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邻村怪案

更新时间:2018-07-19 17:13:19 作者:未六羊 字数:2414

土守形沉沉道:“那怪案最先发生在一个叫三家庄的小村子里。”。

  此时丑时已过,正是凌晨3到5点之间,黑墟墟的村野里断断续续的传来土守形的郁郁声,一句“怪案”,把黎明前的静夜,点缀得更加底蕴袭人。

  土守形:“北方的农村不像南方,这里差不多整个冬天都冻天冻地的,各家各户都猫在屋里,炉子一生火炕一烧,亲戚娘们儿纳纳鞋底扯扯家常,爷们儿就围成一堆打打小牌。”。

  本来让人浑身不舒服的诡异森森,被土守形这么几句一描,竟一下子把人带入一个懒洋洋暖烘烘的世界。朝歌的眼睛里也不自觉的生起一丝惬意。

  土守形:“可有一天刚吃过头顿饭,也就还不到晌午的时候,纳鞋的娘们儿和打牌的爷们儿都忽然睡着了。等他们醒来的时候也并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大概也就是感觉打个盹的工夫吧。该纳鞋的纳鞋,该打牌的打牌。

  可在他们散去回家后,才各自从家人闲聊中知道,就在他们睡着那一刻,全村上下也同时莫名其妙的睡着了,而且并不是打个小盹儿,而是足足的一个时辰!”。

  梁库忽然打了个激灵,不自觉的向朝歌位置靠了靠。

  土守形:“但这也并没能引起村民们的不安,他们甚至把它当成一种村俚趣闻,汤前饭后的闲聊打乐。可从那以后,这种全村上下忽然同时昏睡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次昏睡的时候,小小的三家庄,死静死静的就像坟。”。

  梁库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越是阴森恐怖,朝歌就越是双眼带神,而且这种神跟那些恐怖猎奇迷们是有本质区别的,因为他不是那种越恐怖越兴奋的身临其境感,而是处身世外的冷冷旁观。靠!可能是他一生下来,就有种东西是与众不同的。

  土守形:“但真正让他们害怕起来的是,他们发现,三家庄忽然好象与世隔绝了,每个想出村的人,都围着村子兜了几圈后,又迷迷糊糊的转回村子来。在早我们乡下里就一直有种传闻,说是黄鼠狼会迷人。但被黄鼠狼迷的人,大多都会保持好一阵子神智不清,胡言乱语。

  但这次却不是,回来的人都很清醒,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觉得在往外走,最后却又走了回来。”。

  土守形每讲一段,都会不经意的保持一会沉默,静的仿佛让人能听到耳鸣声,很有点像三家庄集体昏睡时的那种死静死静的坟。

  土守形:“三家庄的人很快把这件怪事跟无缘无故的昏睡联系起来,跟着一种骚动不安从村子里像烟一样散开,连小孩子都不敢哭了。每家每户都不敢出门一步,全家大小都在炕上抱成一团,等着随时都会降临的昏睡。

  他们不敢想象在他们昏睡的时候,身边发生了什么,更不敢想象醒来后会看到什么。”。

  朝歌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样子像是在迷人的微笑。虽然长期的相处中梁库已经知道,这种像是微笑的样子,代表朝歌正无比的聚精会神中。但在他一直的固执看来,那还是有点变态。因为现在的梁库几乎都觉得,自己的呼气已经冷至霜降了。

  梁库颤颤危危的:“土土大爷,能借我件衣服穿穿吗?”。

  土守形看了看真的有点发抖的梁库,把身上的那件寒暑不分的老土装脱下来,轻轻披在了梁库的身上,并且慈爱的拍了拍肩。

  幸好土守形的里面还穿着件发了黄的老背心,不然深更之半夜荒郊之野外的,蹲着一赤身裸背一脸正经满嘴鬼事的干巴老头,还真挺吓人的。

  土守形继续:“幸好几天后,这种怪事渐渐消失了。全村的人却还是不敢大气出一声,生怕再把什么东西给惊回来。直到一段日子过后,三家庄才又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可他们没想到的是,就在三家庄照常生活的时候,那种可怕的怪事,正在邻村发生。”。

  朝歌小的时候,也没少听爷爷和牧大师给他讲村野怪闻的故事,但那时候生就叛逆的他,根本就觉得是爷爷用来糊弄小孩子的东西。但现在听土守形讲起来,却如同真真切切的发生在眼前。他在脑中飞快的思考着,在故事的背后究竟是什么。

  土守形:“就这样,三家庄的怪案像瘟疫一样,在牧家村周围的几个邻近村子里暗暗的漫传着。关于它的各种恐怖传闻也悄悄的传遍了乡里乡间。当时我和堂兄土守望把整个土村都戒备起来,因为按顺序,下一个轮到的就是土村了。”。

  梁库开始有了点听故事的激情,因为在他眼里,这土家的干巴老头实在是深藏不露的农民高手,说不定他的那种什么眼什么阵的,会大大的降妖诛魔呢。

  土守形:“可没成想,三家庄的怪案却出乎意料的跳过了土村,在下一个村子发生了。当时我们就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古怪,商量商量后,就决定我留下来照常守村,守望去邻村探一探。守望并没从正路进村,是从大地方向趁着半夜悄悄摸进一个老相识的家。”。

  土守形接着道:“当时这家人被吓了一大跳,不明白为什么人人躲都躲不过来,你却偏偏的往里闯。守望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他们就像平常一样,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这样一大家子眼睛睛的睁到了白天,再眼睛睛的等着睡着。他们好象更害怕白天,因为随时降临的昏睡,大多都是在白天。”。

  此时朝歌、梁库身上的酸软早已恢复正常,只是过度的集中精神,让他们完全忘记了还有个身体。雷子也早已拔出了铁条,一个人坐在不远处,独独的望着夜色出神。

  土守形挪了挪脚窝,继续:“终于就在快吃头场饭的时候,昏睡来了。因为守望我们都是从小就练习导引术的人,对周围的感觉要比普通人来的快。就在所有人都昏昏睡去的时候,守望还能勉强支撑着。”。

  情节说到关键处,每个人都只剩下了一双灯泡似的眼睛。

  土守形:“守望也像其他人一样装成昏睡,但他渐渐感觉到,让人们产生困倦的并不像村间传的那么神怪,而更像是阵衍术的一种,可以利用失衡的五行气,来颠倒人们身子里的正常作息规律。不出所料,没过多久,守望就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他就是……”。

  “文物贩子!”。

  不等土守形道出答案,梁库已经脱口而出:“哈哈,一定是文物贩子!老土你说,我猜的对不对?!”。

  土守形听明白后并没给予梁库什么嘉许的眼神,甚至有点不以为然。的确,放谁一但听到最后的阵衍术都自然会猜到文物贩子。朝歌甚至在故事刚刚讲起时就已经猜到是文物贩子了,但对于当时连文物贩子是谁都不知道的土家兄弟,当然是神之又神,秘之又秘了。况且既然他讲的这么细致,一定还另有深意。

  土守形还是一副土土的神情:“但说什么也没想到,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引我们兄弟现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