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大闹九鹿县(中)

更新时间:2018-07-19 20:31:05 作者:未六羊 字数:5214

去买彩票之前,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梁库协助完成。他们先去全城最大的中药行办齐了阿光所需的药材。黄糙纸大包小裹各类中草药散发出的特有气味,立时飘满了整个巨长车厢。

  梁库狠很的不停吸着,这引起了小轻的好奇:“疑?阿库呀,没想到你也很喜欢草药味呀!”

  “阿库”当然是指的梁库,至于此种称谓是什么时候改变的,确实有点不详。不过可以确定这是梁库发现姐妹花在称呼“阿光”时,忽然感觉出这个“阿”字似乎很有一种亲近感,于是强烈要求姐妹花也要如此称呼梁库。

  虽然小灵曾因此表示过,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如此称呼“阿库”时,总有种胃里不舒服的感觉,但这更加坚定了梁库的自信,因为不管是什么感觉,这毕竟证明已经让姐妹花有感觉了。

  小灵此时也跟着说道:“是呀,这可是天下最雅致的香气了!”

  梁库当然不知道这“雅致”的含义了,只是听到一个“致”,还以为英雄美女所见略同,不住点头道:“是是是!这草药味可是好东西,能治病。你们也多闻几口,一年都不用吃药了。”

  此话一出,立时全车晕倒中。

  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可就是与梁库本身有些渊源的地方了,九鹿县文物馆。

  因为大多比较专业的考古工具,市面上很少流通,即便有也不容易买全。于是朝歌就想到了那个穆启铭所在的县文物馆,说不定那里会有他们所需的东西。

  梁库早在此次动身之前就已经打算好要去这个外公穆启铭曾经栖身过的地方看看,这次朝歌一提,正好应了他的心愿。

  等朝歌众人赶到的时候,已经临近文物馆下班关门的时候。本来人气就颇弱的县文物馆,这个时候就更加冷冷清清了。

  先是朝歌、梁库和姐妹花四人直接找到了馆长办公室,但却听说馆长带了一批亲信正在马尔代夫群岛考察,尽管任何人也搞不懂一个热带情侣度假胜地与一个地方县级文物馆有什么内在联系,不过事实是他们确实去了,而且已经去了很久。

  于是全馆没了一个说话算数的人。朝歌等人又去找负责保管用具的仓库保管员,结果让他们更为头痛的发现,这位已经退休又回来兼职的老保管员,绝对是位堪称尽忠职守的楷模,即便梁库答应五倍价钱偿还,或是留下钜额押金。但老保管就只是一句带着浓重地方口音的:“不行!”

  百般无奈之下,众人只好决定:软的不成来硬的。

  姐妹花合力导引,改变了文物馆的生物时区,让全馆的人同时昏睡了过去。这让诸位大开眼界的同时,也让朝歌想起了土守形曾讲过关于文物贩子的那段临村怪案,两者之间的导引手法惊人的相似。

  这也让朝歌更悟通了一件事,五行族与六甲旬在导引手法上的很大不同处。虽然两族都是先摸清要布局所在地街道楼舍所组成的风水格局,然后再根据年月日时的太岁、提纲、日破、时建不同组合,来牵动这个风水格局的内部受力情况,从而衍生出对人对物的不同作用。

  但很明显,五行族的导引施力更偏重于地势与建筑物之间的内在五行受力。而六甲旬则偏重于时间上的运用。于是朝歌也就明白了六甲旬的真正含义。

  这六甲旬在术数上的本意正是用来标示年月日时的六十甲子,如现在的时间用农历来表示的话正是:乙酉年、甲申月、乙丑日、乙酉时。

  想到这里朝歌不禁闪过一念头,如果把重视地势空间运用的五行族与偏重时间运用的六甲旬合二为一,不知道会产生出怎样的威力奇用。

  因为朝歌并未习练过两族人的导引术,所以此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并未继续深想。但朝歌却不知道,他正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接近了阵衍导引古术的核心奥意。

  此时看着如此神奇妙用的梁库,不禁两手相搓的对姐妹花生出更无以明状的爱意,而且大摇大摆的横行在馆内陈列的各种珍贵文物之间,有着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

  可以理解,人就是这个样子,越是发现自己可以不受正常法规和人力限制的时候,就越是有种叛逆成功式的快感。而这种感觉在算不上小人但也决不算是君子的梁库身上,表现的就更加明显强烈了。

  当然在众人把所需的专业考古工具运上车后,没忘了在仓库显眼的地方留了张欠条,和一笔足以低得上被拿走工具五倍价钱的现款。

  梁库在办了这件极为刺激的乐事之后,一想到这曾是对梁家有着重要意义的外公栖身过的地方,心下又不免生出几分愧疚。

  但又一想到外公也是在这里含冤去世的,心底又不禁的愤恨起来,暗暗发誓,等办完了牧家村的大事,一定要回来大大地为外公讨个公道,有仇的报仇,有冤的伸冤。

  等把所有的杂事办完,已经临近傍晚。梁库为众人找了处全城最豪华酒店住下,只等明天一早返回牧家村。

  吃过晚饭,时间不算很晚。梁库终于可以有自己的时间了,可以施展独门绝技的时候到了。

  但越是临近关键时刻,就越是顾虑多。他又有点担心了,毕竟自打那次创造了彩票史上的奇迹之后已经相隔这么久,不知道自己的运势是否还能如下山洪水。于是偷偷把朝歌拽到一边要帮忙再看看人面风水,朝歌心里奇怪,搞不懂这小子到底要做什么。

  最后才弄明白,梁库原来是要重操旧业。于是只回了一句:希望梁家十代人的力量,不只是能买彩票。

  梁库就带着这句不清不楚的玄话就近寻到了一家彩票中心。

  可能天下的彩票中心几乎都是一个模式,小小的门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彩票对奖信息。

  不过这家稍稍不同的是,门口旁多了位卖流年生肖运程的老头。梁库平日见多了这种以此为谋生的流动街头小贩,不过也挺佩服这位尖嘴猴腮、此刻正若无其事却又时刻没有放过进出行人一眼的老头,竟然能想出这等招法来。

  因为来买彩票人的心理,大多都有投机走运的美梦想法,当然也就对自己的流年运程非常在意。这样一来就狠狠的抓住了目标消费人群的人心,哪有不销量猛增的道理。

  从本质上看,这种以钻人心空子来赢利的小商业手法,跟观音寺墙根底下的那群先生们几乎没什么不同。要是放在往常,梁库肯定理都不理一眼。

  不过这次不同了,这次他想买彩票,自然也就有了广大赌彩之人的普遍心理特征,更何况朝歌的那句玄话,并没确切的告诉他什么。

  于是就在已经跨进彩票中心门口的时候又退了回来,一脸看破红尘的模样:“喂老头,我可不信你这一套!要不是看你生活不容易……”

  老头眼都不甩一下,不等梁库说完就不温不火的抛出一句:“两块钱一张。”

  靠!看这老头的嘴脸,分明是一副爱买不买看穿彩民心思的模样。这极大的刺伤了梁库的自尊,但不买心又不甘,于是嘴里一边嘟囔着愤愤之词,一边掏出两块钱:“靠,竟然比外面还贵了一块钱……”

  等把那张只比普通书页面积大了一点点的流年运程彻底翻看之后,不免心里直犯嘀咕,今年正是自己的本命年,俗称犯太岁,就算有好有坏,但大体上还是波折居多。

  虽然梁库知道自己的命和别人的有些不一样,但这种事情他自己是说不清的。

  就在七上八下的心理活动中,梁库走进了彩票中心。

  靠靠靠!不会这么邪门吧!

  不但那种可以既买既开的福利彩票没有,而且梁库在买了几张现有种类的彩票之后才发现一个严重问题:虽然这几种彩票的累计金额都已经到达了惊人的数目,但统统都要两天之后才开奖,而且梁库记起了自己从前领取奖金时的复杂程序,中奖金额越大,领到手的时间越长。

  难道真是本命年多波多折?

  “想弄现金?我倒有个办法。”

  正懊恼间,门口传来卖流年运程老头的声音。

  梁库回头一看,那老头正难得微笑的望着他。虽然在梁库看来老头此刻的笑,怎么看怎么都有种奸的感觉。但不幸的是,他再次抓到了梁库的心。

  “你有办法?你有办法还用在这混吗?!”梁库嘴硬心软的转过身。

  老头似乎笑的更奸了:“运气这东西,谁都说不清。都是一个赌。”

  梁库最终还是跟着老头走了,虽然他已经隐隐觉察出老头要带他去的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摸摸口袋里还剩下的几十块现金,他还是决定去试试,以前那种我穷我怕谁的劲头又生猛上来。

  果然不出所料,老头领到的这个地方,正是一个赌场,一个超大型赌场。

  不过这个赌场与梁库从前在电器商场免费电视节目中看到的赌场很不相同,不但不遮遮掩掩,而且可以说的上是明目张胆到极点。

  这个巨赌场就设在市区中心的一栋豪华大厦内。大厦的第一层是豪阔的鲍翅酒家,第二层是项目齐全的桑拿,第三层是狂舞妹影的夜.总会,第四层整楼就是这个巨赌之场。

  真是天高皇帝远,小县任我行。梁库开始觉得这赌场的老板实在是不简单,不简单到有点让人觉得他比县长还牛。但如果要是梁库知道,这四层楼不但都是属于一个叫“校长”的老板,而且附近的三个县里都有跟这相同的一座建筑的话,相信梁库就更会觉得这被称为“校长”的人物,不止是比县长还牛那么简单。

  而让梁库更没想到的是,与现场环境极不相称的奸滑老头,竟然似乎与周围的人很熟,在看到老头从赌场分管那里拿了些钱后才明白,靠!那准是拉客的介绍费。可想而知,不知道自己是第几个,被老头给牵到这里荼毒的。

  不过很快梁库就投入到轰轰烈烈的赌战之中,因为他赢了。

  除了这的确是最快得到现钱的办法外,更重要的是它让梁库又找回到运势如洪的自信。

  梁库不懂赌,所以他选择了最简单的办法,赌大小。

  从几十块钱到几百,从几百到上千,从上千到巨万。随着所赢钱数的几何递增,被吸引过来跟着梁库下注的赌众也越来越多。

  伴着几百人惊天动地的兴奋呐喊,梁库几乎成了被万人拥戴的民族英雄。因为大多好赌的人,也同样都是性情中人,他们除了偶尔的几次幸运之外,大多都被庄家玩弄于股掌之中。他们尝尽了人生冷暖同时,还要承载着赌运上的悲欢集合。

  这次终于可以痛快一次了,他们简直就要乐疯了!

  最先发现英雄梁库的还要算是那位卖流年运程的奸猾老头,按他的多年赌场经验,新手入赌大多手气很旺,况且观察了几注之后,看这位小兄弟的手气几乎是旺气冲天了。

  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人生座右铭,老头死死跟住梁库下注,很快就赢到了一笔可观数目。

  如果用一半是天堂,一半是地狱来形容的话,此刻的赌场庄家简直就是像在第十八层地狱了。

  庄家的手在抖,脸色铁青,几乎连鼻血都快憋出来了。因为照这个趋势赢下去,可能就是把全县所有银行的现金搬出来,恐怕也顶不了面前这几百号人的狂赢。

  就在庄家快要休克过去的时候,身后的一扇小门推开了。

  一个极度不起眼的男子走了出来,不起眼的几乎跟个街头小瘪三没什么两样。只稍有一点特色的是那一头支楞八翘的乱发,就像睡了八百次却从没梳理过半次一样。再就是奇瘦无比的身材,瘦的不管穿什么衣服,看上去都好象大了两号。

  此人边走边极度缺睡的打着呵欠,声音跟那几百号人的齐声呐喊相比,简直就像海啸中一条衰鱼在张嘴。但就是这声呵欠,却像瘟疫一样迅速传导开来,不光是那几百号的狂呼声,整个赌场都一下子静了下来。

  所以他的第二声呵欠就显得特别清晰。

  与此同时,梁库注意到了几个奇怪现象。除了全场骤静和这声清晰可闻的呵欠外,就在刚刚还兴奋到极点的忠实赌民粉丝们,忽然都像被抽了筋,呆呆的杵在那里。老头则以最快速度把刚赢到的所有筹码收起来,似乎稍晚一会,这东西就不再属于自己了。

  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庄家,听到呵欠声就如苦海之中见到驾船来救的亲爹,急切慌忙中把位置让了出来。

  此人正是赌技冠绝,三县无俩的睡不够吴老二。

  就在第三声呵欠的时候,睡不够坐在了梁库的对面,差不多与此同时,一个不被注意却一直跟在睡不够身后的男子,悄悄的在睡不够左侧不远的地方也坐了下来。

  梁库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面前分明是来者不善的睡不够。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一字一顿的对着睡不够道:“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睡觉了!”

  此话刚出,全场就已经有几个人忍不住扑哧的笑出声来。

  睡不够挠了挠乱发,也忍不住干笑两声:“那咱们就来个痛快的吧,把你手上的全压上吧。”

  说完向身后挥了挥手,立时就有一群膘肥体壮的保安,把守在赌场所有信道出口。

  梁库开始有点发慌了,他说什么也没想到电视里的情景会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且这情景真实的不像有一点掺假。

  无奈之余梁库反倒想开了,虽说看起来面前这家伙像是有些门道,但我梁家十代先人的努力也不是白费的。我运势如洪!我运势如洪!

  梁库有点像精神胜利法似的给自己鼓足劲后,开始与面前这位民间赌神睡不够搏杀了。

  不过梁库并没把手头近百万筹码一把压完,而是分成了几次,从周围气氛看,毕竟对方是大有来头的,不可掉以轻心。

  但不幸的是,无论梁库怎样运用自我欺骗式的精神胜利法,也无论怎样默念着自己的十代祖宗,手上的筹码还是在一次次的无情输掉。

  原本场中还能听到的几声惋惜,到后来就完全转变成对睡不够吴老二赌技的赞叹声。

  而揣着上下几兜子筹码的老头,开始贼眉鼠眼的向四处偷视,似乎在想着安全脱身之计。

  很快,梁库的筹码只剩下一百块钱了。他开始联想到一件更为发慌的事情,刚才因为自己的带动,让庄家狂输了几百人的钱,即便自己把钱全输回给他们也远远无法抵偿,他们会善罢甘休吗?

  于是瞬间,梁库的脑海里刷刷闪过各种电视里出现过类似场景的刀光血影。

  一百块钱,最后这一百块钱输过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梁库手里来回磨搓着那块一百块钱的筹码,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可怕的无助。

  就在梁库陷入有生以来最艰难困境之时,刚才他跟老头进来的那扇大门被推开了,声音不大,却在死静气氛中的赌场里显得清晰无比。瞬时所有人目光都不约而同望了过去。

  万众瞩目中,静静走进一位身长冷俊、目凝神聚的青年。

  “朝歌!”

  梁库几乎带着哭音喊出了声。

  不错!来人正是朝歌,不知道突然而至的朝歌,会以什么样的全新手段,来诠释这个古老的游戏——赌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