。

  他看到了杨雨欣,其实心也是七上八下!虽然说,昨天晚上见义勇为,将她救回家。可毕竟,自己了不该看的,她若是计较这事情还真不好办!他心中暗暗祈祷,希望仙女姐姐说的是真的,这丫头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秦不悔从她身边经过,闻着她身上特有的少女香气,顿时心醉不已,真好闻!

  但是,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上去像个冷酷少年!他的眼睛,只是淡淡的从她身上、脸上扫过,然后和她擦肩而过。

  杨雨欣微微仰着脸,本以为秦不悔看到她,会和她打招呼。不管怎么说,自己请了他喝过一次咖啡!但是,他的表情,让她心中十分不舒服,感觉他太冷,有点不近人情!

  顿时,她有些恼火。别看她外表娇柔,却是外柔内刚的女子,但凡心中不舒服,该说的,该做的她都会去说,去做!

  “秦不悔你什么意思?好像我欠你钱似的,摆张臭脸给谁看?”

  秦梅望着儿子对杨雨欣冷淡的样子,脑门上豆大的汗珠都流下来了,心中暗骂:这混账小子,怎么就不知死活!你欺负了人家,还给人摆脸子看,脑袋抽筋啦!

  秦不悔回头,皮笑肉不笑,说:“怎么,兴师问罪来了?我明确的告诉你,我没有对不起你,你要是让我负责任,门都没有。爱谁谁,你再美,我也不稀罕!”

  主要是他还憋着一肚子的气,心情不爽。本来他是学雷锋做好事,自己的亲妈,非要说自己对杨雨欣图谋不轨,到现在亲妈还这么认为。想想这事,他就想发火。

  “什么……”杨雨欣瞪大双眼,感觉秦不悔今天像是吃了枪药,这火怎么蹭地就喷了出来。我怎么就得罪你了?似乎,你还占了我的便宜!

  秦梅见儿子死性不改立即发火,指着秦不悔训斥:“混账东西,快给我滚出去!人家雨欣姑娘,哪里对不起你了?你有什么权利,对人家发火?”

  “滚就滚,这个破家,我才不稀罕呆下去!”秦不悔年轻气盛,火气立即被呛起来,拉开门,头也不回离开了诊所。

  “啊……阿姨……他怎么了?”杨雨欣懵在当场。

  “别理这他……”秦梅收拾一下心情,拉着杨雨欣的手,说:“来,坐在沙发上……你似乎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

  “对呀!我清晨醒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一点也不记得。就好像那一晚的记忆,被人截取走了一样。”杨雨欣揉揉太阳穴,费力地回想,却依然抓不住昨晚的丝毫记忆。

  “不记得好……呃……这是选择性失忆,是你的潜意识里,让你忘记,这对你有保护作用。对了,你最近有没有发觉,自己白天和晚上有什么差别?比如说,性格方面。再细说,你白天看上去很文静,很知性,有涵养,但是一到了晚上,就觉得自己想要释放,像是变了一个人,性格完全和白天不搭?”

  秦梅初步判断,杨雨欣可能从轻微的抑郁症,突然恶化成了精神分裂。

  更何况秦梅对杨雨欣不是真的了解,有些怀疑,昨天晚上她说的一些事情,其中有真的部分。比如说,她说的“艾滋病”。

  想到“艾滋病”秦梅心中不免一寒,心想:“看来,得弄清楚这丫头,到底有没有这种病?这可关系到儿子的生死,不得不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