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大闹九鹿县(下五)

更新时间:2018-07-25 11:41:27 作者:未六羊 字数:2087

现在的时间是第三天的下午一点(未时),逆转全局的时间定在第四天的上午八点正(辰时)。

  距离颠覆全城的时间还剩二十小时。

  于是我们就会在全城范围内看到几个这样有趣而又奇特现象:

  一个笑眯眯的阳光帅哥,几乎走遍了全城,他专门找驾驶大型汽车的司机握手,找完一个再找下一个,没人知道他想干什么,也没人知道他跟多少司机握了手。

  一个干瘪老农徘徊在城东的一块巨大空地上,他不停的按照一种古怪的次序行走,在这块空地上反复勘测,时而沉思住足、时而又像自言自语。

  一个打着巨大阳伞妇人,独自行走于市区中心的每条大街小巷,几乎在每座高大建筑物前都会稍稍停留,然后举头相望。

  一对可爱至极的盲人姐妹花,手牵着手让人觉得极为突兀的出现在城郊发电厂边,她们一言不发的沿整个厂区外围行走,好象在寻找着什么,也好象在感觉着什么。

  而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校长人马也在悄悄的云集中注意着这五位奇人的一举一动,他们很奇怪这五人的反常行为,他们不知道正在发生着什么,也更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

  与此同时,朝歌终于决定冒险一试老赌头的办法,用电。

  之所以这样决定,并不是相信老赌头的一面之词。而是朝歌想到了阿光曾讲述的家史,电也是以相似于一种术力的形式存在着,其在五行所属上恰巧为火。在加上自身的那种奇妙变化,朝歌最终决定一试。

  就在梁库的提心吊胆,和老赌头的一脸关注中,朝歌用手碰向了电源。

  就在接触电源的瞬间,朝歌体会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痛苦,一股强大电流顺着他的手臂快速传导着,但就在快要击到心脏的时候,朝歌忽然感觉到体内像是开了壳,那股巨大电流像水一样瞬间被分解成无数火流,顺体而下,最后泄入地中。

  虽然在脉路信道上,朝歌觉得再次有了打通的迹象。但无奈,像老赌头所说的那种能自我凝聚能量的发动机却并没被激活。

  看着朝歌无事,梁库和老赌头不禁松了口气。虽然没有成功,但至少证明了老赌头那种说法的可能性。

  于是老赌头就更加变本加利的吹:这次失败的原因,一定是因为220伏的电压太小,跟本不足以激活朝歌体内的能量发动机。如果真的想激活的话,看来也只能有一个办法了,用瞬间可以产生高电能量的——雷击!

  刚说完,梁库就破口大骂:你要是想害人就直说,老子成全你!

  朝歌却在想,与其等死还不如冒险搏一搏,因为五百年的风水大局不能等,因为被控制着生死一线的五行族六甲旬不能等。

  于是朝歌缓缓的抬起头,从眼神中梁库知道,朝歌再次决定了。

  但现在面临的难题是,外面虽然阴天,却丝毫没有打雷的迹象。

  就这样,在顶楼的豪华套房中,三个人都各怀着不同心情,等待着雷电的到来。

  现在是第四天的早晨六点三刻(卯时),距离催动大局八点正(辰时)还剩一个小时零十五分钟。

  清晨时分,整座城市还沉浸在一片宁静之中。

  但就在这片宁静之中却悄悄的发生着一件有趣的事,大约有三百多个大型汽车司机,几乎在同一时间,不约而同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把他们的车启动引擎,从全城的各个角落,纷纷向城东的一块巨大空地上聚集。

  接着我们就看到,土守形、婉姨、阿光、姐妹花,也悄悄的奔扑各自位置。

  校长也许也注意到了这反常迹象,但跟昨天一样,他完全不知道整个九鹿县即将发生什么。

  此时顶楼的豪华套间里,因为折腾了一整夜,梁库和老赌头正昏昏大睡。朝歌始终处在一种半梦半醒的朦胧状态。忽然一阵风从稍稍拉开的窗缝里吹了进来,朝歌渐渐清醒过来,他向窗外望瞭望,漫天的乌云正在越来越厚的积压着。

  朝歌站起来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子,顿时一股更强烈的冷风呼啦啦吹了满房间。

  “起风了!起风了!”。

  梁库也被风吹醒了,他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害怕的边喊边摇醒了老赌头。

  老赌头醒了过来,瞥眼窗外:“起风了有什么了不起。”。

  梁库又道:“阴天了!阴天了!”。

  老赌头又躺了下去:“那也不一定会打雷,慢慢等吧。”。

  梁库不再管老赌头,摔下被子,几步窜到朝歌身边,望着黑压压的乌云,吹着呼啦啦的冷风,再看看衣发巨飘像风一样冷的朝歌。梁库此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只能确切的感觉到,心脏在扑通扑通扑通。

  在距离正八点(辰时)还剩几秒钟的时候,踏在震卦位中心的土守形掐起了掌诀,紧接着,他身后密密麻麻排列的三百多辆大型汽车同时按响了喇叭。

  这巨响声,瞬间传遍了整个城区的每个角落,震惊了整个城区每个人的心耳。

  与此同时,发电厂旁边的旷野中,衣带浮起长发飘飘的姐妹花也一同抬起了手臂,伴随她们越来越快的推动掌局,从电场向外伸出的成排高压电线,一起迸出辟扑闪目的火花。

  紧接着,在城区以外的广大郊区中,有许多早田的农民远远看到这样一个奇景,有一股巨大的暗红色地光从整个九鹿县城区升起,然后一闪而没。

  就在暗红色地光闪过后,全九鹿县的所有电子设备、电器设备、包括所有电灯电源全部瞬间熄灭。

  升降的电梯停在半空;

  满街的汽车全部熄火;

  刚刚播报的早间电视电台瞬间无声;

  刹那间,整座九鹿县仿佛变成了一座死城。

  而让本来连说话都不敢出大声的九鹿县居民更加因恐怖的是,在经过一阵莫名的心慌之后,刚刚静止的手上的表、墙上的钟却忽然又走动了起来,但不是顺时针,而是让人惊惧的逆时针转动。

  就在全城时区发生逆转的瞬间,城区中心一座最高建筑屋上的婉姨笑了,因为他感觉到了两股反作用力正从一个方向强烈的传递过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