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大闹九鹿县(下六)

更新时间:2018-07-25 11:42:13 作者:未六羊 字数:1914

风更大了,顷刻,九鹿县上空雷电交加、大雨滂沱。

  土守形等人说什么也没想到,因逆转风水时区而引起的雷电交加,正天翻地覆的改变着一个人。

  “打雷了。”。

  这次叫出声的却是老赌头。

  朝歌把早准备好的一截浴室白钢管拿在手中,他准备把它伸出窗去,从而更好的引来雷击。

  梁库一把抓住了朝歌的手:“朝歌……”。

  朝歌能感觉出梁库的担心之情,一股暖意在心底荡起,他笑了笑,慢慢把梁库的手退掉,一直看着梁库退到了安全地方,然后一点点把手中的白钢管伸出雷电交加的窗外。

  梁库的身世,决定了他自小都是行影孤单,与一个人大半年的形影不离,是梁库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在梁库心里早把朝歌当成了血肉兄弟。

  每次有难,他都有种生死相随的冲动。他知道,朝歌虽然外表冷漠,但心里却藏着一座火山。他相信,如果他有难,朝歌也会眉头不皱的生死相随。

  可现在,梁库只能这样看着,看着朝歌。

  全城都已停电,高崇的大厦被浓浓的雨雾包裹的如同黑夜。每次裂人心目的闪电,都像是要把整栋大厦蒸发一样,爆闪极亮到顶点。

  而每次爆闪的瞬间,都把朝歌迎风而立的影子深深印在梁库的眼里,深深印在这里的每个角落。

  终于在一次惊心裂地的霹雳之后,朝歌被击中了。

  梁库几乎凭着一种直觉,一下子猛冲到窗前,一股刺鼻的烧焦胡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朝歌!朝歌!”。

  梁库几乎是在嘶叫着猛力的摇晃着已经昏迷不醒的朝歌。

  老赌头也来到跟前,一只手搭在了朝歌的脉搏上。梁库像疯了似的又抓住老赌头,他想玩命,因为就是这个老赌头害得他唯一的一个血肉兄弟生死不明。

  不过梁库忽然发现一件事,他忽然发现面前的老赌头似乎已经完全不是原来的老赌头,两眼聚光,神情威肃,而且他用了一种让梁库极为陌生语调说了一句话:“想救朝歌就听我的!”。

  老赌头的忽然转变梁库已经来不及多想,因为他此刻的唯一念头只有一个:救朝歌。也正是老赌头的这句话,让有点发狂的梁库静下来。

  老赌头:“听好了!我说一句,你跟一声,用最大声喊出来,错半个字,朝歌都会没命!”。

  梁库狠狠的点点头。

  老赌头:“过午穿未!”。

  梁库:“过午穿未!”。

  老赌头:“引子润木!”。

  梁库:“引子润木!”。

  老赌头:“庚七破甲!”。

  梁库:“庚七破甲!”。

  老赌头:“辛生水入!”。

  梁库:“辛生水入!”。

  …………

  就在雷鸣、闪电、还有老赌头梁库的嘶声呐喊中,不可思意的事情发生了。朝歌的手竟然开始动起来,不但动起来,而且竟然随着两人所念开始推起掌诀来。

  梁库激动的已经哭出声,但又怕会念错音,于是强忍着不停流出的泪水,所发出的声音,已经近乎于吼了。

  梁库并不知道,老赌头正在用一种奇阵导引,把朝歌体内已经激活但却被雷电击之过散的能量源调理并护持住。

  老赌头大声念出的口诀在梁库听来就像天书一般,但对于已经深深悟得阵衍导引的朝歌却再熟悉不过。虽然已经神智不清,但在梁库两人的嘶声大喊下,竟然潜意识的运作起来。

  续而梁库在老赌头的示意下,一左一右把朝歌架起来转身对准了门的方向。

  此时老赌头喊道:“听好了!我念一句,你跟一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停!”。

  梁库一时全力集中,竟然不自觉的跟着老赌头大声念道:“听好了!我念一句,你跟一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停!”。

  老赌头大吼:“离左撰右!”。

  梁库大吼:“离左撰右!”。

  老赌头大吼:“运卯出秀!”。

  梁库大吼:“运卯出秀!”。

  梁库的话音刚落,也正是朝歌掌局推完,一个闪电劈过,竟然穿窗而入,直把房门炸个粉碎。门外把守的一众大汉,瞬间全部被炸飞出去。

  梁库不敢多想,因为他实在怕精神一遛就会念错,而且他知道,即便他想破头,恐怕也绝对想不出眼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离左撰右!”正是八卦中的方向断位,此时大门方向正是“离左撰右!”所指的正前东南方向。

  而那句“运卯出秀!”却是朝歌利用体内已经被激活的术力,改变当下房间内的风水格局,从而把火性致烈的闪电霹雳引起来,产生惊人的破坏力。

  此中奇阵骇术,不止是梁库无法理解,恐怕整栋二十层的大厦也没一个人能理解的了。但它确确实实的在平凡人的视线中横空炸现了。

  老赌头和梁库一左一右架着神智不清但却紧掐掌诀的朝歌冲出门去,楼道里乌烟弥漫,被雷电烧着的地毯,散发出一股像羊毛被烧焦的刺鼻味。影影绰绰中,楼道里许多大汉身影向这里扑来。

  老赌头大吼:“兑位正前!”。

  梁库大吼:“兑位正前!”。

  老赌头大吼:“阴乙雷电!”。

  梁库大吼:“阴乙雷电!”。

  又是一个霹雳闪电从门口折了个角,在几乎烧着了梁库头发后呼啸而过,像裂目火龙一般爆长在整个楼道里,瞬闪之间,像是在黑岩中活活撕开了一道口子,所到之处,荡然无存。

  可也就在同时,朝歌一口血喷了出来。

  梁库心在抖了,他转头向正凝神前方的老赌头望去。

  老赌头没眨一眼的仍盯着前方:“现在只有一条路,冲出去!否则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