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中邪(上)

更新时间:2018-07-19 20:27:54 作者:未六羊 字数:2532

这是一辆由三匹膘肥体壮、毛管油亮的良种骏马所拉的仿古加长马车。

  车身净长八米宽三米,加上前一后二的马身尺寸,全车总长近达二十米之多,如天外来物一般巨横在落日余辉的院口村路。

  车身上下全以上等车木所制,外涂原色松油,车厢封闭,侧有一窗,悬挂檀色竹帘,窗框浅雕花纹,简约古朴中又不失民俗风趣。

  如此一辆天物真把屋内众人看的眼呆嘴大,直怀疑是不是这车来错了地方,要不就是自己来错了地方。

  就是急坏了一边的姐妹花,一个劲儿嚷着:“怎么了?怎么了?什么呀?什么呀?”

  阿光则呵呵的如梦语一般:“马,车,马车!”

  就连朝歌也被眼前的异景惊呆了,实在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在众人为这辆已经不可以简单定义为马车的马车惊艳无比之时,忽然车后镶环封门一开,一张堆满了平凡而不平淡的市井平民式微笑的脸探了出来,顿时天时骤变,华光暗淡,把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回到现实中来。

  没错,此时探出头来的,正是煞极风景的梁库。

  婉姨不觉中幽幽叹了口气:“哎,创造奇迹的通常都是如此平凡!”

  梁库在附近最大的镇子上,以最快的速度召集了一批能工巧匠,其中更不乏三代祖传造车世家。然后再以绝对财力在最短时间内,调来造车所需的一切精材细料。

  如此大动作在全镇上立时掀起了一波震动狂潮,竟然连年近百岁高龄的一位曾给清王府专造宫车的老艺人也被惊动,在儿孙搀扶下亲自临阵指挥,不为报酬,只为一畅已经被埋没了几十年的造车绝活。

  在聚集了绝对人力、物力、财力后,于一天之中终于造出了这辆绝世精品。

  大概连梁库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想出这个绝妙的点子来。即美观又环保,即实用又……,至于这最后一项他说不太清楚,但在感觉上,那应该叫做浪漫的一种东西吧。

  看来真是有多大的压力,就会迸发出多大的智能。

  当然梁库的心血也不是白费的,除了博得满堂惊艳之外,也如愿以尝的获得了姐妹花的娇赞。而且更在扶着姐妹花的酥嫩小手上车一试时,天塌地陷的品尝到了下生以来的第一次电击。

  这一夜,他再次失眠了。

  终于探寻古村遗址的大车开始启动了。

  第二天吃过早餐不久后,朝歌、梁库等一行七人陆续上车,在经过牧家村全体乡民的瞩目洗礼后,缓缓行出村头。

  昨晚赶车回来的车老板儿,已经换成了具有几十年驾龄的土守形。朝歌并未进车厢里,而是坐在了车前土守形的另一侧。

  朝歌靠着后面的车厢,随着车身颇有韵律的微颠。偶有路边清风扶柳,光摇叶颤间,别有一番乡趣。

  车厢内又是另一番情景,梁库正和颇为兴奋的小轻小灵热聊中,阿光偶尔插上几句,很快又被梁库的滔滔不决淹没。婉姨靠在一角,似听非听的养着神。

  就这样,这样的一辆车,载着这样的一群人,慢慢的行驶在这样的一片乡野村路上。

  今天的行程计划也早已定出。

  他们会以牧家村为中心,再以牧家村与土村之间的五里地距离为半径,在这个周遍范围内一个个现存村子排查过去,看看是否能找到些有用线索。

  可一直走到中午,所发现的村子都几乎如牧家村一样平凡无异。唯一有所不同的是,这辆超然巨物给他们带来的超级震撼。

  所有看到它缓缓经过眼前的村民,都几乎瞬间失去了语言能力,久久石化在村头、巷尾、田地中。如果不是还有本地打扮的土守形可以让人有点现实感外,大概真就当是五庄八村在同一个上午做了次同一个睁眼白日梦。

  气温开始逐渐升高,幸好车中一应俱全。一拉开暗格,里面便是装满的矿泉水、柳橙汁、曲奇饼等应时之物。梁库甚至连餐巾纸都给姐妹花备好了,虽然他吃饭时从来没用过这东西。

  中午在一民户家中吃了顿饭后,便又开始了下午的行程。

  中午饭饱之后是最容易犯困的时候了,更何况是暴阳当空的夏日。幸亏这车设计的周到巧妙,在车头顶棚一拉,就会伸出一块遮阳折布。即便是这样,无边困意还是如潮水般向朝歌涌来。而车厢中的各位,早已经昏昏沉睡的不知身是何处了。

  马也被晒的倦起来,起腿落蹄之间,少了几分精气。

  就这样,几乎就在全世界都昏昏欲睡中,马车不知不觉间走进了一座小村子,一座静的出奇的小村子。

  这种静和外界那种充满夏虫之声的静有着极大反差,就如同景物还是那个景物,但却忽然抽掉了所有可以出音的生灵。

  这种由静产生的对比,形成了一种极为迅猛的静态落差,朝歌机灵灵的清醒过来。

  他先向四周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向土守形问道:“有没有觉得这里很奇怪?”

  土守形在朦胧中迟钝的摇了摇头。

  朝歌的眼睛在尽量搜寻着每个可以捕捉到的细节,继续道:“从进村到现在,连一声鸡鸣狗叫都没听到。这似乎不太正常。”

  此时土守形也开始注意到了这一点。

  而且随着不断深入村腹,不但越发静的怵人,更连半个人影全无。但又从整洁的院子房屋看,这里又不像是座荒废的孤村。可也正是此点,更增加了某种诡秘的味道。

  朝歌示意土守形停下车,一个人跳下来,准备看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车一勒停,车厢稍振,除了睡得满嘴口水的梁库外,婉姨等人相继醒来。

  朝歌先站在路中静了静,试图能听出些异常的声音来,也好有个方向可寻。但除了三匹马偶尔甩动的马尾声,没再任何异响。

  朝歌开始向拐角的一个路口走去,因为那里可以拐进更深的村内。

  可就在他刚刚转入拐角的时候,忽然一只疯了也似的野狗从拐角内猛冲而出,朝歌瞬间的一颗心几乎要提出腔中。这感觉就跟夜路独行之人,忽然被树后的一支黑手猛的拽住一般,突然的让你裂胆。

  朝歌本能的把身一侧,野狗贴着小腿一掠而过,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一个人几乎以同等速度在朝歌身前一冲而过。

  冲过去的那人没几步就一脚踩住套在野狗脖子上的一段绳头,然后一把抓起快速的在手上绕了一圈,接着就狠命的把狗往回拽。

  野狗四腿蹬地,也在死命的挣扎着往后退,但毕竟胜不过人力,四只腿虽然直直的撑着地,却被那人一点点的拖了过来,地上留下了几道狗抓长痕。这人始终背对着朝歌和车上的众人,可能刚才太过集中精神,根本没注意到背后还有这么许多旁观的眼睛。

  绳套在一点点的收紧,距离在一点点缩近,野狗在做着最后的拼命挣扎,眼睛被绳子勒得开始上翻,喉咙里不停的发出呵呵声,样子即可怜又恐怖。

  朝歌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于是走上一步问了句:“能帮我个忙吗?”

  朝歌说什么也没想到这句问话带来的后果,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就在他这句话刚问出的一刹那,前面的那个勒狗之人忽然一下子僵住了,呆楞了好久,身体开始一抖一抖的抽动起来,他慢慢的回过身,当朝歌和车上众人都渐渐看清这张脸的时候,所有人的血几乎一下子凝住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