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朝歌

更新时间:2018-07-18 22:14:20 作者:未六羊 字数:3144

梁库有点急不可耐:“您能帮我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我以后会怎样?”

  牧大师在看了许久后才慢慢的摇了摇头:“你家的祖坟一定有问题,但我还看不太清。况且你现在不也挺好了吗?没必要了吧!”

  梁库非常有必要的说:“可我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什么突然变故,求大师帮帮我!”

  牧大师不再说话,转过身去弄他那锅很了不起的汤。梁库象咸菜一样被晾在厨房的地上,他本来想说,如果大师肯帮忙,他愿出重金感谢。但又怕把淡泊名利的牧大师给惹火了。最后无奈只得退而求其次:“那,大师能帮我找个人吗?”

  调汤的牧大师久久未理后,终于无奈的叹了口气:“哎!你也是个难得的好青年,这样吧,你先说说那人的事情,如果我能力所能及,就帮帮吧。”

  梁库这回是真的有点热泪盈眶了。

  接下来两人回到了客厅坐下,梁库就把遇到那小子的前后经过,一股脑儿的说给牧大师听了。牧大师随着梁库讲述情节的进展,表情越来越凝重。等到梁库讲完的时候,房间里的空气都好象被牧大师的凝重冻结了。

  “没想到我久不出户,术界竟出了这位这般人物。”牧大师缓缓的说着:“从风水地术中悟出面相之理,本也不算太希奇,但能分毫不差的推出你远祖十辈人的术法,的确让我吃惊。恐怕没有上千年的古术传承,根本达不到如此程度。就怕他涉世未深,如果被图谋不轨的人利用堕入邪道,那可真要天下大乱了。”

  房间里很静,静到只有那台老太龙钟的挂钟“哒哒”的原地踏步着。大师的一席话,又把凝重气氛加深了几分。

  “好吧,我就会会这位神秘的年青人吧!”

  大师说这句话的时候,在梁库眼里就好象看到一位儒雅的汉武将军,孤身独骑于千军万马的敌阵之前时,却只是淡淡一笑,轻轻的拔出鞘中之剑。

  这里要补充的是,就在梁库做如是观的时候,实际情况是这样的,面前的这位牧大师,不但瘦小枯干,而且其貌不扬,正埋在那张破的有点起皮的旧沙发上自言自语着。

  人就是这样,尤其平常自认为很理性的梁库,一旦感性起来,绝对会让你昏迷不醒。

  “只是……,”大师又说话了:“要想把这个年青人引出来,还要费点事!”

  “您尽管说,一切由我来办。”这出钱出力的事,当然要梁库来办。

  “按省城的布局看,市中心正处在八卦九宫的“杜门”方向,我要在那整个区里,布一个风水逆局。因为世界上无论是一草一叶,一人一事,一作一动,无不在这术数之中,奇人高士更加感知入微。只要风水逆局一启,到时整座城市都要有异象发生,我不怕他不来。”

  大动作,绝对的大动作!虽然听的不太懂,但梁库仍强烈的感觉到这将是个激动人心的大动作。毕竟是年青人嘛,谁不希望在平淡的生活中过把瘾呢?况且这“瘾”还关系到梁库的金色未来。

  就在牧大师准备说出让梁库如何配合这次大动作的时候,忽然不知道从哪响起来一阵手机铃声。

  牧大师迅速的从自己裤袋里掏出一部手机来,然后快步走进角落处的卧房,再碰的一声,紧紧的把门关上。

  整个插曲,都可以用“突如其来”来形容。梁库再次象咸菜一样被晒在那,不过这次不是在厨房,而是在客厅。

  大师竟然用手机,而且是一款满新潮的手机。这再一次印证了那句话:大师就是大师。你不可以用简单的逻辑来揣度他。

  大约过了两分钟后,又一阵铃声响了起来,把梁库从头脑逻辑中恢复到听觉。铃声是从茶几上的宅电发出的,足足响了14秒钟,梁库才决定拿起来接听。

  因为前2秒梁库还在逻辑和听觉之间的过度中,中间的10秒在等牧大师之余,忽然想到这电话可能对牧大师很重要,但显然牧大师现在却不方便接听,最后的2秒,梁库接听。

  “怎么样?那小子上钩了吗?要狠敲他一笔!”

  天那!这竟是那位戴墨镜先生的声音。当梁库听出来是他的时候,脑袋里“嗡”的一声。

  从拿着1000大元扬在半空那一刻起,到现在的电话接听前一秒钟,整个过程在梁库的眼前快速闪过,他瞬间明白了一件事:他梁库堕进了一个被精心设计的局中。

  他真没想到,那群表面看来各揣心腹事的算命先生们,在遇到他们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时,会有如此惊人的默契。

  前七位先生有失水准的围观表演,只不过是让梁库注意到貌似高深的第八位墨镜先生。而墨镜先生的欲擒故纵,更让梁库自动自觉的送到了牧大师的门中。

  可圈可点的是牧大师那精妙的陋室巧局,那高超的专业水准,滴水不漏的让面前这位很聪明的年青小子,心甘情愿的把他们想要的钱送入手中。

  梁库的“激动不已”“热泪盈眶”看来是白费了,因为他知道,早在他踏上前来考古院的路上,先生们就已经把他的底,全部泄给牧大师听了。很显然,这行动有素的布局,是在无数次配合中锻炼出来的,更说不定,这位牧大师就是他们的首领。

  靠!靠,靠。

  靠到最后,梁库实在没什么意义再靠下去了。他拖着两条沉腿向门口走去。此时牧大师打完手机走了出来,迅速瞄了一眼失魂落魄的梁库和掉在地上的电话,他若无其事的:“要去厕所吗?在右手边的厨房里。”

  梁库没反应。

  牧大师:“哦!喝水这边有。”

  梁库继续往前走。

  如果让梁库找出世界上他最“钦佩”的人,那一定就是这位牧大师了。在经历如此巨变之后,他是唯一还能以如此冷静的表情,说出如此冷静语调的人。但钦佩归钦佩,打动却再难打动梁库了。因为他很早前就悟懂了一个道理,你绝对不可以用简单逻辑,去揣度大师级人物。

  但就在梁库一步步经过牧大师那张冷静的脸,经过牧大师身后的那扇半开着的卧房门的时候,一样东西忽然让梁库有点眩晕。

  那是挂在卧房墙上的一张老旧发黄的三人合影照,从位置看,端坐中间的那位倔强老者,应该就是声名远扬的奇人牧三文了。因为他身后左侧站的那个中年人,就是比现在大概年轻了十岁的牧大师。而最后剩下的,是站在牧三文腿侧的一个手拿风水罗盘的少年,如果梁库没看错的话,这个俊朗冷月的少年,就是他要找的那个很屌的酷哥!

  那小子怎么可能在这张照片上?

  牧大师怎么可能站在那小子身边?

  这三人之间不是差距太大,而是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无论梁库怎么惊巨不解,他都忍住没有停下来,他需要时间整理一下短短几秒钟发生的巨变。如果说照片上的少年不是他要找的人,靠!那连梁库自己都会怀疑,在这个世界上是否还能找到第二个这样独特的人。

  那么,为什么牧大师会隐瞒真相呢?

  梁库刷刷刷的想这些东西的时候,只用了大概5秒钟的时间,而牧大师也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快速换了几种试探性问话。就在梁库最后一只脚即将迈出牧家大门的时候,牧大师很干脆的说了最后一句话:“你要找的人,是我儿子!”

  梁库本该迈出的那只脚停住了。

  他叫朝歌!朝歌的朝!朝歌的歌!

  落尽繁华总是真,牧大师已完全回归到颓丧又有点无力的中年本色,他淡淡的讲述了一个比梁库家事还要奇特的牧家三代人。

  自打朝歌的爷爷牧三文无师自通了风水相术,一直到他老人家撒手西归,牧三文就从没弄清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再加上牧家村那块埋了上千年秘密的家族坟地,牧三文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自己的儿子牧大师,来完成他的也是家族的这状夙事。

  可让牧三文恨铁不成钢的是,牧大师虽然读了不少书,但却没遗传牧三文那种断脉如神的本事。除了能说会道、把个周易玄机说的天花乱坠之外,就再没其他能耐了。

  牧大师在年轻时代,也曾是个上进青年。他为向老爹牧三文证明自己的价值,从史料着手曾深入研究过历代守灵人及盗墓者的渊源,可一但深入才发现,这是个深不见底的大渊。

  他的不确切判断是:无论是守灵人还是盗墓者,在经过上千年的繁衍后,都构成了自己的庞大族脉,而牧氏一脉更倾向是盗墓者,他们就象是潜在风平浪静海面下的鲸群,散而不乱的构成了一个看不见的巨阵!

  牧大师的洪篇大论没能改变老头子对他的看法,只招来一顿臭骂:你有这工夫,不如好好学学有用的本事!

  直到朝歌的出世,才让牧三文看到了希望。因为他惊喜的发现,这个乖孙除了比爸爸还能识文断字外,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观测力

  。看来要完成他牧三文的心愿,是万事具备只欠时日了。他每天除了竭尽所能的把自己的本事教给朝歌外,而且几乎把一句话变成了朝歌的人生语:你注定是要做那件大事的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