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人面风水

更新时间:2018-07-18 22:02:00 作者:未六羊 字数:3093

忽然,随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一辆巨型油罐车斜停在梁库身旁的车道上。司机象是火烧屁股一样从驾驶室里窜出来拼命的狂打手机,梁库看得即糊涂又有趣。可当他顺着长达15米的油罐车厢往后看的时候,他张大了嘴巴,因为巨型油罐的尾部正轰轰烈烈的窜起火苗!

  梁库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想跑,可又忽然觉得有一只手拎起自己的脖领子,然后重重的把他摔到油罐车的驾驶室中。接着他就看到一个跟自己差不大的年轻人坐到了司机的位置上。显然就是这小子把自己给摔进来的。

  梁库实在觉得这小子有点莫名其妙,而且扮酷扮过头了,尽管是他把梁库摔进来,但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尽管这辆见鬼的巨型油罐车随时都会炸毁整条街,但他竟然面无表情还有点从容不迫的启动危车!

  最让梁库受不了的是,在他狂吼三句:“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之后,这位酷哥只冷冷的回了两个字:“救火!”

  靠!全他妈疯了!

  巨长的火罐车疯了一样在市区干道左冲又突着,粮库发现自己的怒吼并没起到威慑作用,开始来软的:“你谋杀还是劫持呀大哥?我一没钱二没色,就是把我剁了卖肉,也赚不了几块钱那!我家里还有体弱老母要养,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老妈可怎么办那!你要非觉得我有什么利用价值的话,那就拜托照顾一下我老妈了,您贵姓?家住哪里?电话号码是多少?……”

  梁库象个深宫怨妇似的死缠乱打没完没了,忽然听到酷哥冷冷的:“你家穷了十辈,你做了次梦,发了次烧,你走到哪里哪里就经常莫名其妙的失火。”酷哥很帅的往左打了次方向盘,继续冷冷的:“知道吗,这次火就是因你命局引起的!”

  梁库忽然觉得这个很屌的家伙,不但屌而且还有点神!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梁库不说话了。

  当人安静下来的时候通常会很清醒,梁库到这时才发现车正往城北开发区走,梁库惊惧的:“干嘛不往最近的南郊走?”

  酷哥也不理他,自顾凝神前方姿势潇洒的驾驶着。

  世界大乱了!省城市区中心的几条主干道上,被这辆满身风火的巨无霸搅得天翻地覆!

  两驾摩托被这壮观奇景惊呆,竟然把摩托开进了一家时装店;

  一辆迎面而来的白色豪华大奔因为躲闪不及,一头撞进路边的垃圾处理站;

  整排靠站的公交大巴一顶一的玻璃爆碎撞成一串;

  被超过的车流,纷纷横在了马路中央;

  张大嘴巴看着横空出世的火战车,男友把冰淇淋慢慢堆到女友脸上;

  几个推销人员手里的宣传单,被呼啸而过的火风吹满天!……

  梁库为了保持身体平衡,两只手紧把着吊窗扶手,一双腿死登着驾驶前台。他实在惊讶这位酷哥的驾驶技术,在这路况繁忙的市区要道上,竟然把比两个大巴加起来还要长的油罐车,驾驶的游刃有余。

  但他很快又发现,酷哥好象见弯就拐见路就闯的乱兜着圈子。梁库实在忍不住大声问:“大哥,你到底想去哪?”

  酷哥终于发话了:“南郊虽说近,但那个方位火性太旺,跟本克解不了这种命泄奇火。所以一定要往水性大旺的北方位走!”

  话音刚落,车上的收音机里就传出路况最新消息:通往城南的交通要道,因为施工,造成两小时的交通堵塞。梁库“靠!”了一声,真他妈邪准邪准的!他彻底服这小子了!

  但可就在这时,酷哥好象神情有点软的说:“我虽知道这个术理,却……却不太认路。”

  靠!粮库差点没气晕!他大吼着:“你怎不早说?!”

  梁库对这座城市太熟了,他甚至能一个不差的说出每条街上垃圾桶的数量。于是两个本不相融的年轻小子开始了合力突围。虽然走的全是刚刚能容下车身的小路,有晾在窗外的衣服甚至都被车火燎着了,但竟然畅通无阻。

  就这样,一辆满身是火、随时爆炸、飞速行驶的巨型油罐车,载着两个性格迥异的年轻小子,伴着车内无线广播中传出来的动感时尚音乐,在这座城市百道交错的街区中,一路冲去!

  而就在进入北区的最后一个路口,忽然出现了一队正过马路的小学生。油罐车尖吼着停下来,后面留下的长达50米的刹车印,让人触目惊心。这一切把所有的小学生都惊呆在马路中心。

  火已经烧到了离驾驶室不到一米的距离了,驾驶室靠后的车墙油漆开始劈劈啪啪烤化生烟。时间一分一秒的数着,直到最后一个小学生被清走,才重又开动起来。

  终于进入北区了!看着一栋栋林立的办公大厦,和繁华的商业街区,梁库很快又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他大声问:“到北区了,接下来该去哪?”

  酷哥:“找水性最旺的地方,这里有湖或是河吗?”

  梁库:“没有!”

  酷哥:“空地大的地方也可以!”

  梁库:“没有!没有!”

  驾驶室后墙上的油漆已经烧起来了,梁库脱下上衣不住的拍打着。

  酷哥:“那我说出代表水性的东西,你听好了周围有没有,黑色的、流动的、冬天、雪、钱、鱼、冰……。”

  梁库:“没有没有没有!等等,你说钱也属什么水性?”

  酷哥:“对!在五行意象上,钱财属水!”

  梁库:“那存钱的银行算不算?”

  酷哥:“算!算!”

  梁库:“前面往左拐不远的地方,正在起建中国人民银行大楼!”

  话还没说完,酷哥猛转方向,油罐火龙尖锐着倾斜着拐入左面路口。当看到不远处一块打着水泥桩的楼基空地时,梁库兴奋的欢声大叫起来,酷哥也忍不住露出难得的笑容。

  梁库忙里偷闲趁热打铁问:“你是怎么看出我的东西的?”

  已经不太冷的酷哥:“风水,人面风水!”他瞥到一脸迷茫的梁库,随又快速比画了一下脸:“高的是山,低的是水。”

  就在粮库准备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刹车失灵了!

  巨大的油罐车,就象怒火狂龙,以山崩海啸之势冲向楼基空地上的水泥桩。梁库绝望的尖叫着,连酷哥也不觉露出惊惧之色。

  风声、火声、车声、尖叫声、轰的一声,油罐火龙终于停了下来。

  梁库被摔出驾驶室老远,幸亏玻璃在撞到水泥桩一刹那间碎掉了,否则梁库的小命还在不在可就两说了。

  梁库疯了似的爬起来要跑,可忽然发现,酷哥竟被卡在了驾驶室中。本来就要爆炸的油罐车,再经过这么一撞,随时都可能爆炸。

  梁库也不知道哪来的高尚情操,竟然脑袋一热的冲上去,用出吃奶的力,把已经昏迷的酷哥一点点拖出来。刚刚走出几步,狂火怒龙终于爆发了,伴着一声惊天裂地的炸响,梁库和酷哥象猛的被只巨手,轻轻的推飞出去。

  当梁库在酷哥脸上拍第三巴掌的时候,酷哥醒来了。从冷冷的眼神看,梁库知道这小子又恢复到那副酷嘴脸。

  梁库望着站起来一句不说就走的酷哥,开始大骂:“你拽什么拽?我不但不怪你劫持我,还救了你一命!可连声谢谢都没有,你当我透明是不是?!”

  酷哥停下来,当他转回身的时候,梁库却又软了:“我只是想让你帮我再看看,我还要倒霉到什么时候?”

  酷哥静了静,然后若有所思的:“你的人面风水表面普通,但却隐藏着一个奇局,你家祖穷了十辈人,好象就是为了把一切力量都集中到你的身上。”

  酷哥最后缓缓道:“从今天起,你的运势就象下山洪水!”说完,就再也没回头的消失在街区中。

  梁库望着酷哥远去的方向,吧嗒吧嗒嘴,不停判断着酷哥这句话的含金量。他关心的倒不是什么这个局那个局,十辈人以前的事离他太远。

  他更想知道酷哥的最后那句话:从今天起,你的运势就象下山洪水!尽管他刚才就已经发觉自己那该死的发烧竟然神奇的好了,但他还是不肯定这是运气转好的前兆,这完全有可能是由刚才这通过度惊吓所至。

  他再看看被撞斜的水泥楼桩,和那辆已经面目全非的的油罐车,他真想留下来做一把被万民追捧的救火英雄,但马上又意识到,如果还是霉运依旧怎么办?完全有可能沦落到被施工单位或是油罐车公司索赔的地步,这年头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哎,算了吧!稳妥起见,梁库最后还是决定尽快的离开这块是非之地。

  第二天,当看到全城大街小巷都在传颂着两位救火英雄时,梁库就马上为自己昨天的英明决定做深刻反省了,也许他真的要转运了?

  回去做自我揭发式的英雄,看来是不太实际了。虽然机会失去了一个,但按理运气是仍在的呀!在翻箱倒柜的凑齐两块钱后,梁库决定用这两块家存,去验证一下酷哥的那句话——从今天起,你的运势就象下山洪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