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救人

更新时间:2018-10-25 17:28:00 作者:墨雨 字数:2155

“古玩市场之类,碰碰运气吧!”仙女姐姐说道。

  “好。”秦不悔回应。

  秦不悔虽然有时候无赖,却也知道轻重缓急。。

  他很清楚,麻醉枪非同一般,虽然速度上未必有真枪快,但是肯定比他现在的速度快。更何况,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晚上和田云良一战,如果被田云良暗算,中了麻醉弹,自己就成了田云良手中的玩物。唯有再度提升自己的力量,才能有更大的把握,一人打二十多人。

  时间不等人,秦不悔有了目标,立即风风火火杀向了江城市最大的古玩市场。

  别人都希望在这里捡漏,而他却希望寻到一块灵石。

  古玩市场并不景气,甚至十分萧条。但是,秦不悔进入古玩市场的时候,却看到了一群人在中间过道围了个圈,不知道在看什么宝贝?

  他快速地挤了进去,想看看什么宝贝,值得这么多人围观?结果,宝贝没看到,却看到了有人正对一个老人施救。

  老人的旁边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吓得花容失色,泪流满面,不停地叫着:“爷爷,爷爷,你千万不要有事!”

  救人的是江城人民医院,急诊科的大夫,正忙活着为老人带呼吸机器。

  秦不悔看着老人脸色发紫,似乎呼吸不畅,可能是缺氧引起的。好奇之下,他动用了透视眼,这次透视的能力又强了不少,直接看清楚老人喉咙内有一口浓浓的老浓痰。

  正是这口浓痰出不来,折腾的老者几乎丢了半条命。

  如果这个时候给老人带上呼吸器,不但对老人不利,还可能引起更严重的憋气、缺氧,等于要了他的老命。

  “等等!”他不能见死不救,立即冲上去,扒开急诊大夫。

  这大夫中年人,正急得满头大汗,突然被秦不悔这么一扒失去重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抬头见是个毛头小子,立即怒吼:“滚开,捣什么乱,病人出了差错,你吃罪的起吗?”

  “你不明情况,就胡乱施救,简直是庸医,应该滚的是你!”秦不悔瞪了他一眼,接着将注意力放在老人身上。

  “庸医你个头!”作为急诊医生,压力自然不小,忙得焦头烂额,竟然被一个无知的小子,无端的指责是庸医。王川顿时暴跳如雷,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

  他猛然爬起来,抡起拳头,向着秦不悔的脸部打去。

  这时秦不悔已经将老人扶起半坐着,右掌已经贴了他的后背,同时左手扶正他的身体。已经开始运转灵力,要将他喉咙中的浓痰逼出来。

  “砰”一个猛拳打来,他自然没功夫躲避,硬生生挨了这一拳。但是,他的身体纹丝不动,这时就听噗,老者张口,已经将这口老痰吐了出来。

  “啪”这口老痰正中王川脸上,瞬间将他打愣了。

  老者能够呼吸新鲜空气,嗓子像是拉响了长鸣,大口大口吸了几口气,气色立即好多了。

  “哎呀,差点把我老头子给憋死!人真是老了,连咳口痰的能力都没了。小兄弟,多亏了你,不然,我这条老命,就稀里糊涂的被一口痰夺走了。”

  王川用手将老痰从连上擦掉,脸色已经难看的要死。他知道自己错了,差点害死一人。这样的疏忽,本不应该发生,却因为自己太急,太累了,查看的不够详细,差点误人命!

  只是,自己刚才还误会了小伙子,给了人家一拳。

  想到这里,他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秦不悔将老人扶起来,那少女已经不哭,慌忙搀扶老人。

  “太好了爷爷,你没事了!”

  “瞧,把我的灵儿都吓哭了。爷爷,好着呢!”老者慈祥地为少女擦眼泪。

  王川突然弓腰,向着秦不悔道歉。他是个急诊医师,有自己的医德,也不是那种推卸责任的人。错了就是错了,他会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对不起小兄弟,我误会你了。刚才,我还打了你,你动手打回来吧!”

  本来秦不悔腾出手来,想好好教训这个“庸医”,却没想到他是个敢于担当的人,并不推卸责任,顿时他的气消了。

  怎么说,这人和老妈也算半个同行。如今的社会,医患关系又那么紧张,真正没有医德的家伙,毕竟是少数。坏的是个别人,不是一个行业。

  秦不悔点点头,就原谅了他。

  “算了,你们的任务繁重,每天像陀螺一样转,身心疲惫,有时候还不被人理解。你们的日子本身也不好过,出现错误,也不是你想要的结果。”

  王川听到他的这番话,瞬间心像是被戳了一下,整个人的精神崩溃了,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一个看上去四十岁的男人,竟然痛哭流涕,这下将众人看的完全惊呆了!

  “这……你怎么还哭起来了?”秦不悔微微一愣,想到了很多心理学知识。突然明白过来,此人是因为工作精神压力太大,又没有人真正理解他们。

  自己刚刚那些话,正是击中了他精神深处的脆弱,让他再也绷不住了。

  想了这么多,秦不悔突然觉得,心理医生好像很神圣,就是修复创伤灵魂的导师。

  秦不悔对着围观的人挥挥手,说:“都散了吧,没什么事情了。”

  这些看客们,也没心情看下去了,纷纷散去。

  老者走上前,拍拍王川的肩膀,说:“小伙子,在我眼中,你依然很年轻。人生漫长,经历风雨那是肯定的。相信自己,坚定本心,不必计较别人理解不理解自己。只要自己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心,就足够了。”

  王川挺直身板,对老人肃然起敬,接着恭敬地深深鞠了一躬。

  “如果人人都像老人家和这位小兄弟,如此通情达理,如此理解我们,何愁医患关系不能解决。今日见到两位,我对医学工作又充满了信心。”

  王川重拾信心,收拾好急救设备,又风风火火,赶往医院,还有很多事情,正等着他忙。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

  老者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像是调查户口一样。

  秦不悔嘿然乐了,说:“爷爷,可别叫我小兄弟,你都把我叫老了。我叫秦不悔,我妈是心理医生,开了一个小诊所。”

  “心理医生,都是蒙人的吧!”小姑娘来了一句,稚气未退、朝气蓬勃的面容,眼中挂满了深深的怀疑神色。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