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人坑

更新时间:2018-07-19 20:30:17 作者:未六羊 字数:2338

一座失落的古村!

  一座掩埋在穷乡僻壤坡田下的失落古村!

  每个人听到后心中都不禁一阵狂动,朝歌更是颇为心动。此时恰巧一阵夜风吹过,掠起他的发稍衣襟后,又远远的掀起一片草浪。苍茫冷峻之中,忽又平添了几分飘逸。

  这片被静静掩埋在坡田之下的古村遗址,会不会就是那个被猜测中的五行村之一呢?

  正值每个人都心潮翻滚、思绪万千的时候,婉姨却发出了疑惑:“但让我奇怪的是,如果是座古村遗址,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尸骨之气呢?”

  小灵还在细细的抚摩着手中那块残瓦,听婉姨如此说就接道:“婉姨是不是因为听我说起这片明代残瓦,才推断这坡底下埋的是古村遗址的?”

  婉姨默默的点了点头:“是!我刚才一到这里,就强烈的感觉到这坡田中央有一块不是很大的地方正散发出惊人的尸骨之气,按我原本最初的感觉,看起来那更像是一个人骨坑。”

  “人骨坑?”

  从古村遗址一下子滑落到不知所谓、毫无油水的人骨坑,这让梁库老大不愿意:“婉姨你别逗我了。还没开挖呢,你怎么就肯定是人骨坑?”

  梁库还不知道婉姨有种感知尸骨的特殊能力,自然对婉姨的这种权威推断产生了抗拒性。

  婉姨似乎没听见,继续讲着自己的疑惑:“因为一两具尸骨,而且又是埋了上百年的尸骨,根本不可能散发出那样强烈的质气。我猜那里面至少埋了不下一百具尸骨,而且都是命局奇旺的一百具尸骨。

  村人中患上那种怪病的,也正是日深月久受了这一百具命局奇旺的尸骨之气,逆转了本身的命里格局,才导致像中了邪似的怕惊。”

  此时梁库又想反驳,在他听来,这穷乡僻壤的竟无缘无故的埋这一百具尸骨,实在有些恐怖的不太可能,正要张嘴却被阿光接道:“不错!白天给那个勒狗人推拿舒经的时候,一着力就觉得他体内不但五力混乱,更好象有什么异常霸道的杂气伏在里面。现在想起来,的确很像是被一种奇旺外力严重干扰的迹象。”

  阿光刚停一停,梁库就想插言,因为他忽然发现,如果按这个状况进行下去的话,恐怕这古村遗址可就真要变成人骨坑了,心里着急嘴上笨,刚想张嘴,却又被姐妹花抢了话头。

  小灵大嚷了一声,差点把梁库吓到:“啊!我知道了!这种病平时要是不惊不扰,气和心平便相安无事。要是一但被惊吓触动,这种奇旺外气就会在体内做起乱来,体内本命五力如果打不过它,人就会像那个那个人一样发起疯来。我说的是不是阿光?”

  阿光虽被小灵连珠炮似的抢了话头,看起来却像是说不出的舒服。

  他甜甜一笑点头:“对对,说的对!”

  梁库却实在没有一点甜的感觉,这回鼓足气力决意奋力插嘴,却忽听到一旁有个冷冷的声音响起:“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了为什么骨粉可以暂时缓解发病。”

  此人正是他万万不敢得罪的朝歌。

  朝歌继续道:“那是因为骨粉助长了留在病人体内的奇旺外气,表面上看骨粉平衡了体内各力,实际上却是外气太强暂时压制住了病人本体五行各力。但……”

  众人的一问一答,无形中正试图揭开着尸骨与村人怪病之迷,却不知朝歌最后这一个“但”字又要引出什么迷端来。

  朝歌顿了顿,开始又对阿光道:“那神婆几乎与尸骨朝夕相处,却为什么无事?”

  阿光出身学医,又深谙人体内力格局,对此类问题当然比众人明得多些,听朝歌问后想了想道:“对了!那个神婆阴狠孤寡,也是个命局极偏的人,一定是恰巧与那命气奇旺的尸骨互补,才导致相安无事。”

  朝歌一听就明,又想回想到那神婆一头与其实际年龄极不相称的黑发,就更肯定了阿光的这种偏、旺之间互补的说法。

  似乎所有的论证都已经倾向了婉姨所说人骨坑的判断,但偏偏此时婉姨却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上:“但是又怎么解释这片残瓦呢?有瓦就一定有屋,有屋就证明这里曾经存在过一个被掩埋了的古村。可村址中央,又怎么来的百骨人坑呢?”

  在经过一阵稍稍的静寂之后,众人又开始了另一轮的有关百骨人坑与古村遗址的论证。

  朝歌凭直觉联想到了几百年前五行族和六甲旬可能存在的那次灾难性大变故,会否与这百骨人坑有关呢?当然这前提是要首先确定眼下坡田底下是否埋的是五行村之一的遗址。

  除了默默抽烟中的土守形,和静静独立思考的朝歌,论证还在婉姨等人间颠来倒去的继续着,更在细致入微中发现了那块暗红残瓦的问题。因为从明瓦特点看,除了当时的王宫寺院外,平民之居几乎是见不到这种色瓦的。又怎么会如此突兀的出现在这里呢?

  百骨坑,村遗址,明残瓦。只简简单单的三样东西,却让众人越陷越深。

  最终梁库梁库实在忍耐不住了,不是很激烈但却是很急迫的大叫一声:“我提议!”

  众人都不知所谓的看向把手举在半空的梁库。

  梁库颇为正色道:“说一千道一万不如挖开看一看!大哥大姐们,实干出真知呀!”

  “挖你个头!”梁库的苦口婆心,却遭到了小灵的一盆冷水。

  小灵:“这么大面积的遗址,你当是说挖就挖那?!没有专业的考古工具,没有系统的挖掘计划,乱挖一通,只能是破坏遗址。”

  小轻也补了句:“那跟翻地种田没啥区别了。”

  梁库被说的一愣一愣的没了底气,他实在没想到挖古还有这么多讲究。

  朝歌此时也说道:“整块坡地也要包下来。”

  梁库张大嘴巴:“大哥!没这么夸张吧?!”

  望着朝歌一贯的冷峻的表情,梁库默认了。

  在制定了极为详尽的挖掘计划之后,一众人开始了计划前的具体准备工作。尤其是能保证古村遗址完好出土的专业考古工具,只能到附近最大的地方“九鹿县”去想办法了。

  一提九鹿县,颇让几个月来倍受寂寞煎熬的梁库感到兴奋异常,这样可以好好补偿一下村居生活带来的委屈了。

  至于那个老神婆,本来就已经很老迈,再经过这样一折腾,几乎快油尽灯枯了,估计也再无力行骗做恶了。朝歌等人也并未为难她,任其离开小村自生自灭去了。

  至于村人的病,阿光也是趁这次去九鹿县的机会,买些可用的中药回来,配合推拿治疗,相信只要不再接近那个百骨人坑就会渐渐好起来。

  第二天一早,长车载着一众人等,气气势势的开扑仅次于都市大城的九鹿县了。这样一辆车,载着这样一群术界奇人,真不知道会在已充满现代气息的九鹿县引来怎样的轰动。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