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挖坟掘墓

更新时间:2018-07-19 16:48:47 作者:未六羊 字数:3114

“我最后问一次:你肯定是这里吗?”朝歌极认真的问。

  “肯定!”梁库肯定的答。

  朝歌一锹挖了下去,梁库抡起了大镐。深夜,荒郊僻野的一处乱坟岗子上,两个年轻人正挥汗如雨的挖着一个微微凸起的小坟包。

  梁库边挖边问:“你不是说这个坟的脉象,不太象我祖爷的吗?”

  朝歌不停手答:“是不太象,你家虽奇穷无比,但总没断了一线生机。而这个坟……”朝歌稍稍慢了慢:“几乎就是断子绝孙了!”。

  梁库把镐一扔:“哇靠!那还挖个什么劲那?!”

  朝歌也不理他,继续:“论年份这坟也有一百多年了,大概是清末年间的,应该是最早葬在这的。也是被这个绝穴煞冲的最严重的一个。”说着,朝歌抬起腰看了看岗子上其他高低起伏的乱坟说:“但后来陆续葬进来的坟,却无意中构成了一个缓冲格,把煞气分散了很多。”

  梁库又拣起了镐:“哦!哦!这么一说就有点象了。”

  朝歌接着又说:“但这脉象散乱无气忽上忽下的,又不太似你家穷的那么平均!那么专一!”

  梁库停住镐不知道扔还是不扔:“靠!那到底怎么样呀?”

  朝歌有点皱眉:“但整片岗子中,只有这个坟有些门道。其他的坟都只是平淡无奇。”

  梁库:“哦哦!有道理!”忽又坏坏的笑:“呵呵,但要真不是我祖爷的,那我们可不就是在挖别人家的祖坟了吗?”梁库虽这么说,手却没停下一刻。

  朝歌:“不管怎么样,我们只有看到坟里面的东西,多多少少都能找出点线索来。这几乎是最后的希望了!”

  朝歌说的没错,两个多月来的坎坷寻祖路,只找到了梁库爸爸和爷爷的坟,但论脉象都很平平,根本不足以左右梁家的奇穷暴富。而梁家历代都穷困飘蓬居无定所,能找到现在这个祖爷坟,已经算是奇迹了。

  磷火飘忽,月色惨淡的乱坟岗上,两个刨坟者的进展很快,原本微微凸起的小坟包,现在已经是个大深坑了。

  梁库一镐下去,忽然“碰”的一声振出几朵火星儿来。梁库靠了几声,悄悄的从坟坑里探头往外瞧,月下远处低矮沉静的小村子里只传出两声狗叫。

  “噫?”朝歌借着微型手电筒的光,惊奇发现,梁库刚才镐头下去的地方竟露出半截青砖来。两人迅速把土清除,渐渐的,一堵砌的极严实的青砖墓墙显露出来。

  朝歌拣了一点青砖碎渣捻在手里,似乎有些事情让他很琢磨不透。

  两人继续沿着围墙清土,很快一个方圆两米大小的青砖冢出落眼前。朝歌再次陷入了沉思,按理这样精巧严实的青砖冢绝对不是穷人能盖的起的,显然奇穷无比的梁家十代就更没这个实力了。

  但这个看上去很有些来头的青砖冢为什么悄悄的葬在这里呢?而且从土坟的外表和连块碑文都没有的情况看,青砖冢的主人好象故意如此的。

  梁库此时望着精巧的青砖冢也陷入了沉思很久,终于缓缓道:“想不到,我祖爷爷砌墙的水平这么专业!”

  朝歌白了一眼梁库,好在这么久他早习惯了梁库的这付嘴脸。否则真要晕倒在坟坑里了。

  青砖冢被打开了,一股冷湿阴臭的墓气冲了出来,幸好两人早有准备,远远的躲在一边。大概过了十五分钟,朝歌用小电筒照了照打开的那个黑洞。发现光束并没受到多大阻碍就照了进去,说明墓气已经泄的七七八八了。两人用早准备好的纯棉毛巾捂着鼻子走了回来。

  借着微弱的月光和手电筒,墓穴内静静安放着一樽长一米八宽一米五的大棺材。棺材是用上好的铁梨木,再加上地面厚厚的一层石灰,才不至于溃烂不堪。

  梁库也越来越觉得棺材里的人应该不是自己那贫穷的祖爷,光这一付上好的铁梨木,就已经够腐败分子的级别了。这反到让梁库更想知道这棺材里究竟还有什么怪。

  梁库凑到朝歌耳朵边:“这棺材得值多少钱那?”

  朝歌好象没听见,仔细观察墓棺周围有什么机关,毕竟这穴来的有点古怪。

  梁库盯着棺材自言自语着:“一双好铁梨木筷子都要几十块钱,这大棺材还不得做出个上万双呀!一双三十,一万双就是三十万那!靠!整个一辆奥迪埋在这呀!”

  朝歌开始撬动棺盖了,梁库过来帮忙,嘴里还在不停的计算着。

  朝歌:“你要再不闭嘴,棺材里的尸气就让你喝个饱了。”

  梁库从收声闭嘴到捂上毛巾,用了不到0.01秒。幸好棺材有烂孔的地方,尸气已经泄出了大半,否则就算两人捂十条毛巾,也当场要被熏死过去。

  梁库也打开了一个小手电筒往黑洞洞的棺材里照,因为有青砖冢罩着,不怕光线外泄。

  朝歌的电筒先照到的是一截腿骨,梁库就没那么幸运了,第一眼就照到了白森森的骷髅头。梁库象是被骷髅掐了一把大腿似的,一步窜出了青砖冢,午夜惊魂的发毛在那里。

  朝歌则拣起梁库掉在白骨上的手电筒继续搜索着。梁库脸白心跳的向里面问:“你说这世界上有没有鬼?”

  朝歌没抬头:“很多人说有!”

  梁库有些想哭了:“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

  这时朝歌好象发现了什么,“噫?”的一声凝神在那里不动。

  梁库:“噫什么噫呀?有鬼?”

  梁库现在心理是典型的恐惧影迷综合症,即怕的要死,又心里痒痒。再加上外面不时吹来的阵阵阴风,梁库最后还是蹭回了青砖冢。

  梁库强迫着一点点的向棺内看去,在朝歌两个小电筒的微光下,静静的出现了两个封着口的青釉坛子。

  梁库的恐惧很快被丰富的联想所取代:“靠!这里面会不会是……”说着嘴角翘起了一丝贪笑。正准备去动坛子,却忽然惊现一双惨白的骷髅手紧紧的搂着两只坛子。梁库又把手乖乖的收了回来。

  朝歌:“看骷髅手的样子,棺材里的人好象很宝贝这两只坛子!”

  梁库恨恨的:“靠!诈尸呀!死了也不放手!”

  朝歌顿了顿:“恐怕……这个人是活着被埋进墓室的!”

  梁库本正幻想着坛子里的希奇古怪,被朝歌这么一说,顿时后背升起一阵凉风,不禁向墓室周围巡了几眼。

  朝歌慢慢捧起了坛子,看样子重量不少。坛子口是泥封木盖,稍一撬动便脱落了,坛内泛出一股光晕。梁库的眼睛都直了,他发现里面竟装着满满的一坛子银元宝!

  当朝歌打开第二个坛子口的时候,梁库的眼睛几乎要喷涌而出了,靠!黄澄澄的一坛子金元宝!

  梁库:“靠!祖爷的私房钱还真不少!”

  朝歌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棺内除了一具白骨,其它都已经烂的不成物形。两人出了墓室,在岗子背向村子的方向坐了下来。

  梁库把衣服脱下来铺在地上,两腿一盘开始把坛子里的元宝一个个的数出来。

  朝歌沉思着,这棺材里的人究竟是谁呢?按梁库的说法和他的人面风水看,这人根本不太可能是梁家的祖爷。但梁库的身世本就奇特,又怎敢确定这里不会另有文章呢?

  梁库的兴奋叫声打断了朝歌的沉思:“哈哈!金大宝贝银大宝贝加起来正好72个!”说着拿起两只来,在嘴上狠亲了两下。

  就在这一瞬间,朝歌忽然发现,元宝上好象有什么痕迹一闪而过。朝歌拿起了一只,照着手电筒仔细看,原来每只元宝上竟都压印着三个字:王老财!

  朝歌笑了,一切疑问已经解了大半!

  梁库看着“王老财”三个字痴痴的:“原来我祖爷姓王呀!”靠!连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能说的出口!

  朝歌把手上的那只金元宝往坛子边一丢:“收起来吧!如果没猜错,这里埋的是一个搜刮民财的土地主!”

  梁库把眼一翻:“你怎知道?”

  朝歌:“你别忘了,下面这个村子就叫王家庄。如果我没猜错,这一百多年前的这位王老财,不但是个狂刮民财的恶主,又是个不舍得花一分钱的守财奴!他怕死后别人盗墓,就特意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立穴。”

  梁库有点急了:“不对不对!这老财既然恶到这份上了,埋他的人不早把风泄出去了!”

  朝歌微微笑道:“你没看见他搂着坛子的那两只手吗?是他自己觉得大概活不长了,就一个人搂着两个坛子悄悄进墓的,然后再从里面一点点的往外添土砌砖。”

  梁库不自觉的把包着元宝的衣服搂紧:“靠!鬼才相信有这种人!”

  朝歌继续说:“真是天意弄人,这王老财本想找个偏僻隐秘的地方,却不成想把自己葬在了绝穴上,又用青砖封个严实,这样墓气不泄,好穴则好,煞穴可就更煞了!”

  梁库已经把元宝系成了一个小包裹:“就算他是老财主,那正好,我们取他个不义之财!”

  朝歌望了望荒草凄凄的乱坟岗,脸色有点沉郁,费了半天力气却只挖出个王老财来。梁家祖坟究竟是哪一座呢?这里大小有二十几座无碑乱坟,总不能一路挖过去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