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非常突然

更新时间:2018-07-25 11:43:48 作者:未六羊 字数:2248

这不仅是支柔弱女子的手骨,

  而且是位年轻母亲的手骨,

  因为就在一点点顺着这支手骨挖下去的时候,半具卷曲着上身的年轻女子尸骸渐渐显露出来。而她那已经断了几根的胸骨前,正紧紧的依偎着一颗弱小的儿童头颅。

  所有人都被面前这对紧紧依偎在一起的半身母子尸骸震惊了!

  而让所有人震惊的并不仅仅是她们的完整性,而是通过一铲铲、一刷刷的巨细清理中,一寸寸、一段段清晰无比、震颤无比的在众人眼前呈现了一副母子在死前求生的恐怖情景。

  活埋!

  准确说,应该是被埋的时候她们还活着!

  女子这支一直向上伸出的手,一定是在试图着伸出地面,能为怀中孩子争取一口.活命的空气。

  而从她那强烈抓成的爪型,和五根因不断挠土而去肉损缺的指骨尖,让人更触目惊心的仿佛看到了,这年轻母亲是如何忍受骨折和土磨肉碎的巨痛,完成着一项不可能完成的垂死之务。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停住了手。

  所有人都如这半埋在深土里的母子尸骸一般,被无声的凝固在坑穴中。

  而正当所有人都在被凝固的只剩下心震的时候,朝歌更忽然感觉到有种无比强烈的质气,像无数支手一样从这对母子骸骨周围土层下伸出来,穿透衣裤,一点点深深的侵入到朝歌的体内。

  朝歌不禁激灵灵打个冷战,这决不像因为瞬间震惊而引发的某种错觉,因为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体内的变化,而且朝歌竟然身不由己的拿起了铲子向土层铲去,他好象听到有无数相杂的声音从地底传出来召唤着他,瞬间,朝歌的眼睛里迷了一层红雾。

  第一铲下去,半块腿骨露了出来。第二铲下去,一根筋骨翘了出来。

  朝歌就像着了魔似的一铲铲的铲下去,每铲下去,都会随之铲出一块零散的人骨,而且伴着速度加快,铲出的人骨也越来越多。

  土守形等人也没注意到朝歌的这种异常变化,也跟着动起来。很快一层薄土去尽,渐渐的在众人眼前现露出一个更为震骇的情景。

  他们就站在一个有上百具横七竖八交叠在一起的白森人骨巨堆之上。

  在远处观看的梁库和老赌头也似乎从坑穴中反映上来一动动的身影中感觉到了什么,屏着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茫茫黑野中的那个坑。

  朝歌眼中的那层红雾更浓了,他越来越感觉到这质骨之气在体内发生的反应,就像绵焰不断的阴火在慢慢煎熬着四肢百髓,煎熬着每条血脉每根骨头。

  神智逐渐恍惚中,朝歌不自觉的用雷击时老赌头念的口诀在体内导引起来。他潜意识的觉得,也许体内的能量会驱走令他难受无比的阴虚之火。

  可他说什么也没想到,就在刚刚一调动体内术力的刹那,就像是一星碳火落在了汽油桶中,轰的一下燃起了本体内的熊熊阳实之火。

  更不可思意的是,本体而发的熊熊阳火不但没驱走尸骨阴火,而且竟然前后相随的在体内快速的旋转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能量旋涡,可怕的吞吸着骨堆中散发出强烈质气。

  朝歌的异常变化终于引起了婉姨的注意,她惊呼道:“不好!朝歌被这骨气逆转了!”。

  就在婉姨话音刚落,每个人都惊惧的凝注朝歌的时候,远处观望着的梁库和老赌头忽然站立不稳摔倒在地的时候。由朝歌引发的能量巨变,使所在风水力场发生了塌陷式的失衡,以人骨坑为中心的整片巨大田区所产生的五行重力,以传导递增的态势,可怕的向这个只有十米的人坑逐次压了过来。

  土守形的手第一次发抖了。

  确切说,是他那支本想抬起来推局抵抗的手有点抖了。因为他知道,以这种塌陷式逐次压过来的五行重力,就算他十个土守形,就算坑内所有的术力加起来,跟这种连锁反应的自然失衡五行力场相比,就像巨石之下的无壳裸蛋。

  不但土守形明白这个道理,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包括朝歌。

  但朝歌仅剩下的那一丝清醒,已完全无法控制体内巨变。他越是想导引体内的两股内火,就发现它们越是旋转的飞快。

  朝歌甚至感觉到连自己的血脉也跟着旋转起来,骨肉也旋转了起来,直到最后只觉得身体已经不存在了一样,只剩下越转越快越转越大的两股巨大的内火。它们形成的术力旋涡,就像黑洞一样把整片田区的风水力场向中心塌陷过来。

  土守形、婉姨、阿光、姐妹花五个人迅速决定了一件事,如果想让力场失衡的连锁反应停止下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制止体内正疯狂运转术力的朝歌。

  五个人再次默契中联手了,即便更大范围的九鹿县都被他们联手逆转了,相信只要这五个人联手,几乎没有办不成的任何事。

  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半个月前还丝毫没有术力的朝歌,即便在经过九鹿县的雷击后发生天翻地覆改变、但仍不能跟眼下诸位相比的朝歌,不但在承受众多术力高手的联手全力攻击下丝毫未动,而且让在场五人惊惧无比的是,他们本身倾全力同时发出的术力,在与朝歌相接触的一刹那,就像一下子被卷入到一个巨大的龙卷风之中。

  更不料的是,由于众人术力的加入,让以朝歌为核心的这个力场旋涡流更加巨大到一种可怕的程度。

  外围风水力场的连锁反应也越来越快了,就像四面倾泄而下的雪崩,凝聚了越来越骇人的声势向中心巨压而来。

  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想了,很简单,如果真的被这恐怖的连锁失衡五行力挤压而过的话,不要说内脏,恐怕连最细小的指尖骨,也会被瞬间压成粉末。

  百无办法之中,他们只有最后一个抉择了。不记一切后果,集中一切力量,瞬间对朝歌最薄弱的环节发起冲击。

  在电光火石之间,土守形、婉姨、姐妹花四人以不具术力但却可以通过自身推导加速术力转化的阿光为中心,形成了自己的一个术力旋涡流,当加大到相当程度的时候,瞬间对朝歌的心口发起重击。

  没有风,但每个人的衣襟头发都激荡的巨飘起来。不是很大的十米骨坑内,形成了两股方向截然相反的旋涡正与外围倾泄挤压而来的风水重力同步运转着。

  能不能躲过这灭顶之灾,就看此一击了。

  就在连锁重力如排山倒海式的压顶而至的时候,土守形婉姨等人倾尽有生以来的全部术力向朝歌决然的击了出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