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命火

更新时间:2018-07-18 12:54:45 作者:未六羊 字数:3117

梁库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在火里洗澡,简直舒服的一塌糊涂!

  糟糕的是醒来后,他忽然发现自己有点发烧,而且越烧越大一烧就是半个月。不知道是脑子烧的有点糊涂,还是事情越来越有点不对劲,梁库开始怀疑是不是那个“好梦”惹的祸。

  梁库找到了落在省城西角的观音寺,那里的墙根儿底下蹲着一排各具丰姿的算命先生。他挑三拣四的选了位头发花白双眼已盲的老先生蹲下来。

  问:能解梦不?

  答:能。

  问:解的准不准?

  答:解了才知道。

  梁库心里“靠!”了一声:说的一点没错!

  梁库把那个梦,以及有趣的发展过程,一五一十的全讲给瞎先生听了,虽然某些细节有点不太客观,但总体上还是保持了原创。

  瞎先生听了,终于在沉默了一分半后说了一句话:“你吃药了吗?”

  靠!如果梁库体力允许的话,他肯定一口血吐出来。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瞎先生最后还是回到了主题:“按梦理上讲,梦大致分体梦外梦、白梦夜梦、正梦反梦、直解梦隐意梦。而你这个梦……,是个好梦!”

  梁库觉得玄乎乎的,抻着脖子继续听:“自古就有句老话,叫“火烧旺运”,看来你是要“鸿运当头”了!”

  晕个头!梁库差点哭出来:“我自打作了这个冒火的梦,活了二十几岁不但头一回发了半个月的烧,而且不走运也就算了,可偏偏更倒霉了!”

  刚说完,旁边一位正抽着烟的先生,竟奇怪的被自己烟灰烧着了裤子。一边排打着跳动的火苗,一边狂呼倒霉!不知道是不是凑巧,与此同时,街边一家卖拉面的煤炉灶竟然把旁边的桌布烤着了,引起老板娘的一通骂街。

  梁库幸灾乐祸的:“看见没?看见没?这回不光我自己烧,就连我身边的人也烧起来了!你说倒霉不倒霉?!”

  瞎先生虽然看不到,但的确听的很清楚。他皱了眉:“奇怪!你能不能把你生辰的年月日时给我看看?”

  这老家伙又要骗我掏钱算命?梁库眼珠子一转:解梦三块钱,算命五块钱,老家伙既然解梦没解准,正好我顺理用解梦的钱算命,划算划算!

  瞎先生嘴里默默的叨咕着口诀:“1981辛酉鸡年生人,又是冬月,金水滔天那!偏又日元属火,天冲地克很凶险,幸得寅时出生,阳木正生阴火,才不至于命局无救。”

  掐算到这里,瞎先生眉头稍抒,开始向梁库宣读通俗版本:“你命里火很弱,所以个头不高,肤色稍暗。你爸妈很疼你,除了6、7岁时身体多病,一切都还正常。你上学费了一点力,考上了大专,应该是学语文的,毕业时走后门送了点礼,进了本市的一家中学教书到现在。”

  瞎先生一口气说完,最后总结到:“总体看来,你的命平平稳稳,没有什么特别起伏的地方。虽然日元属火,但太弱了,这次梦火发烧不象是命局里泄出来的,买点白加黑、芬必得一类的感冒药就好了。”

  这下梁库心里可乐开了花,不是因为算的准,而是竟然几乎一样都没算对,看来钱是不用给了。

  梁库慢慢站起来,强作失落状:“解梦解不准我也就不说啥了,再给你次算命的机会吧,可还是一样都没算准!”

  梁库的举动引起了其他算命先生的注意,纷纷围观过来。梁库继续失落着:“你算我长的不高,让周围的师傅们看一看啊,我这没1.80也至少1.75的个头,在中国广大人民群众中就不算高,那也不能算矮吧?!”

  “我妈确实很疼我,但我爸早在我懂事前就已经不在了。”梁库失落的语调似乎又多了点味道:“你算我的命平平稳稳还算正常,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正常,听我妈说我们家祖上十辈人都是一脉单传,而且不管怎么努力,都穷的只能今天赚出明天的饭。我自打被生下来,就好象是专门用来供老天打击的对象,总是有无端倒霉透顶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梁库的语调开始有些激昂:“我为啥来找你?因为我买药最少也要花10块钱!来你这看看这梦究竟对我有什么影响,不敢想有什么好的影响,反正穷了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可千万别再有什么更坏的事情了!”

  梁库做最后结案陈词:“你说,你还能要我的钱吗?!”

  现场很静,能听到庙塔上轻微的风铃声,能闻到大殿里飘出来的檀香味。

  如果用确切一点的词形容的话:在场的几位先生都已经听傻了。当然他们不是因为眼前这位青年人有这样苦大愁深傻的,而是一致认为这小子实在是难得的人才,竟然为了几块钱,能编出这么一大段动人心弦的故事。

  瞎先生就更加不会相信了,要论解梦批八字的本事,瞎先生虽在省城中排不上前五百强,但在观音寺外这一片儿还是响当当地。

  瞎先生不自觉的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我算了四十几年的命,要说批准八成,那是骗人。但无论多怪的命局,我总归能批中个三四成是决没问题的!是不是你生的年月日时记错了?或是……。”

  瞎先生本想说,或是你想赖账不给钱。这种人他遇的多了。

  这下可把梁库给惹火了:“诶呀!你们不信是不是?那就打电话叫110来!跟我练,靠!我穷我怕谁呀!”

  一句话,就把在场的先生们全都给镇住了。梁库翘着嘴角有点奸的瞥了瞥两下的先生们,然后象电影里的慢镜头一般,潇洒转身开步走。

  但好象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看那位头发花白残残弱弱的瞎先生,又走了回来,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三块钱来,放到瞎先生的手中,然后嘟囔着:“看在你算中了一件事的份上,给你三块钱,我皮肤确实有点黑,因为我每天都要在太阳底下拣垃圾讨生活。”

  所有先生都忽然发觉,这小子不但是难得的有点奸的人才,而且很有趣!

  瞎先生攥了攥手中的那三块算命钱,茫着一双枯眼瞪着半空。忽然对着年青人的背影慢慢说:“你的命的确很少见,是我几十年来第一次碰到的。如果你的八字真没记错的话,大概只有一种可能……。”

  听到这句话,已经走出几步的梁库又停了下来。

  瞎先生继续自顾自的慢慢说:“解放前我曾听我师傅说,在我们这行里相传有一类高人,能利用人的八字或祖坟风水改命。但这类几乎通神的高人在前清就几乎已经绝迹失传,而且他们通常只会因为大机缘才为人改命设局。如今,不可能,不可能……。”

  梁库听完,满不在乎的撇了撇嘴,继续潇洒开步走。

  这个叫梁库的小子的确很有趣,不管你怎么不确定的看他想他,但有一件事情是千真万确的:他刚才说的每句话,都句句属实!

  梁库的烧越来越厉害,一路眼前冒着金星走到了他的据点。这是一座连着300多台电脑的大型网吧。里面的服务员小川妹阿红,每天都把空饮料瓶存到门后等梁库来拿。梁库有时候满自我陶醉的,老天虽然处处跟他做对,但有一样还是挺关怀他的,那就是让他有种与生具来的魅力。尽管在别人看来,真不知道这个穷了十辈子的倒霉蛋儿,魅力究竟藏在何方。

  美滋滋想到这的时候,梁库忽然发觉今天的情况有点不对。网吧所有服务员按大小个列队在大门前,正一字排开接受着网吧老板刘蛤蟆的训话。

  当再看到旁边的那袋熟悉的饮料瓶和一脸委屈的阿红时,梁库知道,这次训话主题,大概由他而起。梁库有点不爽了,靠!就几支空饮料瓶也能让你刘蛤蟆这样吗?你就是再有钱,也不至于拿我们这帮社会基层来显吧!

  梁库故意走到列队旁蹭来晃去,好让刘蛤蟆发现自己,然后再来个人蛤大对决。靠!我穷我怕谁!可偏偏这个四肢细短、肚子肥圆的刘蛤蟆是个很有风度的人,他从来不跟外人发脾气,即便是拣垃圾的倒霉蛋儿也决不!

  梁库就更加恨的直痒痒了,靠!有朝一日,老子非拿钱把你给压死不可!但一想这似乎不太实际,于是又换,那就用饮料瓶把你个癞蛤蟆压死!

  正想的过瘾,忽然网吧里厨房莫名其妙的失起火来,上网的人纷纷挤窜而出。刘蛤蟆一蹦而起,指手画脚的开始灭火。梁库拍手大笑:“哈哈,烧的好!烧的妙!烧的蛤蟆呱呱叫!”

  阿红趁乱走过来,带着甜美川音急着声:“还不快点儿把瓶子拿走!”

  梁库嬉皮笑脸的:“哈哈,火烧刘蛤蟆,看来我这个霉王真是功力非凡那!”

  阿红狠掐了一把梁库:“连我也跟着倒霉!”说完,向网吧跑。

  梁库边欣赏当前美景,边拣起地上的垃圾袋。他忽然想起来什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刚才算命先生被自己的烟灰烧着裤子,拉面炉灶烤着桌布,现在网吧厨房又莫名其妙的失火,怎么这么巧,会跟他那个发烧的“火梦”有什么关系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