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三世遗言

更新时间:2018-07-19 16:48:22 作者:未六羊 字数:2483

但让牧三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几乎具备了一切条件的乖孙,不但对爷爷的心事根本不感兴趣外,而且又得了一种叫“自闭症”的怪病。牧三文隐隐的觉着,可能是自己太过心急了。

  从此,对那句话决口不提。直到牧三文感到自己大限将至了,才握着小朝歌说:“歌儿呀,爷爷跟你说最后这句话就走了。你记住,你注定是要做那件大事的人!”说完,老牧三文闭上眼走了。

  虽然象爷爷一样有种与生俱来的预测力,但朝歌也天生是个性格叛逆者。他越是观测到风水相术的神秘准确,越是固执的认为这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否则人生无趣。

  爷爷的去世让本来安静独处的他,变的更加冷漠叛逆,从此他走上了一条与家族完全相反的两条路。

  朝歌考入了西洋音乐学院,从踏入校门的那一刻起,他就告诉自己,他将按着自己的方式闯荡世界。可事与愿违,无论他怎样努力,却总是功亏一篑。他好象注定要完成宿命里那件大事情!

  最后一声叹息,牧大师结束了整段家族叙事。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黑了下来,昏暗的客厅里,两人借着一抹遛进来的月光相对沉默着。

  “沉默”实在不象是梁库干的事,但这次他不得不干一次了。连亲爷爷都拿朝歌没办法,他梁库又顶个屁用?!

  看来要想请得动这座冰山,是彻底没戏了。因为听完牧大师的讲述,梁库深切的感觉到,朝歌是个冷到底又情至心的一个超级冰火复杂稀有动物,他的那次救火,真的就只是救火那么简单。而梁库无论怎样左看右瞧也看不出,一个爆发户的祖坟,哪里会引起朝歌的兴趣。

  牧大师跟梁库的心情差不多,尽管他用实话实说留住了梁库,但只要搞不定自己的那个小祖宗朝歌,就还是意味着他搞不定眼前的这位财神爷。

  就在这时,门悄悄的被推开了,两个贼眉鼠眼的家伙贼手贼脚的摸了进来,直到他们走近一点才忽然发现,角落里原来还静静的坐着俩人!

  两个家伙就象是国.军遇到端着刺刀喊“交枪不杀”的解放军,一齐高举双手同声怯呼:“我们不是贼!”

  牧大师还是那付颓丧样,梁库却忽然眼睛发亮了起来,他想出了一个绝妙好计!

  省城最大的夜.总会——创世夜.总会,此时正值高潮!

  在它那可容纳上千人的超大舞池内,镭射猛闪、歌舞疯魔!而让他们达至如此疯狂激情的,就是在诺大舞池中央凸起的一个小小圆形舞台上,正边唱边劲爆敲击着架子鼓的朝歌!

  人有时候需要一种极端的发泄方式,朝歌就象是从冰山底部迸发而出的熔岩,用极致一现的体温来摧毁一切!

  此时,一个侍应生高举着电话大声喊着朝歌的名字挤进场,狂热的人群也跟着一起喊:朝歌!朝歌!朝歌!

  侍应生拼命的喊,人群疯狂的舞,台上尽情的歌,瞬时间本来已经H到极点的舞场,现在更加激烈了!

  朝歌!朝歌!朝歌!

  侍应生终于爬上了台,他拿着电话对着朝歌喊:“朝歌!”

  台下:“朝歌!”

  侍应生:“你老爸被打劫了!”

  台下:“你老爸被打劫了!”

  全场一下子静了下来.

  四辆警车、七台摩托、两辆重型东风卡车满载的反恐防暴特警,把省考古大院围的连只蟑螂都休想跑出来。

  房间内炸开了锅,两个贼差点就跟梁库喊爷爷了:不是说这事不会闹大吗?等他儿子单身回来,你就英雄救美的掏出赎金,然后就放我们走。现在怎么来这么多警察呀?大哥!我们哥俩实在穷的没出路才干这一行的呀,听说牧家以前是挖坟的,啊不!是考古的,一定留了很多宝物,就来长长见识。劫持勒索,可全是您的主意呀!

  梁库就横着脖子看牧大师,牧大师带着哭腔:谁知道是服务员接的电话!谁知道服务员这小子嗓门儿这么大!

  就在喊话无效后,警察不理会朝歌想单身入内的要求,开始准备强行冲入,他们要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打个漂亮仗,因为今天正赶上世界反恐日!

  警察如下山猛虎般分别从四个不同方向,破门碎窗的冲入了牧大师的“豪宅”。忽然发现,35把微冲和15只手枪对准的是四个老少爷们正在很认真的玩一盘跳棋。朝歌最熟悉不过了,那跳棋是老爸在朝歌小的时候给他买的为数不多的玩具之一。

  最后还是侍应生当了替罪羊,因为是他听错了电话,这不怨他,都怪夜.总会的噪音太大。这样就成了一出意外表演训练,幸亏这时又接到危险呼叫,警察们才放过了这一家老小。

  警察前脚走,两个毛贼就连滚带爬的冲出牧大师家。事后,两人对天对地的发下狠誓:下辈子的下辈子都再也不会做贼了!

  无奈的牧大师和梁库把其中的原委如实告诉了朝歌。他们只不过想利用这种办法,来试图打动朝歌帮梁库解决祖坟问题。没想到正剧搞成了一场荒诞剧。

  两人本以为这下可没戏了,但他们却发现,朝歌好象并没在听他们说什么,而是久久的盯着那张被打破的镜框,一道月光正照在牧家三代人的合影上。

  接着就听到朝歌静静的说:“两个贼说的没错,爷爷确实留下了一样宝物!”

  朝歌忽然发现,爷爷让他拿着照相的那个风水罗盘,和房间的布局正巧行成了一个北坎玄武动出局,配合值日干支,正巧预示今日有贼人入门。

  朝歌又缓缓登上了楼房的最顶层,他不出所料的发现,围绕着照片中的那只风水罗盘,楼房的不同朝向,花坛的所占位置,和两条前后而过的小区过道,行成了更大的一个风水脉象,可以看出,连梁库的出现都在显示之中!

  是爷爷的安排吗?不会,因为他临终前并未叮嘱挂照片的位置,而七八年后的那个花坛也是新建的,如果是这样,启不是在很早以前他们所有的一切就已经被安排好了?也就是说还有一个更大的风水奇局控制着他们的命运!

  这时,三个人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同样有着离奇家运的梁、牧两家,究竟有着怎样的微妙联系?难道集十辈祖先心血爆发于一身的梁库,是否真的承载着一项巨大使命?

  七天后,两个背着简单行装的年轻人踏上了寻祖之路!

  朝歌的突然决定,是因为他忽然悟通了一个简单道理:如果想要改变命运,就先了解命运到底是什么吧!

  不管梁库的千年使命是什么,有一件事情在不被人留意中发生着,被梁库接触的每个人,运势都在悄悄的改变着:

  小川妹阿红,当上了连做梦的做梦都不敢想的——全省城第二大网吧的全权经理!

  瞎先生虽然怎么也没看懂梁库的命造,但意想不到的竟然对风水有了超常解悟!从此门庭若市,被尊为一方长者!

  牧大师瞒着朝歌,偷偷的接受了梁库给他的平生未见的一笔巨额酬金!

  连那两个从良的贼兄贼弟,都在开了家利民小食店一年后,竟然鸿运当头的做到了全省快食连锁店的首富位置!

  而就不知道这种鸿运,会在朝歌身上引起怎样的变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