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混混闹事原因

更新时间:2018-10-24 11:52:00 作者:墨雨 字数:2409

胖子吓得年色发青,战战兢兢地说:“不敢,我不敢了……”

  此时秦不悔平静下来,才想起问胖子。

  “败类,说,为什么要欺负我妈和我女朋友?”

  “谁是你女朋友,不要胡说八道!”杨雨欣光顾着激动了,第一次秦不悔说她是他的女朋友的时候,没反应过来。此刻才反应过来,这混蛋占自己的便宜。

  胖子瑟瑟发抖,说:“啊,我说我说!是狼哥让我来告诉你,有胆量晚上金湾码头附近见,不然,他会一直派人骚扰你的家人。”

  秦不悔皱着眉头,说:“什么狼哥?我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你是没得罪他,可是你得罪了丰业集团的少东家田少呀!他请的狼哥,收拾你。”

  胖子只想着保住自己,将知道的和盘托出,说:“田少还说了,他有一把麻醉枪。狼哥他们当真打不过你,他会用麻醉枪对付你。”

  “麻醉枪,亏他想得出来。”秦不悔拍怕胖子的脸,冷笑着说:“现在就打电话,让你的狼哥和田少滚过来。”

  秦不悔不怕把事情闹大,他十分的恼火,竟然敢欺负到自己门上来,欺人太甚!

  “不悔,算了,这些混混我们惹不起!”秦梅担心儿子的安全,立即劝道。

  “妈,你放心,儿子很能打,几个混混而已,来十个,我照样打趴下。”

  胖子一听心中嘿然乐了,你自己找死,别怪我。狼哥手下可有二十三人,就算你再能打,能打过二十三个人?

  “我……我手机摔坏了。”胖子看上去小心翼翼的道。

  闻听这事又和田云良有关,杨雨欣气得嘴唇发紫,怒吼:“说他的电话号码,我给你打!”

  胖子一愣,却不敢怠慢,立即报出号码。

  杨雨欣拨通田云良的手机,对面接通手机内传来混杂的声音,此刻,田云良和狼崽正在歌厅厮混。

  田云良看都没看自己手机,接通电话不耐烦地吼:“谁他娘这时候打电话,找我什么事?”

  “该死的畜生,我好歹是你的未婚妻,你派的人差点把我给侵犯了!你就是个畜生,你不是人!”

  “啊!”田云良听出是杨雨欣,大吃一惊,接着愤怒地嚎叫:“他娘的,他们是什么人?你在什么地方,我去弄死他们!”

  “还给我装,就是你派来的人。他已经被我打死了,来收尸吧!”说完杨雨欣愤怒地挂断手机。

  田云良瞬间明白过来,猛然将眼前的桌子掀翻,正在k歌的狼哥,和一批混混全都愣住了。

  “田少怎么了?”狼崽惊问。

  “好你个小狼崽子,我的女人,你也敢让人动,你活腻歪啦!”

  狼哥并没多少本事,只是江城一小片混的不错,而田云良就是他的财神爷,他怎么敢得罪。

  他慌忙解释:“田少,不可能啊,我只是让胖子去圆梦心理诊所警告秦不悔,顺带约他今晚去金湾码头,这也是我们说好的。我也没想到,死胖子竟然……”

  “别他妈废话,跟我走!”田云良阴冷着脸,疾步而行。

  很快,这群人开着几辆车,哗啦啦向着圆梦心理诊所赶来。

  圆梦诊所,胖子听到杨雨欣和田云良说的话,已经吓个半死,脸色难看的像死了爹娘。

  “啊,田嫂,我不知道你是田少的人,我要是知道是你,打死我都不敢碰你!”

  “别胡说八道,我不是你田嫂!”杨雨欣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

  一个未婚妻的名号,已经折磨的她心力交瘁,一提到这事情,她就想发疯。

  胖子被杨雨欣怒吼的模样吓懵了,立即闭嘴,再也不敢说话。

  片刻之后,田云良带着狼哥二十几人冲了过来。

  这时,那被打晕的小子醒了过来,看到田云良和狼哥带了这么多人,立即来了底气,大声叫嚣起来。

  “狼哥,你们来了。这小子太猖狂了,一定要废了他。不过那妞很漂亮,水灵灵的,抓回去做田嫂,等田少玩腻了赏给我们。”

  这家伙本以为讨好的话,却拍到了马蹄子上。

  他先前昏死过去,自然没听到杨雨欣打电话怒斥田云良的声音,醒来后,看到自己人来了,说话更蛮横。

  “找死!”田云良顿时暴跳如雷,指着那混混,吼着:“狼崽,打断他的狗腿!”

  杨雨欣是田云良的未婚妻,他虽然喜欢给杨雨欣犯浑,主要是想引起她的注意,内心还是希望得到她的青睐的。

  这群不知死活的混混,竟然敢打她的主意,他岂不恼火。

  “啊,为什么?”那混混大叫。

  田云良依然不解恨,指着胖子,恶狠狠地说:“把他的腿给我废了。”

  杨雨欣冷漠地看着两个被打的混混,自然不会有丝毫同情,那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

  秦梅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田云良才是这些人真正的幕后。

  “我说年轻人,该闹的你们也闹了,结果还闹了个大乌龙。该收敛收敛走人了!”

  田云良的怒气正盛,怒视着秦不悔。

  “小子都是因为你,给我听好了,我们的恩怨要想了结,今晚金湾码头大桥下见。没胆量,你就躲在家里做缩头乌龟好了。当然,我会派人每天骚扰这里,让这个诊所关门为止。”

  说着他又冷冷地瞪了杨雨欣一眼,说:“贱女人,没事跑这里做什么?以后不许出现在这里,不许见秦不悔这个混蛋!”

  “该死,你没有权利这么要求我!”杨雨欣快被气疯了。

  田云良冷笑,说:“等会,你就知道,我有没有权利要求你了。”

  秦不悔忍住怒火瞪着田云良,冷冷地说:“好,我赴约,今晚就解决我们之间的恩怨。”

  本来秦不悔想立即动手,将这批人全部打趴下,但是他担心人多,有人会对自己的妈妈和杨雨欣不利。

  “如此最好。”田云良挥挥手,带着众人飞速离开。

  很快杨雨欣接到了杨袁峰的电话,显然杨袁峰听信了田云良的坏话,在电话里将女儿劈头盖脸骂了一通,然后命令她立即回家。

  杨雨欣委屈的眼泪,刷刷刷流淌下来,忍不住呜呜呜哭了起来。

  秦梅见她如此难过,上前抱住她,轻轻安慰。

  “不哭,孩子不哭。有天大的委屈,也不能自己难为自己。别人不疼你,你再不爱惜自己,还是你受罪呀!”

  经过秦梅一番安慰,杨雨欣才慢慢停止哭泣,叹息一声,说:“我若是有你这样的妈妈就好了!”

  杨雨欣十岁的时候,妈妈就离开人世,怎么死的,她的脑海一片模糊。后来父亲再娶。

  后妈虽然对她也不错,却毕竟不是亲妈。而且,杨雨欣成为田云良的未婚妻这件事情上,还是她的后妈出的主意,并且从中牵线搭桥。

  可以说,杨雨欣对她这个后妈,已经没有了丝毫喜欢,甚至已经开始恨她。

  亲妈肯定不会逼迫自己的女儿,将来嫁给不喜欢的男人。

  秦不悔望着杨雨欣梨花带雨,很想帮助她,献计献策,说:“其实,你不用苦恼,我有办法让你摆脱田云良。”

  “你真的有办法?”杨雨欣也是走投无路,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要不然,才不会轻易相信秦不悔的话。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