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惊人之现(中)

更新时间:2018-07-19 17:37:19 作者:未六羊 字数:2142

小灵在细细想着朝歌所说的话,小轻却轻轻接道:“还有,如果我们都是六甲旬的,那为什么婉姨最早记忆和我们家相差一百多年呢?按理说,我们既然是同族的,对那场大变故的记忆应该是相同的呀?”

  小轻少有的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却也说出了问题的结症所在。

  朝歌:“我也正想这其中的原由。”说着向婉姨看去。

  婉姨:“为了能弄清家族来历,我曾专门探究过。但的确到了十几辈上,就忽然中断了。”

  虽然只是接触两天,但朝歌深深知道,以婉姨的细心深稳,这年代上的事应该不会推错。但如果姐妹花和婉姨都没有错的话,那又是谁错了呢?

  婉姨:“你说的那人是什么人那?”

  朝歌缓缓回道:“他就是所说的,六甲旬人。”

  小灵又急着道:“他在哪里呀?把他找来问问可能会更好。”

  朝歌低了低眉:“只可惜那人虽然好象知道的很多,却在争夺石函中受伤走脱了。”

  到目前为止,关于这巨坟大局的记忆,似乎文物贩子可能是记得最多的一个了,却偏偏断了线索。

  场中再次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小轻打破了沉寂,她向一直没有说话的阿光方向寻了寻:“我们好象还有阿光没问吧。”

  一句话提醒了只顾思考悬疑的众人,却忘了还有一个重要人物没有挖掘。

  阿光在众目睽睽之下笑了笑,沉默了这么久,终于放出了点阳光。

  阿光:“其实我一直没出声,是因为我家的记忆,差不多跟婉姨一样,少的实在没什么可说。”

  小灵第一个不愿意了:“我们都讲了,你也都听了,最后就这么一句想了事?这可不行哦!”

  小轻也跟着姐姐打配合:“应该有不同的,毕竟和婉姨不是一个家里的亲戚呀。”

  阿光被两姐妹左右一攻,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奇怪,看起来阳光灿烂的阿光,平时很自然的,不知道为什么,一见这姐妹花后,竟然变的束手束脚起来。

  憋了片刻,终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如果非要说和婉姨有什么不同的话,也只能是从我本身说起了。”

  阿光说完这句话,神色忽然开始沉郁起来。场内的气氛,也一下子肃了起来。

  阿光:“大家也可能看出来了,其实我从生下来就已经患了一种奇怪绝症。”

  话语虽轻,却让每个人同时震了一震。

  阿光:“这种绝症在外表看来与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但只有患病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苦处。”

  说到此,阿光神色一暗,露出隐隐伤楚。

  阿光:“患了这种病的人,甚至连电灯开关都不敢碰。因为任何轻微的不规则电流干扰,都会导致休克眩晕,甚至……死亡。”

  朝歌忽然想到了阿光的不堪术力,无论哪种术力,其在人体科学的角度看,都是以一种人体生物电的形式存在的。在状态上很相似于磁场电流,这就可以理解阿光为什么不堪术力了。

  阿光继续说着:“最怕打雷下雨的天气,每到雨季阴天,我几乎都是在地下室渡过的。因为稍有不慎,闪电形成的巨大不规则磁场,都会让我立刻死去。”

  真没想到见人就笑,阳光灿烂的阿光,竟然有如此截然相反的境遇。可能也正是因为这种常人不可想象的恶运,才更加导致阿光对阳光的渴望。

  姐妹花听得几乎落出泪来,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汪着一泉温清。

  颇为伶俐的小灵,此时忍不住的颤声道:“那,那就没有解决的办法了吗?”

  阿光苦笑无奈的摇摇头:“现在医学完全检测不出,他们给出的结论只能是:大概是出在基因问题上。”

  朝歌也不禁暗暗为阿光惋惜,但又同时想起了那个很让人不解的疑问。

  朝歌缓声问道:“有一点我一直想不通,如此不堪术力,你又是怎样布阵斗力的?”

  朝歌当然指的是刚才阿光和婉姨姐妹花间的斗力,还有村巷中那不可思意的人阵。

  正为阿光境遇而感触的婉姨和姐妹花,此时也提起神来,疑惑的看着阿光。

  阿光微微的笑了笑:“这个说来话长,大概要从整个家世说起了。”

  阿光稍缓了缓:“可能很多人都为我患了这个绝症而奇怪,但他们却不知道,这种奇病绝症对我们家族来说,却正常的如同吃饭穿衣。只因为大概早从七、八代人以前,我们家的几乎每个男子,从一下生就患上了这种绝症。而且几乎没有一个能活过三十。”

  阿光说到此刻竟忽然淡淡一笑,说给大家却像是在问着自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活不过三十也倒没什么,但几乎每一代人都在刚刚懂事的时候,就没了父亲。”

  阿光的淡淡一笑,只有在绝然无奈中的人才能发出的。对他可能是习以为常,但对在场众人却如同电触雷击。就连控制力极强的朝歌,也不禁深为所动。

  此刻朝歌的脑海中,不经意的闪过有着很相似命运的土守行,但只是一闪,并未在意。

  小轻终于忍不住落泪,本来就颇小的语声,现在又多了些哽咽:“可,可这究竟为什么呀?”

  阿光还是淡淡一笑后:“你们不知道,其实我们家事也跟婉姨一样,推到十几辈前,就忽然终止了。而且从传下来的记忆看,七、八辈前也跟你们一样,也曾是修习类似导引推局的隐落术士。”

  话头一转,似乎渐渐进了主题。

  阿光:“但大概从第七辈人上,就忽然停止了导引术力的修习。据说是第七辈祖先忽然发现了一个可怕问题,我们家族一直就寿短易折的恶运,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修习了这古怪的导引推局术,而引起的。”

  阿光似乎觉察到自己说的不够清楚,又补充道:“我家祖代,从最早记忆起就已经被寿命短促、多遭伤折的恶运困扰着。他们发觉,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世代修习了独特的导引推局术,因而无形中渐渐改变了体内五行格局奇变。”

  这么一说,众人被齐齐的震惊了。婉姨和姐妹花的神情,更在震惊之外多了层看不清的巨疑。

  朝歌的脑海中则再次闪过了土守行。是阿光的话再次启发了朝歌的思路,他忽然兴奋的意识到了某种惊人的东西,就在暗层底下涌动。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