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惊人之现(上)

更新时间:2018-07-19 17:37:01 作者:未六羊 字数:2322

“我们家族的记忆,好象比婉姨多了一点点。”

  平时可爱活泼的姐妹花,一说到这段家史,神态也马上变的肃整起来。

  小灵:“我们的经历,和婉姨的很相似。也都是冥冥的被控制着一步步走到这里。稍不同的是按婉姨说的,家族往前推到十几辈就忽然终止了的话,那应该是清代中期。而我们家族虽然也一样不清楚源头来历,但却可以最早推到明代晚期。”

  普通人聊起家史,大概最普通的用语就是多少辈这个单位了,可谁也没有想到正值妙龄、天真可爱的姐妹花竟然用颇为专业的历史名词来断代,这让在场所有人又是目光一闪。

  姐妹花心思聪慧,对场上气氛敏感入微。小灵又笑了笑说:“别奇怪,也可能是对家族来历的好奇吧。我和妹妹自小就对历史很感兴趣,尤其是明清两代。”

  小轻此时也跟着说:“我和姐姐都是专修历史的,她喜欢明,我喜欢清。”

  众人不禁释然,却也对原本就很可爱的姐妹花更添了层光环,可爱,有内涵的可爱。

  朝歌除了颇感意外之外,对明代之说更是微微一惊。朝歌知道这墓家村在几十年前那次考古重大发现的时候,曾有专家专门对牧家村进行过年代考证。据说对这块墓地所做出的最后结论就是明代。虽然与小灵家族记忆年代已经不谋而和。

  但奇怪的是,为什么婉姨家族的记忆却只是清代呢?如果说家族记忆忽然中断就意味着大事发生的年代的话,跟这百年坟局有着钱丝万缕纠葛的婉姨和姐妹花,其对家族的回忆至少会在同一个年代层面上。

  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

  小灵又出声了:“和婉姨还有一样稍稍不同的,我们家族的记忆虽然残缺,但却很清晰的传承着两件事……”

  此话一出,顿时让在场的人全都为之一振。

  毕竟刚才婉姨所说实在模糊,虽然朝歌从中更加确定几百年前必然发生了次大变故。但除此之外,就真的摸不出什么更清晰的线索了。

  小灵:“其中一件就是这〈牧家村〉三个字。”

  朝歌又是一次颇感意外,姐妹花家族不但年代早远,似乎比婉姨更直接的多。

  小灵接着道:“虽然我们家世世代代传这〈牧家村〉三字不如婉姨那样掩秘致深,但同样严戒子子孙孙对外说起。”

  小灵稍一停顿,妹妹小轻接了话:“这第二件事可就有些奇怪了。”

  众人的视线就像排灯一样,齐刷刷的一同照向语声比姐姐小了很多的小轻,却不知到底是怎样个奇怪法。

  小轻继续:“这第二件事也不知道和这〈牧家村〉有没什么联系,因为从表面上看,两件事好象根本不搭界。是吧姐?”

  小轻的声音婉转低柔,但此时每人心中却只想她说的直接了当些。

  小灵接道:“其实这第二件事也不能说是事,我们家从祖辈就一直供奉着一尊神位……一尊命主神位。”

  百姓之家里供奉神位本也不是什么希奇,尤其对这术界里的氏族就更不希奇了,很多家里不是供本族始祖,就是设供仙堂。

  但朝歌听到此,心中却碰然一动,听名字,既然是命主神位,似乎应该是传家族术数的始祖,或是对其家族有大恩的贵人。会不会与几百年前的那次大变故有关呢?朝歌喜欢多思少语,此时一边听着姐妹花的讲述,一边快速的推理着其中的各种可能。

  小灵:“因为供奉命主神位一直以来已经成了家里的习惯,也就完全没在意他跟这牧家村之间存在的可能联系。而且家里人也从来没人知道,这里面会有什么联系。”

  小轻接着道:“这尊神位没有姓氏,没有来历,也没有画出来的模样。所以我们家从来就当他是祖上传下来像普通人家灶君一样的吉祥神,直到我们被风水大局指引到这牧家村,才忽然意识到,也许这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也许……”

  稍静片刻,小轻若有所思的接着道:“也许,这尊命主神位是位人,一位跟这百年坟局和我们家族有着密切关系的人!”

  静,很静,非常静。

  如果这命主神位真是跟这坟局有着极大关系的人,又为什么只有姐妹花家族有,而婉姨却无呢?刚才从年代上讲,已经把两族人拉开了近百年差距。现在因为这尊神位,似乎把距离拉的更远了。

  每个人都在极力的想从支离破碎的线索中,拨开弥漫了几百年的家族迷雾。而姐妹花说出的这尊命主神位,在眼前一亮后,却把人引入到一个更为迷离的思路。

  朝歌迅速把刚才所听到的和土守形及文物贩子的记述全部整和了一遍,终于说话了:“有没听过土行族和六甲旬?”

  婉姨等人在冥思中回过神,一脸迷茫似乎没有听清。朝歌又重复了一遍,这次众人虽然听清了,神色却变的更加懵懂。

  这倒没出朝歌意料,从他们互不相识和残缺严重的记忆上,已经有这个可能。

  朝歌:“在你们之前,曾早有过一个人探过牧家村。”

  朝歌说的正是文物贩子,众人凝神静听。

  朝歌:“据他说,被这墓地大局世代控制着的有两个家族,就是这土行族和六甲旬。”

  朝歌说完,众人不禁面面相觑。

  婉姨道:“你说的这个土行族是不是就是你身边的那个土守行?”

  朝歌点点头:“土行族世代守侯在此,如果按那人所说,你们就应该是六甲旬的族人了。”

  小灵忍不住道:“不对呀!如果我们都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六甲旬的族人话,为什么我们都互不认识呢?”

  朝歌顿了顿,看着众人缓缓道:“那大概是因为所有与这坟局有关的家族,在某个时期,都突然遭受了巨大变故,而且从各种迹象看,这个变故,应该是场可怕的灾难。”

  在场的每个人,几乎都是背负着迷离家史的人,朝歌的话让人感觉更沉重了几分。

  沉了片刻,朝歌若有所思道:“人很有趣,虽然大部分人说自己记忆最深刻的是快乐的事情。但实际却恰恰相反,恐惧和伤害却是他们记的最深的。只不过他们在一直潜意识的排斥罢了。但……”

  朝歌顿了顿:“从各家的残缺记忆看,上百年前发生的变故应该不简单只是场巨大灾难,而且这个灾难一定几百年来,延续着某种可怕的威胁,至使每个家族都在极力的隐藏中,渐渐的只剩下了残缺记忆。”

  小灵想了好一会了,终于开口又道:“也不对呀,如果六甲旬和土行族都是跟这坟局有关联的话,为什么遭受重大变故的只有六甲旬,而土行族却好好的待在这里呢?”

  朝歌回答道:“虽然还不能完全解释的清,但也正是这点区别,似乎更证明你们同属于六甲旬。”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