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遗址(下)

更新时间:2018-07-19 20:30:04 作者:未六羊 字数:2407

朝歌趁着“搓搓”的磨骨声,暗暗在墙上扣下几块土皮来,然后两指一弹,“当”的一声,把其中一块射到了墙角装着人骨的坛子上。

  这清脆一声,在“搓搓”的磨骨声中显的特别清晰,神婆立时像是抽了筋般停了手中动作。石化中的枯瘦全身,只有惊惧的一双老眼在颤动。

  可等了会并没再发现有什么异常后,老神婆长长出了口气,正当在她认为是场虚惊而再次准备磨骨的时候,人骨坛子又发出了“当”的一声。

  老神婆这回吓得差点坐倒地上,粗急的呼吸声喘满全屋。

  朝歌不等神婆回过神来,紧接着又弹出了一块。

  神婆向着人骨坛子一下子跪倒了,头磕的像鸡钳米一样,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大神大仙求饶保命的胡语。

  朝歌本不是恶作剧之人,这样做也无非是为了想知道真相,看见火候已经差不多,便压了压嗓子缓缓道:“只要回答几个问题,我不会伤你。”

  老神婆早被吓的没了魂,见话就应:“我一定说一定说大仙饶过老太婆大仙饶过老太婆……”

  朝歌开始问话:“这人骨是哪里来的?”

  老神婆不加思索的就一长串的回答:“就是村东那块坡地大仙饶老太婆饶老太婆……”

  朝歌颇为诧异,白天在勘测小村整体风水的时候,曾观测过神婆说的那块村东坡地,从风水上看并不像是块遗坟埋墓的古穴,在方位上看,村人也大多不会把坟埋到那里。况且那里现在已经种了庄稼,又怎么会埋了这许多奇骨呢?

  但此刻的神婆早被吓的魂飞去体,说出的话哪还有做假的时间。

  于是朝歌又问第二个问题:“这里的怪病是怎么回事?”

  老神婆又是有问必答:“也是在村东那块坡地招的呀大仙饶……”

  说到这里老神婆突然停住了,她好象意识到什么,竟然慢慢的回过头看向朝歌站的方向,然后恢复了阴恻恻的声音:“你是白天的那伙人?”

  原来老神婆在刚被吓到那一刻的确是有点胡涂了,但问了两句话后,渐渐发觉出本是坛子发出的脆响,但这问话声音却是来自背后,而且这问话声不但年轻,还更像是城里人。所以她一下子想到了白天的情景。

  朝歌实在没料到神婆会这么快回过味来,又不好如实说,一时僵在那里。

  老神婆借着屋内的人骨磷火,渐渐看清了朝歌轮廓,就更加确认了自己是被人作弄了,而且这个作弄很有可能让她的秘密公诸于世,她悄悄的摸起了木盆中那块坚硬的磨骨石。

  朝歌再次没有想到,老神婆向他出手了。

  老神婆像疯了一样窜过来,把手中的磨骨石向朝歌砸去。朝歌下意识的一躲,磨骨石重重的砸在了朝歌身后的土墙上。

  朝歌刚一躲到另一边,老神婆的磨骨石也同时跟着砸了过来。朝歌惊讶的几乎忘了躲闪,没想到这干枯老瘦的神婆竟然有这样的力气。

  虽然论体力,朝歌如果还手,完全可以制服老神婆,但以朝歌的性子,根本无法跟一个如此老迈的老太婆动手,更何况此时的老神婆几乎到了体力极限的发疯程度,就像已经绷到满弦的细钢丝,朝歌任何的稍微用力,都可能让她立时崩溃。

  就这样,狭小暗极的黑屋内,一个狰狞的老太婆疯狂挥舞着坚硬的磨骨石,把朝歌一步步的逼向角落。

  就在最窘迫的时候,门被一下子撞开了。

  外边的月光不算很亮,但对于这间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屋来说,就如同开了口子的黄河,瞬间爆满了整个狭小空间。

  “嘿!干嘛那?深更半夜吵死了!”

  顺着一句即痞又滑且熟悉的来声向门口望去,借着月光,那里站着的正是梁库等人。

  老神婆绷到极限的那根钢丝,崩溃了,她渐渐瘫软在地上。

  原来土守形等人顺着在村子里掌握的一点线索去摸清神婆的来历,结果越寻越远,几乎走到外县才终于打探明白,等往回返时天色已晚,马车无法快行。所以直到半夜才回到小村的会合地点,见到阿光就马上赶了过来。

  刚一接近小屋,就听到了神婆砸墙的恐怖声音,梁库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一脚就把小屋门给踹开了。

  一切都水落石出了,原来这老神婆很早以前就是一个更为偏僻小山村的神婆,依靠装神弄鬼来欺骗乡众。在一次胡乱作法中,竟然无辜致死了一位村民刚生下不久的宝贝儿子,心知不妙,便连夜逃出了小山村,从此在整个县中过着朝不保夕的蒙混生活。

  十几年前经过这里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忽然发现,因犯病而抽搐倒在村东坡地上的一个乡民,在闻了地中翻起的一根白骨后,竟然渐渐好了。

  因这白骨是无意中被这乡民锄草耕地中翻出来的,而且抽搐倒地时也并不知道自己的头是枕在了这根白骨上,自然也就无从注意让自己抽搐停止的竟然就是这根白骨。

  而这发生的所有一切却让流经此地的老神婆无意看到了,她便留在了村子附近。一点点暗中窥探后,老神婆更发现了一件惊人的事情。村里犯这种惊吓病所有严重的农户,几乎都在村东这片大坡地上有田。

  虽然她并不知道这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惊人秘密,但她却很清楚的知道,那坡底埋藏的这种白骨,一定和村人的怪病有着直接联系。于是她便开始了长达十年之多的愚民伎俩。

  虽然在后来她也发现这种白骨就像上瘾的毒药,在一点点的把小村拖向深渊,但已经很老的她,却再也不想过着从前那种流荡生活,即便是以牺牲整个小村为代价。

  听完老神婆颤颤危危的交代,众人哑口无声。朝歌也是第一次领略到了如此邪狠的人心。

  按着神婆所说,众人连夜赶到了那块充满邪气的村东坡地。

  此时半夜已过,临近黎明,正是夏夜最黑最潮的时刻,凝结在草叶和庄稼上的露水,一粘衣裤,冰冷入肌。整块坡地面积阔大,一眼望去,黑漆漆的边际没在茫茫夜色中。

  刚刚站在地边,小灵就无意中绊到了一块东西。她“疑”的一声,慢慢摸索着拣起来那样东西。

  隐约中可以辩出,那是块暗红色的残瓦。小灵用她那双娇嫩的葱尖粉指在残瓦上慢慢的细摸着,神色露出说不出的迷惑,不觉中自言自语着:“瓦轻而质密,看这残瓦的制作工艺,决不是现代人所造。”

  小轻也把手摸到了残瓦上,隔了良久才迷离道:“可以肯定这是块明代精瓦!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

  众人都被姐妹花的声音吸引过来,却没注意到婉姨更为异常的变化,她双眼直直的望着没在黑漆漆夜色中的坡地,因为紧张,不自觉的两只手紧握在一起,因为她正强烈的感觉到,一股股巨大而庞然的尸骨之气从整块坡地中正暗暗冒起。

  婉姨默默而又字字清晰的道:“如果我没感觉错,这整块坡地下,一定埋藏着一座奇特的古村遗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