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血布

更新时间:2018-07-25 14:14:57 作者:未六羊 字数:2612

雨在第二天临近傍晚的时候停了,所有人的心情都为之一畅。村里负责给众人炒菜作饭的大嫂们开始唧唧喳喳嘻嘻哈哈的准备开火起灶了。

  婉姨心情很好,主动提出给大家做个菜尝尝。这在众人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真不知道有着洁癖的婉姨,连每次吃饭都要用一种带着酒精味的消毒水擦一遍餐具,这次竟然主动提出深入油烟弥漫的重污区,为大家奉献一道据说是她本人家乡的一道极品美味。

  而除了对婉姨的惊人之举比较意外外,众人更多关心好奇的还是婉姨所说的那道家乡美味到底是如何的美。

  为了配合婉姨做出的重大牺牲,梁库也异常勤快的帮姐妹花摘起菜来。

  菜都是现从菜园里摘的,新鲜的还顶着花带着刺,全是农家一手原始栽培,全无一点人工化肥。虽然菜叶瓜型上不如受过人工改良的菜种肥大好看,但味道几乎天差地别。

  让人吃起来不光是味觉上的菜香清美,更多的是一种心情上的时光倒流感。对于拥居都市的现代人,是很难有机会一饱如此口福了。

  村人对于肉类的保存也有自己独特的原始方法,但凡有多出的鲜肉,就用塑料袋封好放入提水的木桶。然后再沿着井绳把木桶一点点的沉入到深凉井水中。因为无论天气如何炎热,这种以原始方法打挖出来的深井,都是凉气浸人,就像是一个巨大深长的天然保鲜库。

  而婉姨要做的这道家乡美味是山药炖排骨。

  婉姨生长在江浙之间,菜肴风格喜欢淡而清鲜。所用主料不多,只有山药、排骨、小青菜三样,配料就更少之又少,除了半段小葱、些许清盐和几朵飘浮若无的菜籽油花,剩下的就几乎全是井泉汤水了。

  这让吃惯北方浓重口味的梁库不禁生出满脸狐疑,就这些个清汤寡水还能做出什么美味?

  同是生长在南方的姐妹花口味相近婉姨,自然知道这清汤寡水的妙处,此刻只是微笑不语。

  梁库就更加摸不到边际了,大有一种天下人皆清醒,惟独自己被蒙在鼓里的不踏实感。

  可一等到汤味溢出,梁库就不说话了,口水几乎要从眼睛里流出来。实在是太美了!菜是菜的味,肉是肉的香,除了最大限度的保存了菜肉本身的原汁原味外,更多了种少许若即若离的合香。

  更绝的是泛着淡淡菜绿的汤水,喝一口舌底生津,就像是在挠你胃里的痒痒,越是淡中藏味,就越是放不下手中之汤。

  梁库稀里胡噜的几乎包揽了整碗汤,意犹未尽之余有点忘乎所以:“好喝!太好喝了!婉姨呀,真没想到您还有这手绝活。除了对骨头在行,对骨头汤更在行!”。

  梁库的一时忘情美赞,却忽略了正在吃饭众人的感受,好好的吃着饭却让人联想起残白枯干的人骨。

  小灵嗔道:“汪汪汪,有骨头吃还让你闲不住,坏梁库!”。

  梁库反应过来,呵呵的傻笑着捧起大汤碗,做豪侠饮酒状把剩下的残渣汤料一饮而尽。

  饭后众人又开始对明天的挖掘进行了各种憧憬加闲聊式的猜测,期间热情的村民越聚越多,偶而插上两句乡野逸事,更把全场气氛一浪浪推向高潮。一直闹到很晚才渐渐散去。

  人声一去,雨晴后月朗星稀的村野中顿时响起蛙声一片。

  朝歌和梁库、阿光、老赌头睡在一间农舍里。此时已经夜半,保持着很规律生活的阿光已经睡去。沾枕就着的梁库、老赌头当然更不在话下,早睡的不醒人事。

  惟独朝歌仍还朦朦胧胧的半醒着,自从那次雷击后,他便越来越感觉出身体上的诸多微妙变化。等再次经过人骨坑的阴火激发,身体上的变化就更明显了。先是睡眠渐少,但相反人更精神了;然后饭量也在逐日减少,每次稍多吃一点,就会有种说不出燥热心烦。

  并且身体变得异常敏感,他甚至能清楚感觉到轻风吹入窗子后分成几股微流从不同方向击到屋内的墙壁上,然后再反弹散去各方。越是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这种感觉就越灵敏。

  而此时身体内就四处很规律的循环着一种光质类的流,充盈而又柔和。朝歌除了依稀还记得老赌头的那几句话外,便不再知道如何对这种流再进一步引导和利用。就这样任它们像涓涓溪流一样,往来不息的流淌在自己这座人体山水中。一直在这种美妙感觉中,渐渐入睡。

  但在朝歌的诸多变化中却有一样始终没多大改变,那就是多梦。

  朝歌自小就多梦,这可能跟朝歌多思少语的个性有关。尤其是小时候那段自闭症,很长一段几乎分不清哪里是梦、哪里是醒。完全构架在一种现实与虚幻相交替的混沌之中。

  虽然随着年岁的增长,朝歌已经渐渐从自闭的世界中走了出来。但多梦仍然是一直伴着他的另个世界。

  而朝歌的这个漫长繁杂的梦境世界说来也简单,几乎大部分都在反复重复着童年或是比童年更小的幼年中一些片光碎影。

  并且这些残梦的片光碎影有一样都很相同,就是所有的场景中都几乎只有朝歌自己一个人。

  今天重复的这个梦除了朝歌自己一个人,还有一条鱼,一条装满了各色糖豆的透明玩具鱼。

  这条鱼是吊在空中的,鱼的底下就是一动不动仰躺着的朝歌。朝歌曾有过一段很长时间,专门对这些重复的梦做过推测。从这种毫无自主的状态看,此时盯着鱼看的朝歌应该是很幼小,幼小的甚至连爬起来都很艰难。

  但对于正常人来说,连爬起来都很艰难的幼龄段,又怎么会有如此清晰的记忆呢?这便是朝歌有点解释不清的地方了,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有种错觉,也许这场景并不存在,也许只是童年时候一个清晰似真的梦。

  只是这个梦忽然有点跟往常不同了,按以往,这个梦会在鱼与朝歌的对视中渐渐的淡出,但今天不同了。先是从仰吊在空中的鱼开始的,那鱼一双大而透明眼睛后的两颗白色糖豆开始渐渐转成红色,像是两只充血的人眼死死的盯着朝歌。

  紧接着透明鱼腹内的所有五蜒六色的糖豆都像着了魔似的一个个都变成了怕人的血红色,瞬间把整条透明的鱼变成了一条恐怖的血鱼,有着一双血红死鱼眼的血鱼。

  朝歌随着那渐渐欲红滴血的血鱼心跳剧烈,他很奇怪,梦里的自己远没有清醒时的自制力,他甚至想叫,但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他想挣扎,身体却丝毫没有反应。

  就在这种因极度惊惧而导致崩溃临界点的时候,那瞪着一双死眼的血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块暗红色样的东西。

  朝歌迅速从梦境中醒了过来,也渐渐看清了那块红色样的东西,原来是块吊在房梁上的红布。

  这种红布几乎是家家农房在起梁的时候,为了吉利而系上的一块红布。朝歌仰躺睡觉,那红布正不偏不倚的吊在他的头顶。

  朝歌呼出了口长气,也明白了为什么那好好的梦鱼变成了红色。一定是因为就在梦境淡出的那一刻,朝歌看到了那块红布,而月夜中的红色对人的神经有某种刺激性,于是就有了这种恐怖的浅意识转变。

  但随即一个念头从朝歌脑中闪过,如果按这个次序,那一定是在朝歌做梦间就睁开了眼睛,否则又如何看到那块引起恐怖意识刺激的红布呢?但这个念头也只是在朝歌头脑中一闪而过并未深究。

  可就在他翻了个身,侧卧着再准备睡去的时候,朝歌忽然发现炕上少了个人,再仔细看,少的竟然是老赌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