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大闹九鹿县(上)

更新时间:2018-07-19 20:30:35 作者:未六羊 字数:2916

一枝鸟鸣,几声人语,再伴马蹄轻轻,去往九鹿县的漫长乡村野路上倒也不寂寞。

  朝歌仍然坐在车前,多日紧锁的眉头稍见舒展,毕竟尽半年的努力,这个风水大局终于看见了些眉目。虽然还不能马上断定那坡下遗址是否跟五行村有关,但从其尸骨的特殊质气看,村中生前之人,必都是大有来历的。

  一切就等挖掘展开了,随着古村遗址的逐步再现世间,也许会有更多的意想不到被发现。

  此时车内传来众人的一阵说笑声,梁库经过昨晚一阵被抢白,他忽然发现身边这几人实在不简单,先前觉得对历史懂的不能再懂的可爱姐妹花,已经够让他嘴部神经僵硬好一阵了。可通过昨晚,他更发觉婉姨更加了不得,竟然能隔着土层精准无比的感觉出哪里有人骨头。

  虽然听起来有些恐怖,但这本事对他梁库来说实在有着重大意义,若是把这本事应用到探测古墓上,再配合朝歌的风水断位,一个宏观断位,一个微观探精,好家伙,这天下坟丘,还有哪一个能躲过他梁库的火眼金睛。

  梁库越想越心痒,几乎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不禁一脸恭敬加乞求的向着婉姨:“婉姨,求您件事行不?”

  婉姨颇感诧异,这梁库平日里除了姐妹花,几乎当其它几人不存在,现在却怎么720度大转弯?心里纳闷随应了句:“你说。”

  梁库更投入了:“求您收我做徒弟成不成?”

  这回不但婉姨更诧异,连阿光和姐妹花也摸不到边际了。梁库想干什么?想学婉姨的金杀术吗?他当时好象并不在场呀。

  婉姨也实在想不出这小子在打着什么鬼主意,于是顺着答道:“但我这个职业好象不太适合你呀?”

  这句话把梁库整的有点发懵,人骨头跟职业有什么关系呀。又忽然反应过来,应该是自己表达的不够清楚吧。于是急忙补充:“哦不是!我是想跟您学学不用看就能知道哪里就有骨头的绝技。”

  朝歌隔着车窗也无意中听着车内的对话,梁库一出此言,他就知道这小子心里在想什么了,不禁哑然一笑。

  姐妹花虽然还搞不清梁库究竟想干什么,却好象从梁库话中想到了什么,忽然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

  小灵边忍住笑边打趣着:“咯咯,婉姨那种独特禀赋可是奇中之奇,学不来的。被你这么一说,可成了……成了……”

  小灵没说出可成了什么,却笑的说不出声来。

  梁库一听小灵说话便满脸充满了傻乎乎的微笑:“成什么?你说呀,成什么?”

  姐妹花心灵相通,小轻也正笑的花枝乱颤,听梁库这一问,便可爱无敌的学了两声“汪汪”

  这一下可把众人逗的哄堂大笑,不用看就能知道哪里有骨头的本事,可不正是小狗子擅长的绝技。

  姐妹花年轻烂漫,只是一时乐趣,并没影射婉姨的意思。婉姨自然也明白姐妹花的聪明却单纯处,全不在意,也跟着忍不住笑起来。

  车外的朝歌也少有的微笑起来,他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土守形,忽然发现刚才一直赶车向前平视不动的老土,此时却不知道为何把头扭到一侧,是不是也在偷笑呢?

  这话要是换了别人说,梁库可就绝对要反击的。但此话出自姐妹花之口,那就完全不同了,此刻正一脸温柔的陪着傻笑。然后又想起绝活一事,虽然听姐妹花的意思,似乎那感知人骨的绝活大多是天生的,但总还不死心,于是又去问婉姨:“婉姨,到底收不收我这徒弟呀?”

  婉姨止住笑:“其实那也没什么难的,先天不足后天补,也可以练。”

  梁库一听这话,高兴了。

  婉姨继续:“但有一样,就是每天都要睡在有尸骨的坟墓里,日子久了,就自然能感觉得出其中微妙的地方了。”

  梁库再听这话,没法再高兴了。看来再次印证了那句话:天下没有免费的骨头午餐-!

  笑潮渐过,小轻忽然想到了刚才婉姨只说了一半的话,于是问婉姨:“哦对了婉姨,您刚才说您是什么职业来着?”

  一经小轻提醒,大家又记起了婉姨刚说的话。不为别的,都实在想知道,这位个性独特身怀奇术的婉姨,究竟在现实中从事着什么样的职业。

  婉姨稍顿了顿,然后才慢慢说:“美容。我是做美容的。”

  在外静听的朝歌稍感意外,实在没想到婉姨会是做美容的。虽然皮肤白极,但那跟保养无关,而是命局金旺所至。还有穿著气质,更像是复古大宅深院里的妇人。

  这时听得梁库道:“哎呀!我说婉姨怎么皮肤这么好,原来是搞美容的。像!太像了!哦对了我有个私人问题,不知道能不能问婉姨?”

  婉姨不知道梁库的嘴里又要吐出什么东东。

  梁库问道:“您给她们做美容的时候,会不会联想到手底下是一堆骨头?”

  这一问话,真真的问愣了婉姨。

  “去!”小灵嗔怒了一声:“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梁库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驴脾气,偏生在姐妹花前变成了羊,没了一点反抗意识。

  一提到摸骨,小轻忽然从梁库的那句话中联想到了阿光:“对了,有件事差点被我们忘了。”

  众人转移视线中,小轻又道:“阿光呀,上次你还没跟我们讲,你是怎么用手在人体里布阵的呀。”

  车中话题又一下子转移到了阿光身上。连外面的朝歌也不禁精神为之一提。

  阿光淡淡一笑:“其实也没什么,跟风水地势是一个道理,人体内的经脉骨肉都根据自己的命局,而组成了一个互不相同的风水格局。我只不过根据每个时辰五行旺衰之气,然后通过在他们身上有规律的推拿,就可以暂时产生各种各样的影响。但时辰一过,这种影响就会自动消失。”

  众人不禁啧啧称奇,没想到阿光家族在放弃导引行气后,竟然另辟跷径的悟出这样一套奇术。

  朝歌更是心里一惊,回想到第一次见阿光时多亏没有跟他握手,否则真不知会在自己体内布下什么暗局。

  梁库看着阿光大出风头心里很不爽,一脸不屑道:“有那么玄吗?那不是跟武侠小说里吹的很玄的那种点穴神功很像?”

  没想到阿光却颇为赞同的点点头:“不错!道理很相象。”

  小灵听的来了兴趣:“哦我知道了!上次婉姨说你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解了她的金杀气,是不是你就用这个法子,在自己身上按势推拿,用自身的五行排列把霸道的金杀气给泄走了?!”

  阿光笑的更灿烂了。

  梁库却不爽的更厉害了,看来不想想办法是压不住阿光了,忽然灵光一闪道:“嘿嘿,这算什么!你们一定没听过一种神奇无边的神术。”

  果不出所料,众人的注意力,尤其是姐妹花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朝歌也颇感兴趣的注意听着,听听这位暴发户搭档究竟有什么奇术。

  梁库卖足了关子最后神神道:“那就是……隐—身—术!”

  …………

  就这样,通往九鹿县的村路上,有这样一车人在七嘴八舌的闲聊着,估计除了赶车的和坐在赶车另一侧的冷俊帅哥外,任何一个外人听到他们的谈话,大概都会精神失常。这究竟是一车什么样的人?他们要到哪里去?

  九鹿县,方圆二百里以内的唯一大城。因为正处在省际之间的交通要道上,往来繁杂、发展颇快,从市建规模上几乎相等于一个市级单位了。

  大概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朝歌一众人等驾着那辆绝世巨车哒哒的出现在九鹿县外。

  刚进城时人流尚希,除了引来无数惊目呆嘴外,一切还算过得去。可一到市区,马上引起了一阵交通混乱。最后还是由梁库出头到交警大队摆平一切障碍,而且还史无前列的申请到九鹿县历史上唯一一块马车牌照,可以任意穿行在本属汽车天下的市区要道上。

  梁库不禁自鸣得意,什么这个术那个术的,都没他这钱术管用。

  但正是这种钱术的频繁应用,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用钱颇巨,而且看事态发展,用钱的地方只能越来越多,梁库开始担心会出现坐吃山空的窘境。

  为了这个团队的良好运作,和将来挖掘工作的顺利进行,梁库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肩上担子的沉重。

  望着姐妹花的可爱笑容,看着车外久别了的诱人城市生活,于是梁库暗暗下了决心,为了他人也为了自己,他决定再次出手,施展他那搁置已久的无敌绝技——彩票!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