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尖叫

更新时间:2018-07-19 17:37:56 作者:未六羊 字数:2028

一提到挖东挖西,梁库的兴奋度立刻比刚才还高涨了一百多度,对着姐妹花就开始口若悬河起来。

  姐妹花本就是学古的,刚一出口就有点让梁库招架不住。不过梁库很快就发现,虽然两姐妹一讲到考古就滔滔不决,但却一次都没有深入现场的经历。这让梁库抓住了关键:“哎呀,你们俩有理论,加上我宝贵的实践经验,那还不挖遍天下无敌手哇!”

  当然梁库早把自己的那些不太光彩的宝贵经验,美化的如专业考古人士一般。

  几个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热情高亢,恨不得立刻就想开挖一样。

  与屋内气氛不太协调的就属土守形了。也不知道他在那蹲了多久,更不晓得还打算蹲多久。满脸的土色沉沉。这倒也不希奇,自从认识他那天起,就一直这副尊容。

  婉姨毕竟年岁有长,虽也略有喜色,却也含着几分隐忧。

  朝歌也清楚,现在所说的一切都还只是推测。真正准确与否,还有待实际证明,况且寻找五行村的村落遗址说着简单,但要在这么大的范围内毫无目的乱找,那又谈何容易。

  朝歌又渐渐的恢复了冷静:“如果真要找这四个村子,怕要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朝歌虽然言少,但却颇具分量,一句不是很大声的话,让唧唧喳喳的几个人顿为收敛。

  婉姨也补了一句:“在寻找这几个村子之前,的确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说着不经意的向地上的石函瞟了一眼。

  听起来这不经意的一句却提醒了旁边的阿光和姐妹花。

  小灵忍不住急声道:“哦,差点忘了!巢鸽还答应过我们把石函里的东西取出来给我们看呢。”

  朝歌当然明白心计深重的婉姨不好直说此意,用话头提醒聪明却仍处世未深的姐妹花。

  朝歌微微一翘嘴角:“我既然答应了,就算你不要,我也会拿给你看。”

  说完就俯身捧起石函走出屋门,经过土守形时停了下:“我答应把那臂骨取出来,让大家一起参谋参谋。”

  土守形也没点头,也没摇头。想必是因为那东西毕竟属于牧家人的,能向他征询一声,也算是一种尊重了。

  一行人终于陆续走出了这麦场仓屋。

  此时已过下午四点,毒毒的夏阳开始泛起柔红,空气中多了些暗暗的浮凉。

  就在刚刚还斗的不可开交的一群人,现在却变得有说有笑极为融洽的样子,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队来乡村结伴旅游的城里人。

  婉姨又打开了那把大大的欧式洋伞,虽然从行步上看,还是那么一规一矩颇有仪态的妇人状,但神态上已经明显自然了许多。

  可就在这种难得安闲和美的情景中,却忽然发生了一件事,一件始料不及的骇事。

  那是一只乡村里最普通不过的一种小生灵,田鼠。

  可能是也跟人一样,躲过了中午酷热后,开始出来活动活动。大概是乡村少人的缘故,这种田鼠似乎并不是很怕人的样子,正不紧不慢的从一行人的前面穿过。鼠身虽小,但在空旷夯实的打卖场上却异常显眼。

  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只再普通不过的乡间小鼠,却引来了一声尖叫,婉姨的惊声尖叫!

  婉姨几乎成了凝固的石化人,脸色发青,一动不动,两眼惊恐无比的盯着那只正碎步伏行的田鼠。

  姐妹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诧异的问:“怎么了婉姨?”

  梁库嘿嘿的一脸幸灾乐祸:“嘿嘿,就一只老鼠。”

  姐妹花一听老鼠,也马上怕的不自觉中靠在一起:“啊?在哪里?”

  怕鼠大概是一般女性最常见的事情,姐妹花当然也不例外,但神色上却远没有婉姨来的那么强烈。婉姨的这种强烈,似乎超出了常规范围,几乎已经到了承受边缘。

  也许众人都没注意,就在婉姨发出那声骇人尖叫的同时,朝歌也露出了惊疑无比的神情,在那瞬间,一个念头猛的窜出在朝歌脑中:婉姨怎么会如此怕鼠?。

  朝歌继续惊疑而又快速想着:也许普通女人可能会很怕老鼠,但婉姨怎么也会?一个深谙催鼠趋狗的奇术高手,怎么也会如此怕鼠?

  在婉姨稍稍惊吓中恢复了一点的时候,朝歌惊异的盯着婉姨:“您怕鼠?”

  婉姨还是说不出话,恐怖着眼睛点点头。

  朝歌似乎一万个不解的样子又重复了一遍:“您真的怕鼠?”

  带着满眼惊疑不解的朝歌,却引起了周围众人的一致诧异。的确女人怕鼠在男人看来,几乎已经发展成了某种美德,一种可以让他们有机会挺身而出的美德。但如此浅显常理,为什么如此聪明的朝歌却不明白了?

  婉姨也从不解中缓轻了对老鼠的惊骇,疑惑的点点头:“是呀!我是很怕老鼠!”

  朝歌的惊异表情更加浓重了,他转过头向后面的土守形看去,似乎想在土守形那里得到某种合理解释,难道他们都推理错了?

  土守形先是一愣,接着也马上一脸的古怪。

  朝歌转回头再次盯着婉姨:“这么说,昨晚的三鼠运水和今天的黑黄二狗,并不是您的所做了?”

  此话一问,婉姨似乎更诧异不解了:“什么三鼠运水?疑?刚才的那两条狗不是你们自己用来破解人阵的吗?”

  此时阿光也大为诧异道:“是呀!我设下人阵原本是想困住你们两人的,但后来没提防中被两只狗破了一角。当时我还以为是土师傅为了全力对付人阵,所以才催动它们把你带出突围的。”

  错了!完全错了!

  朝歌说什么也没想到,如果不是这只偶然横出的小鼠,这个可怕的错误可能就会永远被埋藏在假像的合理之中。

  婉姨也似乎恍然明白:“难道那两只狗不是你们在催动?!”

  朝歌缓缓的点点头:“我们都错了。我们的背后,一直藏着一只隐形的手。”

  没有风,很静,此时西斜的村阳更加柔暗了,悄悄的把这空旷的打麦场,渡了一层诡异的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