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祖坟底下的古墓1

更新时间:2018-07-18 12:54:05 作者:未六羊 字数:1561

“这底下一定埋着个大墓!”

  牧三文指着东面那两亩已经长了半人高的高粱地,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并不算很大,却一下子惊动了不算很小的整个牧家村。

  牧三文不是村长,也不是村里的大户。听名字就知道,家里生他时,只剩下了三文钱。虽说从清末到民初再到建国,活折腾了六十几年,家里炕席底下的库存,却仍始终没看涨半分。

  之所以能让牧三文的话有如此权威效应的,那是因为牧三文有个十里八村都公认的“绝活”——风水相术。

  十几年前,正值牧三文年壮的时候,也是文化大革命闹的正欢的时候。牧三文闲不住一双穷腿,就跑到县城里去开眼界。至于开什么眼界,他自己也说不清,总之那段时间就是闲不住,像鬼催似的闹心。结果就让他遇到了被红卫兵斗的焉焉一息的穆启铭。

  穆启铭留着一把很标志性的花白山羊胡子,看起来像是位前清的私塾先生。听围观的人说,他是县文物馆的馆员。至于被批斗的原因,有人说他以前是位很出名的风水先生,也有人说他是古玩高手,而这所有传说都正巧证实了他的罪名:封建遗老,迷信先锋。

  “我阳寿快到了,你一定要在今晚子时前,把我背到城西二十里铺,那里有我早选好的坟。”牧三文开始还以为穆启铭在自言自语说胡话,可当他发现拽自己裤腿的那支枯柴手,竟然是穆启铭的时候,他才知道,这句话是讲给他牧三文听的。二话没说,牧三文背起穆启铭就走。按牧三文天不怕地不怕的火驴脾气来说,这举动倒也不希奇。

  但事后据牧三文稀里糊涂的回忆说,当时他听到穆启铭的那句像天书似的玄话后,脑袋瓜子就“轰”的一下啥都没有了。乃至一步步的背到二十里铺,然后再一把土一把土的埋好,最后一跌一撞的摸回牧家村,他牧三文的脑袋瓜子始终都是啥都没有的。

  可解释不清的是,就在恢复清醒的第二天,他牧三文竟眼明明的忽然会看风水了。每逢哪家盖屋起房,死人墓葬的时候,都缺不了牧三文去指点指点。

  这不免让十里八村的乡亲父老有些想不通,他大字不识的牧三文,竟然一夜间把村民们视为近乎“神圣”的风水术说的头头是道,条条有理。那只有两种可能,一:那个被斗的山羊胡子是位高人,牧三文背他下葬的时候,口传了他风水神术;二:那个被斗的山羊胡子还是位高人,不过没口传什么神术给牧三文,而是死后的阴身负了他的体。

  于是你就常听到有村民吃饱喝足后笑咪咪的拍马屁:三文你真有福呀,连鬼都上你的身。而牧三文就颇为恼火了:屁个鬼上身,是俺的祖坟好,开了俺的心窍。

  于是那村民就加劲拍:咱们村都姓牧,都是一个祖宗,都埋在一块地里。哪有你好我不好的理儿,还是你三文自己有福,鬼都上身!牧三文驴性一起就更恼火了:球!老子的祖坟——就是好!

  就这样,虽说牧三文在村儿里从事着不可或缺的“神圣”职业,但却感觉上总是只“神”不“圣”。这委实让牧三文有点酸溜溜的惆怅。直到村长的亲爹死了,才真正的奠定了他牧三文的权威地位。

  论辈分,村长他爹还是牧三文的二叔。与情于理,都很有必要给他老人家找个好墓穴下葬。经过一个半月另半天的勘地探测,终于选定在家族墓地的南向右西角立坟。因为这个穴在整个家族墓地看来,正是生门轴线穿过的方位。

  而且遥遥背靠最高的祖坟头,前面一条小路蜿蜿蜒蜒曲折迂回,按风水像意讲,道路人车来往,其性如水,正应了后靠山前抱水的阴宅吉形。这样的好穴虽不足奇,倒也难得,一定会荫佑村长这一支脉的子子孙孙,温温饱饱,福禄绵长。

  可没想到的是,就在动土挖穴快要完工时,竟然发现穴坑底下还有座墓!

  经全村上下五十几户,三十多位上了年纪的老辈人开会讨论,一致断定这座坟下墓,不是祖宗留下的。那如果按这推断,这座墓至少在牧家村成村之前就已经埋在这里了,这样算来,这座坟那可是有年头了,至于这个年头的单位是上百年还是过千,在村民们的脑袋中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

  用他们自己来形容的话:这古坟的年头……应该比评书里秦琼卖马的还要早。

  经过牧家村第二次扩大会议一致决定:——挖出来看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