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大闹九鹿县(下一)

更新时间:2018-07-19 20:31:21 作者:未六羊 字数:3079

原来朝歌因为梁库迟迟不归,不免担心梁库人生地不熟的会惹出什幺事来。于是就近在彩票中心打听梁库的消息,凑巧在梁库去的那家彩票中心就要关门的时候,被朝歌找到了。彩票老板还算热心,便如实向朝歌说了梁库去向。

  可想而知,那卖流年运程的老头不知道已经牵了多少渴望现金的人去了赌场。

  就在朝歌走出彩票中心准备去赌场找梁库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了一个有趣现象。这彩票中心虽然不起眼,但面前的一条环型路,不缺不损、不缓不急的把彩票铺面所在地正好围在中心。

  恰巧形成了一个难得的风水吉形“玉带缠身”,此吉形不但需要一条均匀饱满的环行路,而且也要配合铺面前低后高的有利地势。

  显然这彩票中心都在不知不觉中占全了。

  朝歌不免感兴趣的又回身问老板:“这里生意一定很好。”

  彩票老板马上笑咪咪的:“呵呵,是呀是呀!也不知道为什幺,很多人老远的也要到我这里来买彩票。别看这地段不算繁华,但却差不多是全城生意最好的彩票中心了!”

  彩票老板圆脸微肥,红光满面,一看就是正当运头的人。只是对风水并不关注,所以朝歌这样问,也没像时下很多生意人似的会马上回问朝歌:是不是会看风水。

  朝歌心中不禁一片释然,也就明白了为什幺周围有好几家卖彩票的,梁库却偏偏找了此家。

  因为好的风水吉形能量极大,而身强运旺之人正喜欢这种大能量的风水来均衡自身,所以就应了那句俗语:有福之人不落无福之地。梁库此段正是运势大旺特旺之时,自然对这具有同等旺势的风水吉形心有感应。

  只是这样一来,朝歌又不免对那卖流年运程的老头另眼相看了,能选择这块风水宝地,证明这老头不是运势颇旺,就是独具慧眼。但在彩票老板的言语形容中,那尖嘴猴腮的老头又两者都不像。朝歌不禁摇头轻叹,看来造化之妙,永远都让人有出其不意的地方。

  朝歌的出现,不但让梁库惊声欢叫,也让赌场内的所有眼睛都为之一亮。

  睡不够懒懒的回过身,睡眼惺忪的瞄了一眼,心中也不免一动,看这小子的架势,应该有些两套。面上睡意不觉中稍稍一振。

  “老大你怎幺来了?!”

  梁库激动中,攥着他那唯一的一百块钱筹码迎了上来。

  朝歌冷冷的看了一眼梁库,只抛了两个字:“回去。”说完便转身走出。

  梁库也想顺势跟着走出的时候,却被门口的保安挡住了。

  于是朝歌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梁库嘶声哀鸣:“老大——救我!”

  于是朝歌停住步又转回了身。

  朝歌听完梁库把经过讲述之后,决定了一件事:拯救梁库。

  决定出手帮助梁库,并不是因为想赢回钱,而是忽然对那位很神的睡不够有些意外。因为你无论赌技如何厉害,从八字命相上讲也都是旺运的一种表现。就像摘金夺银的运动员,他的运势旺衰是用体育技能来表现的;经商的是以赚钱与否来体现;为官的以官运亨通。

  同样,赌技的高低也是运势旺衰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但梁库此时的冲天运势几乎有万夫不挡之勇,这睡不够又是怎样的命相运势才能胜过梁库呢?

  朝歌走到赌台前,目光炯炯的注视着睡不够。他发现了一个惊人之处,别看这睡不够其貌不扬,但身上却有一处奇相,就是他那支握着骰盅的左手,无名指和中指竟然同等长度,再仔细看,无名指甚至已经稍稍长出了中指。

  朝歌知道这是一种具备赌技奇才的手相!

  但朝歌再转而配合睡不够的面相看,此人虽然命相具备奇赌之人,但运势上看,却远远还不能与梁库的运势抗衡。但却为什幺赢的梁库毫无还手之力呢?

  朝歌百思不得其解中,目光向两旁游移,忽然在睡不够左侧的一人脸上停住了。朝歌注视片刻后心中一片雪亮,嘴角不禁微微翘起。

  左侧这一人正是跟在睡不够身后走出的那个人,从命相看,正好与睡不够构成了一个旺财二合局,把睡不够原本运中所欠缺的东西弥补了。

  人就是这样奇妙,就像睡不够这样,不见得精通术数,但在长期的赌拼生涯中忽然发现与某人搭档,会出奇的助长运势。就像人人常说的某人跟我很合,某样东西是我的吉祥物,某个地方和旺我,这都是同等道理。所以自古成大事者,其身边无不聚集着一群与自己命相相合,又互相大旺的能人异士。

  但朝歌却并不知道,此刻他只猜对了一半。

  朝歌从梁库手里拿过那唯一的一块百元筹码,气定神冷的样子,几乎震倒了所有在场人众。朝歌要出手了,因为他清楚,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梁库应十代人而生的命相,也正巧和自己奇合。虽然不懂赌技,但相信凭他二人之力,完全可以胜过面前睡不够的二合组局。

  睡不够似乎也感觉到了什幺,一时睡态全消,握着骰盅的左手,暗暗的倾注了十二分的赌力。

  全场人也被气氛所感,都觉得这冷俊小子既然敢向睡不够挑战,相信也绝对来者不善。一时间,偌大的巨赌之场,只听到摇骰子的声音。最后落定“啪”的一声,无不重重响响的击在每人心中。

  良久,朝歌缓缓出声了:“这东西怎幺个玩法?”

  顿时全场一片嘘声四起,实在没想到,这帅哥原来是位冷面搞笑生!开什幺玩笑,不会赌竟然还敢用这副架势虎人!梁库差点钻到赌台底下。

  睡不够却丝毫没有小看的意思,因为他知道,很多道上高手都善用这种心理战术,先让对方放松警惕,然后趁人不备的发力。

  “只要你选大还是选小。”

  睡不够不紧不慢的回答了朝歌。

  朝歌随道:“那就选大吧。”

  睡不够微笑着慢慢开了骰盅,虽然睡不够长的有点对不起观众,但这个动作却竟是带着几分潇洒。因为无论什幺人有了自信后,他的举手抬足间,必然会流露出服人的魅力。

  睡不够的自信是有根据的,骰盅内开的正是小。朝歌输了。

  伴着睡不够越发有点邪的微笑,除了梁库失望的几乎绝望外,朝歌也大感意外。难道他看错了?还是另有隐藏?

  朝歌就在全场唏嘘声中慢慢扫视了一圈,当最后从梁库脸上划过的时候,朝歌震惊了,他如同一下打通了万年牢石般的通透。

  他说什幺也没想到,梁库的命局竟然不知不觉奇巧无比的与睡不够和那个左侧搭档,组成了一个千万中无一的三合天局。而这个局又恰巧是大旺睡不够的,如此说来,不要说梁库玩一把输一把,恐怕按着这个三合天局,几乎赌遍天下也是如同儿戏一般轻易。

  朝歌不禁笑意更浓,只不过这一笑实在又让全场的人摸不到了边际。

  朝歌准备再次出手了,可忽然发现一个严重问题,刚才输掉的那一百块钱,是梁库所剩的唯一筹码。

  正在皱眉,再次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本来已经躲到人群里的那位尖嘴猴腮老头又挤了回来,从上下衣兜里哗啦啦的连硬币带筹码掏出一大堆,然后拍了拍朝歌的肩:“别拿这些当钱,全当我免费赞助的。”

  还没等朝歌说话,梁库一把握住了老头的那支干手,激动八万分的说到:“大叔!大伯!大爷!太感谢了!我很想知道,是什幺让您有了这样的决心?”

  就在梁库期盼各种豪言壮语时,老头却平淡道:“也没什幺,就是看他比你顺眼。”

  此话刚刚落地,梁库顿时石化,僵着一脸的讪笑楞在那里。

  就在众人也在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老赌头的想法时,老头转过身来面对赌民大众说话了:“各位谁能告诉我,赌到底是为了什幺?”

  众人惊目。

  老头:“我赌了一辈子,今天终于让我明白了一个理!赌,就是为了一个痛快!”

  老头说着重重的往赌台上一拍:“赢当然是一种痛快!输更是痛快中的痛快!”

  一种情绪在蔓延,能煽动赌民情绪的,也只有这种致情致性的赌民。

  而在邪笑中的睡不够看来,这实在有点像一大群激动发晕的蛾子,呼啦啦的飞向他这堆烈焰正浓的火堆。

  朝歌微笑着向老头道:“还有件事相求。”

  老头:“你说。”

  朝歌从赌台上拣起十几块硬币:“麻烦您跟我的这位兄弟去赌一赌。”

  不但老头有点挠头,围观赌民有点挠头,就连石化中的梁库也挠着头:“老大,你到底要做什幺呀?”

  朝歌回梁库:“你照我说的就是。”

  老头倒干脆:“好!照你说的就是。”

  说完把硬币分给梁库一半,拉着他到旁边开始商量怎幺个赌法。

  梁库虽然被朝歌弄的头大发晕,但也马上跟老头一样:照说就是。梁库从未接触过赌,现在最简单的赌大小被朝歌用了。于是就想了一个自己擅长的妙赌之法:石头、剪刀、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