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民国妇人

更新时间:2018-07-19 17:13:34 作者:未六羊 字数:2519

这句话才是关键,果然让正为自己“绝顶聪明”而激动不已的梁库,像是忽然被打了针安定。但随之又愤愤不服的:“切!要引你们现身干嘛费这么大劲那?”。

  土守形:“这也是让我们想不透的地方。到后来才惊奇知道,这人也有一段残存的记忆,他零散知道他们家族也似乎在受着一个风水大局的左右,而且也知道土行族保存着一种跟墓地格局有重大关联的棋局。他一点点找到牧家村后,跟着就看出了土村的特异。”。

  梁库忽然觉得抓住了老土的某些漏洞:“嘿嘿,老土,这可就是你瞎吹乱盖了。都说已经看出你们土村的土特来了,干嘛不直接进土村把你们给叫出来,还至于在外面搞怪弄鬼的呀!”。

  朝歌不禁暗自摇头,深切为自己的这位搭档汗颜,连这种白痴的问题也能出口。虽然那文物贩子隐隐觉得土村有戏,但仅凭不完整的残存记忆,根本不敢肯定两大家族与这墓地之间的确切关系,因为显然两大家族都像是在某一代上发生了巨大变故。

  在摸不清底情下的几百年后今天,当然不能贸然进入别人世代熟居的地盘里,一旦有变那还不九死一生呀。

  不出所料,土守形好象当梁库透明:“不同的是,虽然他所用的阵衍术似乎和我们同出一个源流,但据他的残存记忆,他又似乎隶属与另一个术数家族六甲旬。”。

  土守形每说一句,朝歌都相应的推想着一连串的东西。他明白了许多事情,同时又衍生出更多的不明,但只化成了一句:“后来呢?”。

  土守形:“失踪。他忽然失踪了。”。

  这在梁库看来是不可饶恕的,就像以前在垃圾堆里拣到的精彩侦探杂志,正看到抓心挠肝处时,却忽然发现后面少了几页。他恨不得把土守形当成垃圾堆来翻个底朝上。

  朝歌忽然想到了土守望:“这跟土守望的过世有什么关系吗?”。

  土守形忽然变的有些沧桑:“虽然不是因他而死,但却跟他说的话有关。”。

  四双眼睛再次灯泡中。

  土守形:“在这人看来,我们两族人世代不是残疾不全,就是性暴寿短,一定是受了墓地中的阵局控制。我们土家人的寿命几乎没有活过六十的,守望的过世被他言中了。”。

  朝歌看着眼前这个孤老头,想来大概没几年也要临近六十大关了,可能每做一件事情都是最后一次了,每一晚躺下去,都不知道第二天还能不能睁开眼。其中滋味忽然让冷冷的朝歌感触颇深。

  “哈哈,我知道了!”梁库却忽然神经的站了起来:“文物贩子一定是想骗到你们手中的那七盘棋,然后去解开村里的那块坟地!哈哈”。

  土守形表情不是很明显,这让梁库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边走过来边说:“老土哇,不是我说你,要论这个眼术那个邪阵的我不如你,但在心计上你可要好好跟我学学习了。江湖险恶呀!”。说着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土守形的裸肩。

  土守形还是那副表情:“其实,就算他拿到那七盘棋也没用。因为除了牧家的后世传人,没一个能走的进这块布满冲天杀阵的墓地。”。

  土守形的惊人之语是朝歌说什么也没想到,但朝歌又马上想通了一件事,墓中拆局时仍有许多怪异的地方解不开,原来是另有用意的杀阵。想来牧家村地处偏僻,又是穷乡贫地,自然没有什么人打里面的主义,否则可真是有进无出了。

  而牧家村的村民们世代命局随墓中阵局相融相合,当然也不受其害。难怪为什么如此神秘的巨大墓地历经几百年仍然完好无损。想到此,朝歌觉得这埋葬着牧家无数子孙的荒冢凉丘越发的神秘叵测起来。只是有一样还解释不通……刚想到这,梁库发话了。

  梁库奇怪:“哦?什么什么杀阵?别逗了老土,如果真有你吹的那么邪乎,我怎么还好好的呀?”。

  土守形疑惑的看了梁库好久,虽没言语,但眼神分明在告诉大家:奇怪,这小子怎么还神经兮兮的活着呀?!

  梁库露出一脸得意,心中暗乐:什么是高人?我这种才是高人!可马上又担心起来,会不会留下什么内伤后遗症之类的。

  朝歌又沉道:“十几年后我们来了,那人再次出现了,土家人也站了进来。其实被这风水大局冥冥左右的,又何止你们两个家族呀!”这后面的一句,可就是朝歌的自问天命了。

  说着,朝歌把身边的那个石函托到了沉默不语的土守形面前:“打开吧,可能里面有能帮的到你们的地方。”。

  土守形却头也没抬:“不用了。墓地里的东西关系重大,我们土家世代的任务也完成了,以后的事就各顺天命吧。”。

  朝歌知道土守形一定是怕惹上嫌疑,也不强他,况且老实说来,这几百年前的事毕竟离朝歌太远,现在所做的一些也都不过是为了揭开这个风水大局,所以也不用提着心眼多想,径自打开石函,放在了土守形的眼皮底下。

  土守形也就没有必要再装深沉了,先是一动不动的仔细观了遍石函,然后才慢慢拿出那半截臂骨。凝了半晌,也没支出一声。

  朝歌若有所思的:“按那七盘棋的道理,祖坟山本该是空的,但却又埋了这样东西。就不知道是我错了,还是另有隐秘。”。

  土守形继续石化中。看样子土家的任务并不是完成了,而是刚刚开始。

  此时天已放明,梁库实在有些按耐不住,担惊受怕了一夜不说,忍饥挨饿的听老鬼讲故事也不说,本觉得这回应该有些结果了吧。但看目前的形式状态,分明是越整越糊涂了。

  梁库肚雷肠鸣的愤起:“还有完没完?!”。

  边说边急手躁脸的把土守形擎的那半截臂骨抢下来,然后把石函往腋下一夹:“走,回村!”。

  一路上虽然天很蓝、阳很艳、树上的小鸟鸣声婉转,但梁库却恨不得一脚迈到村里的锅台前,在他执着的双眼中此刻只有一个信念:睡大觉前吃饭饭!

  土守形带着还是一言不发的雷子回土村了,他和朝歌商量好,先把族事安排完了,就马上回牧家村来。

  吃了完了大妈做的四个呛面馒头,三碗稀饭,两盘芥菜疙瘩炒肉沫,外带一碟荷包蛋,梁库终于在饱嗝声声中,一头栽倒在炕上昏迷不醒了。

  朝歌还是对着石函中的半截臂骨发呆,他一件件的理着自从踏入牧家村来的每件事,他想把它们在脑中穿成一条线,但一时间又好象乱乱的千头万绪。

  忽然一阵困意袭来,朝歌再也坚持不住,恍惚中觉得自己好象睡着了,又好象脑袋还有一半在清醒着。接着他就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走轻的听不到声音的女人,一个皮肤白的像是一见阳光就会烟飞灰灭的女人。

  朝歌真以为自己在做梦了,或是梦中之梦,因为看这女人的时候,给朝歌一种极复杂的感觉,就像是一张老旧发黄照片上的民国妇人,尤其是挽在小臂上的一个精致小坤包,花纹弱淡素雅中隐约着一种逝去的神秘。

  女人在朝歌身边停了下来,微笑中伸出了细白的手,速度很慢,慢慢的往前探,就在朝歌忽然发现那支慢不经心的细手直直的伸进石函中去的时候,朝歌猛的惊醒!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