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戏迷

更新时间:2018-07-19 17:33:08 作者:未六羊 字数:2314

就在姐妹俩的藕白嫩手碰到那尊石函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朝歌微微翘起了嘴角,不出所料,果然又一个暗中者露头了。就不知这次出现的是螳螂还是黄雀。

  “嗨!你们好!我叫阿光。”

  可当朝歌看清是阿光的时候,心里不觉还是一怔。虽然阿光的身份也一直是个疑点,但决没想到此时出现的会是他。因为按姐妹花所说的,如果设局的人是婉姨的话,这会儿出现的应该是婉姨。但却偏偏是阿光,看起来似乎毫无术力的阿光。

  偶然吗?最近好象有太多的偶然发生了。

  阿光开始往里走,向朝歌点了点头后,阳光灿烂的跟姐妹花俩进行着自我介绍。

  “汪汪汪,什么阿光呀!”小轻却很不高兴这感觉起来很礼貌的阿光,因为他来的实在不是时候。

  阿光已经走到了跟前:“阿光,阳光的光。”

  小轻嘟着嘴没再理阿光,再次伸出手摸在了石函上。

  阿光看到此也忙伸出了手:“我来帮你,这东西好象很重。”

  就在阿光和小轻的手都碰到石函的时候,小灵的手也加入了进来。一樽不到半米见方的青石函上,瞬间攀上了三双手,三双都想得到它的手。

  朝歌疑点纷乱的思绪也瞬间为之一清,他终于可以断定阿光的身份了。集众多偶然与一身的阿光决不是偶然的,因为从他那双攀在石函上的手,让朝歌清楚的感觉到,那决不只是帮忙那么简单。

  很快,诸多线索在朝歌的头脑里组成了这样一副渐渐串联起来的画面:

  从把石函放到村路中央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在都琢磨不透朝歌是什么意图的情况下,各自暗中用术力在石函周围彼此试探着。

  姐妹花的先出,是为了引出婉姨,表面上她们和婉姨的去向完全相反,但却背地里注意着婉姨的一举一动。顺便可想而知,可怜的梁库一定是被姐妹花设局痴痴的困在了哪里,从而让她们腾出手来,专心致志的参与这场斗局。

  而众人在暗中角力发现,这样僵持谁都占不到便宜。所以就在发现婉姨指使两个村中毛头小子时,决定将计就计,各自收回在石函周围布下的控力,从而能让两个小子顺利拿走石函,引出土守形和朝歌与婉姨拼斗,然后再坐山观虎斗的轻收余利。

  只是让朝歌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被将计就计的婉姨却迟迟没有出现,还有那两条怪异的狗。从手法上看,催鼠、趋狗、人阵好象出自一人,但从发展的情况看,又好象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催鼠是在打探土守形的实力,人阵是为了困住朝歌二人,而趋狗似乎竟然是引领朝歌脱出困局。

  而更让人捉摸不透的就是面前这位阳光笑意的阿光,既然他的出现决非偶然,但看似毫无术力的他,和那诡异的人阵又是什么关系?

  看来事情远远超出了朝歌和土守形的最初判断,这樽石函就像是被抛入了一汪看似小洼的深潭,越是往下沉越是黑不见底。

  石函上三双手在不断加力僵持着,尽管他们各自主人的表情看不出丝毫僵硬的感觉。

  朝歌忽然把石函收了回来:“想拿石函,没问题。”

  朝歌看着阿光:“还是那句话,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想要得到它。”

  很讲礼貌的阿光看了看姐妹花,又看了看朝歌,忽然笑了:“是不是如果不说,就拿不到石函?”显然阿光暗指的是姐妹花。

  朝歌也笑了,盯着阿光:“问的好。”

  说着,朝歌慢慢把石涵放在了地面上,然后直起腰对着阿光、姐妹花:“回不回答随你们,石涵就在这里,想拿就请便吧。”

  朝歌说完向后退了一步,静静的看着阿光和姐妹花的举动。样子像足了在看戏,在看一场争夺烫手山芋的好戏。

  姐妹花却忽然一扫刚才的生气,小灵:“阿光呀,你是叫阿光吧?”

  阿光微笑着点了点头:“是,阳光的光。”

  小灵:“既然这东西这么不好玩,我们还是等婉姨来了再说吧。毕竟是人家费了心思弄来的呀,不然一不小心抢坏了,可就没的意思了。你说好不好?”

  姐妹花显然已经看出了朝歌坐山看斗的心思,而且也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也被设计了,因为从目前的情形看,局势完全出乎了自己的盘算。

  阿光笑的更阳光了:“好!我们就等婉姨出来。”

  朝歌嘴角也在笑,在场的四个年轻人都是冰雪水晶似的聪明剔透,原本还在争着的烫手山芋,现在却变成了皮球,被传来踢去。

  此时的情况不是复杂,而简直就是一团迷雾加乱麻了!

  朝歌索性顺从民意,又走上一步,把石涵捧了起来:“既然都不要,那我就拿走吧。”

  说完,朝歌就真的往门口走去。

  不过阿光和姐妹花也真的就那么和颜悦色的看着朝歌从身边走过,样子竟然就像刚刚的朝歌,看戏。

  就在朝歌距离门口还剩半步远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把特大号的欧式洋伞,洋伞的下面是长长的旗裙和一双娇巧的矮跟软羊坤鞋。

  婉姨终于出现了。

  “难得大家伙都聚在一起,不忙走。”

  随着一句不紧不慢的妇人声,洋伞一点点收了起来,先是露出了挽在小臂上的一个精致小坤包,花纹弱淡素雅的晃若梦中。接着就是那张白的不见血色的脸,一张好似老旧照片上民国妇人的脸。

  婉姨第一次真实完整的出现在朝歌面前,朝歌可以肯定了,他昨早做的那个,绝对不是梦!

  “婉姨,快进来,外面阳光好毒。”姐妹花笑着跟婉姨说。

  “您好!我叫阿光。”阿光无论到什么时候也忘不了热情自我介绍。

  婉姨轻轻走了进来,轻的几乎听不到一点声音。

  朝歌知道,戏快到高潮了。他捧着石函又走了回来,当众人都站定的时候,朝歌恰巧在不经意中被围在了中间。

  朝歌对着婉姨道:“您也想要这石函?”

  婉姨眼睛从来没飘过一眼石函,只是看着朝歌很雅致的笑了笑,正要说什么,却先听到了小灵的声音:“婉姨当然想要了,不然费这么大劲干嘛?!婉姨哈。”

  小灵声音纯美无邪,让不明原由的局外人听起来,还以为是在替婉姨说话。

  阿光也同意的点点头。

  朝歌把目光再次落在了婉姨的脸上。

  婉姨依旧是一副淡淡的微笑,只是病态似的惨白肤色,给典雅之中增添了捉摸不透的神秘。

  此时八目交加之下,婉姨忽然轻轻的绝对出乎意料的摇了摇头:“空盒子,不要也罢。”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几乎让姐妹花和阿光惊诧的没反应过来。

  而他们三个人加起来的惊诧,也绝对不如朝歌一人的震惊。

  婉姨怎么会知道这石函是空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